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菁:职场妈妈的优雅人生

2019年第一期

中欧金融MBA(FMBA)市场经理刘菁在工作中时刻保持着专业精神。她自信、沉稳、优雅且高效,语速很快,沟通风格比较西化,快人快语却不显得生硬或不逊。她身上的一切勾勒出一个将热情和内敛平衡得很好的职业女性形象。只是一谈到她八岁大的儿子、瑜伽和唱歌,她立刻就会变得柔软,温情一面一览无遗。

“母亲是我主要的角色。”当我们的对话从她的工作移开时,她这样说道,不带丝毫犹豫,“除此之外,我还有两个最大的兴趣爱好:唱歌和瑜伽。”她七年前开始练习瑜伽,纯粹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能够驾驭。刚开始她一周练习三次,现在瑜伽已经是她的第二天性,一如呼吸和饮食,每天都要进行。

“我业余跳现代舞和爵士舞有十年之久。我很喜欢舞蹈,那时大多数时间我都在跳舞,但之后发现激烈的舞蹈有隐患。你会透支体力,而作为一个妈妈,你需要保存体力。”她笑着说,“所以我转向了瑜伽和唱歌。”

2015年,刘菁加入中欧红枫合唱团,开始重温小学时代的合唱时光。为了用正确的方式演唱,她开始学声乐,以演唱美声作品为主。她也是复旦大学(她的母校)Echo合唱团的一员,并担任管理角色。“两个合唱团的风格完全不同——中欧合唱团的活动丰富多彩,复旦Echo则在唱歌的专业度上要高一点——但是它们满足了我不同的需求。”她说。

唱歌也带给她意想不到的收获,成了她和儿子之间的情感纽带,她的儿子在一年前加入了春天少年合唱团。母子俩会在家里练习和声,她希望有一天他可以同台演出。刘菁对丈夫强有力的支持心存感激。每个周日他都要花六小时来照顾儿子,而她则把这些宝贵时间用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通常是唱歌。“那是属于我个人的六个小时。”她一脸满足地说。这是她的充电时间,让她保持精力充沛。

她需要在周日拥有那样的六小时,因为每个工作日早上八点半,进入市场人的角色后,她就会全身心投入其中。刘菁最初加入中欧是在2005年,当时她是高层经理培训部的班主任。她把中欧的职位看作是涉足教育行业的一次机会。但是两年后,作为班主任的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大的挑战,她申请转岗到市场团队。“我当时的领导李洁非常支持我,她帮助我转岗到了市场团队。在接下来四年,我负责部门所有的线下活动。”

之后另一个机会出现了。2011年,中欧推出了FMBA课程,目标是寻找中国金融行业新星,通过“金融深度”和“管理广度”两方面的打磨,让他们变得更加闪亮。课程副主任朱炎带着刘菁加入FMBA课程部。

“因为我们在高层经理培训部的公司特设课程中共事过,所以彼此很熟悉,我们气场相投,做事很快,说话也快,都很直接。”刘菁笑着说。

在FMBA的工作最初是艰难的,刘菁把它比作创业。他们只是五个人的小团队,领导团队的课程主任是赵欣舸教授。他们没有现成的体系来有效追踪并跟进潜在学生,他们没有漂亮的宣传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毕竟一切才刚开始,也没有成功的故事来证明他们的课程值得在全职工作之余报读。但他们并没有退缩,而是从中欧之前开设的其他课程中获取灵感,最终让原本籍籍无名的FMBA课程大受欢迎。从数百名申请人中,他们挑选了最优秀的60人。

对刘菁来说,首个FMBA班级的开学日依然是她在中欧最美好的回忆。直到今天,她都记得欢迎晚宴上,学生们自我介绍时,聚光灯恰好打在他们身上。“我清楚地记得灯光在每个人身上闪耀。他们是真正的闪亮的星!直到今天,首个FMBA班级在我们的心里还占据着特殊的位置。他们就像是我们的孩子,如今其中很多人都已经成为金融界翘楚。”她带着一种母亲般的自豪说道。    

如今,八年过去了,中欧FMBA课程团队已经成长到15人, FMBA的申请人数逐年创新高。她认为,FMBA团队的优势主要在于FMBA精准的定位和强大的运营能力。

FMBA定位于金融行业中层人群,为他们提供量身定制的融通金融与管理的MBA课程。在FMBA诞生之前,市场上已经有好多个同类项目,申请者只需拥有两年以上任意行业的工作经验即可来申请。而FMBA在定位之初,课程部就把人群锁定五年工作经验,且目前处于金融行业的中高层管理者上,这样一来,FMBA最终录取的同学平均年龄达33岁,全部拥有金融背景,生源在市场同类产品中是最资深的。

FMBA强大的运营能力是背后的第二个因素。在刘菁看来,这很大程度上和部门领导朱炎对数据的敏感度有关,也为FMBA团队提供了很好的氛围。“FMBA非常数据导向,我们希望每一样东西都是可以被追踪、被评估的。另外我们团队成员陈敏燕有IT背景,她是我们和学院IT部门沟通的桥梁。在FMBA,我们做事靠的是大家齐心协力。”

但是在他们获取技术和大数据之前,艰苦的工作就已经开始了。第一步就是在个人层面与潜在学生取得联系,建立情感上的连接。

“过去,做市场就是讲故事,现在则是对谈,信息是双向流动的。”刘菁说,“我从来不会上来就和潜在学生推荐课程,我总是先问他们在工作中有什么挑战,然后告诉他们中欧的课程会如何帮助他们应对这些挑战。”

那么对她的儿子呢?在他长大后,她会如何把课程介绍给他?她觉得他有一天也会坐在中欧FMBA课堂里吗?她说这完全由他自己决定,说着便自如地进入了妈妈模式。“我先生是做投资的,所以他希望我们的儿子将来也能成为金融人。不过,谁知道呢?最后的决定权在我儿子手里。”

 

刘菁的中欧愿望清单

今年是中欧成立25周年,我期待在今年看到的三件事是:

1 希望我们所有课程招收的学生质量持续提高。

2 希望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创新。比如,中欧开创了“实境教学法”,如果有更多新举措,在市场营销上我们就可以讲好故事。

3 希望在学院各市场团队的工作中看到更多协作。过去两年,通过成立市场协同委员会,我们看到了一些提升,但可以做的还有很多。我们需要开展跨校区的战略清晰的市场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