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业“闯入”好莱坞,他想把中国文化IP推向世界

流量当道,饭圈盛行,在2021过去的日子里,娱乐圈的“瓜”让人吃到“饱”。很多人不禁发问:“内娱还会好吗?”“饭圈”乱象,也成为了今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的治理重点。文化娱乐行业资深人士是如何看待“饭圈”现象的?Endeavor首席执行官、兴格传媒创始人黄海晨(中欧MBA 2011)表示,当前“饭圈”的确存在很多不健康的现象,应该加以严格管理。他只签真正有长期社会效应、有品牌价值的艺人。未来,他希望能够把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带到海外去,并在全球范围内讲好中国故事。

黄海晨


从金融业“闯入”好莱坞的上海男孩

黄海晨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200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外资投行,帮中国的企业做美国市场IPO,偏重于新能源、消费与零售行业。

“本科毕业没多久,拿着不菲的薪水,坐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去哪儿都有司机……”做投行的3年时间,让黄海晨开始思考人生的真正价值,“每周工作90~100个小时,让我在二十五六岁时就特别想休息。”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让黄海晨目睹了自己所在的这家华尔街投行,股价下跌了80%-90%,离职潮也接连不断。亲身经历了这些风云骤变,让他感受到了看似光鲜亮丽的行业背后的暗流涌动,无论是对于行业还是个人来说,其实都蕴藏着巨大的危机。这让他有了停下来为自己充充电的想法。

2009年,黄海晨申请了中欧MBA,并凭借着自己优秀的履历获得了一等奖学金。

在中欧读书期间,黄海晨曾在弘毅资本实习。毕业后,恰逢弘毅在上海开办公室,他就正式加入了弘毅资本。

黄海晨

从2011年到2015年,黄海晨参与完成了大量国企改制项目。2014年,他牵头投资了SMG旗下的影业有限公司。随后,他所在的弘毅团队把好莱坞几乎有所能够投资的公司都走访了个遍,并最终领投了好莱坞初创电影公司STX。

黄海晨与第74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获得者朗·霍华德

黄海晨与第74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获得者朗·霍华德

正是这些项目,让黄海晨与影视娱乐行业结缘,也让他发现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前景。

2015年,黄海晨离开弘毅资本,和原上海电视台副台长、东方卫视总监杨文红女士一同创建了兴格传媒。创立之初,兴格传媒就注重于多头布局,设定了影视剧、综艺、演出和PGC(编者注:指专业生产内容)四大板块。

黄海晨表示,除了PGC短视频内容,另外三个板块都是偏大IP的项目,并且包括了线下的演唱会和线上的剧、综艺等内容。兴格既要生产贴近品牌客户的内容,也要做贴近网络平台的内容。

2016年6月,兴格传媒完成3.3亿元A轮融资;2017年,又完成了超过4亿元的B轮融资。“两次融资没雇佣任何中介或财务尽调机构”,这与黄海晨此前的投行与投资经历密不可分,“这使得我们可以快速扩张团队,进行全品类的覆盖。”

兴格传媒做了《将军在上》《上海女子图鉴》等影视剧,《锋味》《顶级厨师》等综艺,还承办了陈奕迅、陈伟霆、张杰等歌手的演唱会,以及2016年王菲在上海“唯此一场”的“幻乐一场”演唱会。

黄海晨坦言,他希望兴格能够保持创业公司的节奏,动作快,年轻化,但依然是一个综合性、中台强的内容平台。从IP的选择开发、制作团队核心人员的绑定,到营销能力和发行能力,这样的平台自然可以吸引优秀的创作人员,并与平台建立起更长期的合作。

橡皮筋拉一下弹几下才能回归原状

“2014、2015年正好是整个娱乐市场增长最快,也是泡沫开始发酵的时候”,回忆起兴格传媒刚刚入场的市场环境,黄海晨感慨良多。彼时爱优腾之外,乐视、搜狐、PPTV都还是主流玩家,情形正如今天海外的流媒体平台战国时代。市场上的需求在短时间内突然飙升,提高了整个产业链上各环节的价格和估值。也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才不知不觉诞生出所谓“流量明星”的概念。

从网络平台的不断繁荣,到逐渐产生泡沫,再到泡沫愈发夸张,黄海晨提到,“流量明星”的片酬曾经飙升至上亿元,直到2018年“税务事件”发生后片酬才有所调整回落。

2018年9月,综艺限薪令严控综艺节目艺人的片酬,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的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元。

2018年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30-22:30播出的综艺节目,每个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超过总片酬的70%。

2020年新冠疫情后,娱乐圈的薪酬逐渐回归理性,开始向常态化发展。“各种各样规定的不断出台,很多人会觉得这个行业似乎不可控、风险很多”,但在黄海晨看来,明星薪酬的变化是有原因的,作为一个长期存在的行业,娱乐行业经历了中国经济发展历史上的互联网巨头和资本的突然入局,产生了异常的泡沫,随后经历了正常的回调,但市场供需特质又对核心稀缺资源有自己的定价,“橡皮筋拉一下,总得弹几下才能回归原状。”

黄海晨与演员汤姆·希德勒斯顿

黄海晨与演员汤姆·希德勒斯顿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通知明确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排行榜单、优化调整排行榜、严管明星经纪公司等10项工作措施。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通知,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不得播出明星子女参加的综艺娱乐及真人秀节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

随后,微博、腾讯、抖音、快手等平台取消了相关榜单,寻艺小程序暂停服务,饭圈知名度最高的两大粉丝应援App“owhat”“桃叭”都迅速整改。

在黄海晨看来,很多问题可以从人性的角度来予以解释。人出名太快、太容易,就很容易迷失自己。而当一个人对诱惑没有抵抗力的时候,就会迷失自我。

作为业内人士,黄海晨认为市场上不自然的、乃至有不当组织的“饭圈”现象确实应该加以管理。

“有时候,片方愿意找某个演员,这个演员也愿意出演,搭戏的演员也觉得很合适,但粉头不允许”,黄海晨面对这一话题,直白地表示,“这是一个多荒唐的情况。”

黄海晨

在他看来,粉丝的“撕翻”(编者注:指不同的粉丝或明星团队,为了让自己喜欢的明星的名字在海报或片尾中能排在前面,而进行的一系列操作)或者不允许,必然会给制作公司、平台和整个行业带来长期负面影响。

此外,演员的商业和艺术价值绝不是基于某个榜单的排名。相反,正是因为有这类榜单的存在,才会有人以榜单为目的进行经济运作。

在这种情况下,演员和经纪人也会慢慢地迷失自我:到底应该找好作品,还是应该维持自己的热度?而越要维持热度,就越容易被粉丝绑架,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扩大小众体育项目的商业价值

今年7月,黄海晨正式加入Endeavor巍美,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Endeavor巍美是全球娱乐、体育和内容集团Endeavor的旗下公司,Endeavor业务板块可以分为三大类:赛事活动、运动员与艺人商业开发、自主IP商业开发,Endeavor巍美则致力于扩大Endeavor在中国的影响力及业务合作,推动公司在娱乐及体育领域的全方位发展。

今年4月29日,Endeavor Group正式挂牌纽交所,埃隆·马斯克的名字出现在招股书的董事会成员列表上。

Endeavor在海外的业务,体育和娱乐之间并没有明显界限。然而,中国的体育和娱乐分界明显,用户画像大相径庭,不可能照搬海外经验。

黄海晨表示,美国的体育是高度职业化和商业化的产业,体育产业的GDP占比在3.5%-4%之间,并且其构成主要是职业化联赛、运动员的收入以及商业权益衍生;而中国体育产业GDP占比在1.7%-1.8%之间,并且绝大部分的构成是体育装备等体育制造产业。

体育产业

那么,应该如何实现Endeavor的本土化呢?

在黄海晨看来,国内体育产业的整体体制正在愈发开放。他希望能帮助那些原本商业价值偏小的新兴体育类别中的运动员,扩大他们的商业价值,比如滑雪、滑板、攀岩、冲浪等更大众娱乐化的体育项目运动员。

在国际网球联合会男子青少年世界排名位居第一的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员商竣程、中国第一块高尔夫球奥运奖牌获得者冯珊珊、中国单板滑雪历史上第一个完成“1800度”难度运动的苏翊鸣、中国归化的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都是Endeavor巍美旗下签约的或曾经代理过的运动员。

“我们的目的是帮他们去建立和扩大自己的商业影响力。”黄海晨希望自己做的是“授人以渔”的事,进而真正帮助整个产业扩大商业化,帮助中国优秀的运动员和企业拓展他们的海外业务和国际影响力。

做有意义且赚钱的事

Endeavor巍美很重要的一块业务是品牌授权,目前为止,他们更多做的是代理海外IP,将其引入中国落地,比如服饰品牌JEEP、MLB等。“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找一些中国的优秀IP,向海外输出落地呢?”这也是黄海晨在认真思考的问题。

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Endeavor巍美帮助客户泸州老窖以顶级赞助商的身份参与了澳网的赛事,基于此,他计划在将来把更多的优秀国内顶级企业带去海外,不仅与顶级的赛事合作,更是帮助他们在海外打造社交平台,培养在年轻受众中的影响力。

“把品牌、企业,甚至是文化软实力带到海外去,通过综合性事件构建起海外对中国正确完整、积极健康的形象,这是我想做的事情。”黄海晨说。

黄海晨

未来,黄海晨希望和国内优秀的文创、中国特有的文化IP展开深入合作,把这些IP带到海外去,在全球范围内讲好中国故事。

此外,他也希望带着那些真正优秀的中国演员、导演和编剧到国际市场中合作。

做有意义并且可以赚钱的事情,是黄海晨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