•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陆乐:自助者,天助之

2016年第二期

文/雷娜

当陆乐(EMBA 2007)在日本留学时,他爱上了潜水。在他看来,潜水为人的空间感增添了新的维度,让人可以像鱼和飞鸟一样自由,“特别是夜潜的时候,你不知道方向,感觉就像是在太空中。”比潜水更让他着迷的是航海。1996年陆乐考取日本一级船长证书,他开始不断地航海。“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你完成环球旅行的交通工具其实是无动力帆船。因为燃料总是要烧完的,只有风取之不尽。”

陆乐说,人只要具备驾驭帆船的能力,就能让风带他去往想去的方向。

2000年,陆乐回国创业,2007年入读中欧,现在是急救培训和赛事保障机构“第一反应”的创始人兼CEO。去年,他带领员工来到三亚团建,让每个人都体验了航海。玩兴正浓的时候,有几位同事想要体验海上遇难的情景,他们穿着救生衣跳进海里。一阵风来,将乘坐的帆船吹走了,海里的人泳技虽好,但呼喊声瞬即淹没在风中,仍免不了陷入恐惧。“我们立刻把船开回去,把他们救了上来。”陆乐说,“但那一刻的恐惧和无助会留在记忆里,他们也因此更加理解了我们所做的事情。”

在陆乐看来,创业和航海很像,风险随时存在,团队成员只有充分信任彼此,同舟共济,才能生存下来。“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我掌舵的时候,你可以安心休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帮我看着。这样的人生和事业才是最好的。”

带心上路

成立“第一反应”的缘由可以追溯至2011年。当时陆乐正在参加第六届戈壁挑战赛。他观察到沙尘暴预兆,请教了当地人之后,他坚定地告诉队友,必须改变原定计划,从休闲模式切换到紧急模式。要说服队友并不容易,但他很坚持自己的判断,所幸也得到了领队的支持。后来,他们果然遇到了超级沙尘暴,将营地帐篷吹飞了无数。而队友们按照陆乐设计的方法,最终平安度过了灾难。

从那之后,陆乐开始有意识地在中欧校友圈子里传播安全知识。2012年,一位校友在参加戈壁选拔赛时因心脏骤停而离世,这给了他最深的触动。急救学中有一个“黄金四分钟”法则,指的是在患者心脏骤停的四分钟内,给予正确的心脏复苏和除颤,康复概率会大于60%。道理朴素,但做到很难。于是陆乐和几位校友决心创办这样一家机构,去做急救普及和赛事保障,去让更多的人掌握急救技术,并为体育赛事保驾护航。

如果说“第一反应”有一些得天独厚的话,那并不是在硬件方面,而是因为它从诞生之日起就具备商学院思维。“商学院思维”是中欧校友、“第一反应”首席运营官陆俊(MBA 2010)用到的一个词。他解释说,商学院的教育让他们永远会从全局和宏观的角度思考问题。“当要解决一个问题时,我们考虑的绝不是眼前这个问题,而是产生一个系统,可以解决所有此类的问题。”陆乐则表示,“我在国外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救援,知道只要将系统建立起来,把人救活的概率可以高达80-90%。这个系统包括两方面:一是在个人和小团队层面,核心是正确有效的自我保护和自救互救;二是在社会层面,核心是启动应急预案后,如何及时有效地调动资源去挽救生命。”

他们花了两年时间,去日本、美国和欧洲实地考察,不仅学习急救技术、培训体系,也学习社会体系和产业结构。在充分准备之后,他们与一些马拉松赛事组委会和当地政府展开了合作。2013年初次为赛事提供急救保障,他们就救活了一例心脏骤停患者,这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从那之后,通过一次次的救援,他们积累了成功与失败的经验,那些从国外学来的技能和系统,在中国的马拉松赛场上反复演练,成为了“第一反应”极其宝贵的实践真知。截至2016年3月31日,他们已为112场大型赛事提供了急救保障,一共救活了7名心脏骤停的患者。今年3月20日,他们还在同一天负责了无锡和重庆两场中国金牌马拉松的急救保障,保障规模已经超过了世界最顶级的纽约马拉松。

急救培训是“第一反应”的另一块业务。最早一批学员大多数是马拉松爱好者,其中一些人在比赛中亲历过选手心脏骤停的场景,希望自己掌握急救技能。后来,“第一反应”不断开发针对不同场景的急救课程,提供给婴幼儿父母、青少年、旅行爱好者和公司机构等。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反求诸己”,这是陆乐非常推崇的精神。在他看来,人遇到灾害时不要一味依靠政府,而应该尽量自救,在能力允许时,也应当救人。“根据日本的数据,当发生地震等灾难时,98%的幸存者是被身边的邻居、同事救的,只有2%的人是被国家救的。美国的调查显示,在发生灾难时,国家救援人员一般要四天才能到达你身边......而根据德国的法律,如果你见死不救,那很可能是违法的。”

最强大脑

一个周末,在上海到无锡的高速公路上,陆乐路过一个事故现场。他看见一个伤员孤零零地坐在马路中间,满脸是血,旁边停着黄色的救援车,路障已经设好,但没有人管他。“当时我觉得自己一定要帮他。”他把车停在路边,拿着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奔过去。“那个人伤势很重,我不能搬动他,因为他可能是脊椎受损,而且头骨也严重塌陷。”权衡再三,他从急救包里拿出三角巾,将伤者头上的伤口轻轻包了一下。

“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头部的伤势很严重。”陆乐说,“感觉蛮痛心的,现场有肇事司机,有救援拖车司机,有警察,有那么多车排队通过,但没有人帮他。我的能力也有限,唯一能做的就是包扎他破碎的头部,给他一点尊严,让这样一个受伤无助的人知道,至少有个人愿意帮助他。”

陆乐并不愤世嫉俗,他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和对自然的热爱是一体的,永远保持理性,充满好奇。他深信世界可以更加美好,所以才有可能性。因他聚集在一起的也是这样一群人。目前“第一反应”注册在线的志愿者有3000多人,全职员工有40多位,两个群体里都有不少中欧校友。在公司12位合伙人中,有6位是中欧校友。

公司合伙人陆俊在中欧读书时成绩非常优秀,是全额奖学金获得者。在一次分享会上,他说:“我留在中国而不去移民,是因为相信通过一己之力能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如果不能让社会变得更好,为了孩子考虑,我肯定得移民。”

闵高韩(MBA 2016)目前还在中欧读MBA,她是韩国人,曾在美国念大学并工作,曾是“第一反应”的实习生,自4月正式成为公司合伙人。她告诉陆乐,“第一反应”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能解决社会痛点,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又能让她发挥商业才华的企业。

来自各行各业、经验丰富的校友给了陆乐很多帮助。例如,陆乐的戈六队友——知名律师齐宝鑫(EMBA 2010)帮助“第一反应”建立了法律团队。这个团队主要在两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在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保障救人者的权益,让好人能有好报。上海中心、阿里巴巴等都采用了“第一反应”的急救方案,在那里若发生意外,得到救助的概率与西方发达国家是一样的;二是保护好“第一反应”的商标、专利、课件、APP等知识产权。

当陆乐决心创立“第一反应”时,他在校友分享会上讲了一个穷和尚和富和尚的故事:两个和尚都想去南海取经,富和尚说,我盘缠不够,等筹两年钱再去,而穷和尚说,我没有盘缠也要去。一年后,穷和尚从南海取经归来,但富和尚还在筹钱。“我就是那个穷和尚,还没什么商业模式,但认准的事情,就会一往无前。”陆乐回忆道,“当时有位校友送给我八个字:带心上路,一切俱足。”

社会企业

如今,“第一反应”位于上海公益新天地内,那里庭院幽静,树木苍翠,院中建筑大多有着百余年的历史,裸露在外的砖块上,还清晰可见“咸丰城砖”的宣印。陆乐告诉我,他们办公室所在的建筑曾是一座天主教堂,经历了岁月变迁,十字架已无处可寻,但那份教人向善的气氛仍在,与“第一反应”的公益属性悄然融合成一种强大的磁场,人们走进这里,仿佛就从都市喧嚣中抽身而退,返璞归真,心生希望。

2015年9月,“第一反应”获得了中国“社会企业”的认证。社会企业的最大特征就是“社会利益最大化”,虽然也追求商业利益,但其目的是为了自我造血和生长,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陆乐最欣赏“英国公益之父”迈克尔·诺顿(Michael Norton)的一句话,“你贡献金钱,是做慈善;你贡献时间,是做志愿者;你贡献智慧,是社会创新。”他觉得他此时的事业正是后者。“我们的愿望,一是让每个中国人都掌握自救和互救的技能,二是让互助互救成为中国社会的常态。这样的愿望,需要在不同维度去实现。因此我们在一些细分场景里开发产品,让大家更好、更有效率地学习和体验,更愉悦地享受服务。”

“试想一下,我们这样做下去,从每年能救几十个人,到几百人,几万人,那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陆乐眼里闪着光,就像一位准备环球旅行的船长,正在感知风的方向。

 

人物档案

陆乐

教育背景:
1992-1997  留学日本,在福泽谕吉创办的庆应义塾大学(KEIO University)攻读公共政策和互联网专业,获全额奖学金
2007-2009  就读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课程

职业经历:
1990-1992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发展研究所担任主任助理
1996-2000  在日本创业,所创立的互联网企业先后被三井物产、乐天收购
2001-2010  在北京创业,担任天地互连信息技术公司副总经理
2012  创立急救培训和赛事保障机构“第一反应”

社会职务:
浦东新区第一反应志愿服务中心理事长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开学模块生存领导力讲师
“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应急救援总指挥
美国心脏协会(AHA)急救培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