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吕芳:在迪拜“潜水”

2016年第四期

文/雷娜、赵广智

从外表看上去,吕芳(MBA 2018)是一个典型的中欧女生,她穿着简洁黑裙,看上去文静而自信,但她有个很小众也很酷的专业——地质环境工程学。谈及选择这个专业的原因,她解释,“我希望身体力行,为日益严峻的全球环境问题做点事情。”

大学毕业后,她去了英国卡迪夫大学攻读硕士,然后作为管理培训生进入顶级工程咨询机构阿特金斯的卡迪夫办公室。一次赴迪拜旅行之前,她试着向当地招聘网站投了简历,却意外在那个繁华都市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吕芳喜欢潜水,为此还特意考了潜水执照。她对待陌生文化的态度,就像鱼对待海洋一样,勇往直前、充满好奇。在接受《TheLINK》杂志采访时,她向我们讲述了在迪拜工作时的所见所闻,以及后来她与中欧结缘的故事。

为什么会选择去迪拜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阿特金斯,那是一家跨国工程咨询公司,有很多项目在迪拜。尤其是2000-2010这十年间,是迪拜城市建设飞速发展的时期。可以说,迪拜是工程师梦想成真的地方,全球最高的塔、最大的人工岛、最大的购物中心都在那里。

2010年夏天,我前往迪拜度假,提前把简历发到了阿联酋一个叫Bayt.com的招聘网站上,希望尝试接洽一些当地企业。很快我就收到了几个面试邀请,在旅行结束时,我不仅享受了迪拜的美食美景,更在这个工程师梦想岛求得了职位——黄玉能源与海洋公司(Topaz Energy and Marine)的商业分析师。2010年10月,我飞往迪拜入职,开启了人生的下个篇章。

为什么能够这么顺利获得职位呢?

这要感谢中国的飞速发展。当时中国石油公司的业务在迪拜蒸蒸日上,黄玉能源与海洋公司非常希望加强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他们需要既懂工程,又懂商业,同时熟悉中国市场的人帮助开拓市场,这个职业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迪拜在我们眼中是一个略显神秘的城市,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

从整体来看,迪拜的文化既保守又开放。在迪拜,绝大部分当地人是穆斯林,他们是严格的教义执行者。例如,他们每天祈祷五次,第一次叫晨礼,在黎明出现后祷告;第二次叫晌礼,是下午开始时祈祷;第三次叫脯礼,在太阳落山前祷告;第四次叫昏礼,在天黑前祈祷;第五次是宵礼,是晚上的祷告。我刚去的时候,每天四点多就被吵醒了,因为会听到附近清真寺传来的祷告声,诵念声腔高亮、旋律隽长。有时候在路上,会看到巴士司机忽然停下来,然后立即下车,拿出毯子铺在地上,朝着圣地麦加的方向叩拜祈祷。

在和当地人交流后,我发现当地很多传统都源于好的意愿。例如,他们认为通过斋月的仪式,可以实现自我控制与净化身心。一旦理解了文化差异,就会更加尊重当地的文化习俗。当然,当地人也很包容外国人。同样是在斋月,我们白天还可以进食,但为了尊重他们的习俗,不会在公众场合进食。

迪拜的另一个文化特征是既传统又现代。它的现代感源于很多高楼,迪拜有世界上最大的购物中心,里面有全球唯一的室内滑雪场。迪拜有全球唯一的法拉利主题公园,全球第一家七星级酒店——“帆船酒店”,是迪拜酋长穆罕默德自己投资建造的。酋长此举是希望在石油资源即将耗尽的时候,通过旅游业为迪拜带来新一轮繁荣,这是一个非常有魄力的举措。现在迪拜经济的主要支撑是高端旅游与航空港。
穆罕默德酋长有一句名言:“人们会记住世界第一,没有人会记得第二。”他是一位很受当地人爱戴的酋长。我看过一部纪录片,说酋长经常一个人开车在家和办公室之间往返,不带任何保镖。后来,我在路上看到类似酋长座驾的车子,就会格外留心,可惜并没有在路上遇见酋长(笑)。

后来你为什么决定回国,并来中欧读MBA呢?

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举世瞩目,身处海外的我也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国内的机会。2012年秋,我收到了丹麦一家百年工程企业上海办公室的橄榄枝。虽然迪拜的国际化和异域风情让我迷恋,但一想到中国的无限可能,便依依不舍地挥别迪拜,飞回了上海。

我决定读中欧MBA,是出于两点考虑。第一,工科背景的我一直在用工科思维看待这个世界,我希望可以培养更加系统的商业思维;第二,我姐夫是中欧MBA校友,这让我经常有机会来参加中欧的论坛活动,很喜欢这里的学术氛围,而且我也看到了姐夫读完中欧MBA之后,整个人发生的蜕变。

你对于MBA毕业后的职业发展有什么规划?

中欧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在这里我可以获得全球化的视野、缜密的商业思维,以及更符合这个时代发展需求的综合素质。我希望毕业后继续在跨国企业发展,运用自己的国际化背景、行业经验和在中欧的所学帮助企业解决商业难题,并推动社会进步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