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发布首颗自研芯片,中国芯片前景如何?20年行业老兵这样说

9月25日,阿里巴巴发布了第一颗自研芯片“含光800”。据介绍,这是全球性能最好的AI推理芯片之一。自去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兴、华为先后被制裁,半导体芯片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热点。中国芯片前景何在?湖杉资本创始人苏仁宏(中欧EMBA2014)曾先后供职于中兴和华为,后转型成为半导体行业投资人,至今已在行业里浸淫了20年。他认为,在当前的背景下,中国芯片业的机会远多于挑战,从业者“不能浮躁,不能只图赚快钱”,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1/芯片业机会大于挑战

“芯片行业不能关起门来搞,现在保护倾向很严重,但是全球合作才利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苏仁宏说,美国很多公司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保护主义不利于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市场在中国,我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迭代得越来越好,当然我们的技术离美国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打到了芯片产业,中兴和华为先后被美国制裁,有关半导体产业的讨论也一度成为热门话题。研究报告显示,半导体产业链自主能力的不足使我国成为半导体进口第一大国,2018年进口额已超过3000亿美元;仅就中美贸易而言,美国对华半导体贸易常年保持巨额顺差。

苏仁宏认为,是产业链的市场选择和政府支持导致了目前的“分工协作”格局。几十年的产业分工使得半导体行业成为全球参与程度最高、产业链条最长、分工最细的一个产业。

“客观地来讲,中兴、华为自研芯片比例不低,但通信系统涉及的核心元器件门类有上千种,不可能不依赖全球产业链,否则它们的产品没有竞争力。20年前,国外的很多通信公司也是把芯片业务分拆出来然后供货给全世界才能存活下来。半导体各类细分技术和产品,没有足够庞大和开放的市场、没有专门的分工,是难以为继的。”

贸易摩擦对华为开刀,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国内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苏仁宏在这一过程中看到的机会大于挑战。从市场角度而言,国家科创板青睐半导体企业,从国外回国的半导体人才越来越多;从供应链安全的角度,中国本土供应商也会得到更多的扶持。

“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在加大半导体投资”。苏仁宏将此与专利战类比,认为应重点先发展一些具有核心技术的公司,进入欧美产业链,作为“战略输出”。“大家都各自拥有一些核心的专利,先建专利壁垒然后专利互换。这样才能保证产业的竞争力和全球的产业链完整。”

2/从工程师到投资人

1999年,苏仁宏硕士毕业,先后加入中兴、华为做3G技术研发。4年后,在商业兴趣的驱使下,于通信业的高峰时期离开,进入外资芯片公司做应用及市场。“那个年代学生的选择,要么去国企,要么去市场化企业。到企业肯定是往商业上发展了,希望不只是做技术,而想成为商业领导。”

苏仁宏从业的通信基站事业则几乎不可能创业。通信领域的客户主要是运营商,资本投入大、门槛高,使得当年通信人创业也多以技术含量相对低的手机为主。在重工程师文化的氛围里,苏仁宏看中了美国芯片公司Semtech的市场部工作,运用对技术的了解,把芯片“设计到”产品应用和系统里。

彼时Semtech刚刚进入中国不久,其技术与美国最顶尖的芯片公司相比略逊一筹,同时又讲究较高的价格和毛利率,而中国公司则希望价格尽可能低。“你一定要理解产品的价值,很策略性地做传递和销售,才能够真正做好。”

也是这段经历,让苏仁宏后来在投资中反思“什么样的产品匹配什么样的团队最有效”,而不是单纯看创始团队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这往往是因公司而异的,客户、产品、领域都可能影响对团队的选择。“最复杂的就是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律,每个公司都不一样。”

在Semtech的中期,苏仁宏看到了外企的天花板,“我每次都是在比较好的时候就追求挑战”。他自学了CFA,试图转换到风险投资的赛道。他认为风投对人才要求全面,既要懂技术,又要有市场的经验,对产业又很了解,而这些恰恰是他的所长。

2009年,苏仁宏加入苏州创投集团(现元禾)旗下一家做技术创新早期投资的公司,此后很快加入到全球半导体行业最顶级的VC华登国际。他接触的人群从产品经理、工程师变为CEO,“创业者们有很好的技术,但是缺乏对中国市场的深刻理解和运作能力”,他说。

苏仁宏在华登国际的6年,从投资经理做到了合伙人,参与主导投资了大疆、矽力杰、上海海尔、聚辰、思瑞浦等知名企业。其间他报读了中欧EMBA,从中欧毕业,又转身创立了湖杉资本。“学了理论,总想实践一下。”他说,“中欧营造的氛围让我们收获了一种真实的心理状态去面对一切。”

 “创一次业可能更理解创业。”苏仁宏说,创业让他体会到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怎么去发展,“看公司的时候会更理解奋斗精神,在选CEO的时候也会选得更精准。”

3/投出细分的隐形冠军

2012年,在华登关注大疆时,大疆还“比较稚嫩”,无人机更是一个小众的产品,而此前投资GoPro的经验预示:细分市场的王者也可以成为“独角兽”公司。

当时华登国际也评估过另一家无人机公司,其比大疆规模大、团队也很有经验。与大疆CEO汪滔沟通了很多次,最终华登选择了团队更年轻、更专注、更有极客精神、估值也更高的大疆。

“半导体有很多细分行业的隐形冠军。”在投资的过程中,苏仁宏运用自己对产业链的了解,帮助雄心勃勃的创业公司修正方向,选择一个清晰的定位。

曾有一家做通信芯片的创业公司一开始看中的是大市场和大客户,试图取代国外最顶级公司几十年积累的地位;但创业公司的芯片产品不完整,大客户需要的认证时间长。门槛高、周期长,这也是当年不少华为老兵的创业困境,“华为是整套解决方案,一下就把你干死了”。

“创业公司要从别人看不上的一些市场去切入,从细分市场、小众市场起步,农村包围城市。”苏仁宏说,细分市场的公司不会很大,创业公司“小而美就够了”。

这种投后管理,为创业团队提供恰当的产业资源和建议,也是苏仁宏所擅长的。经历过创业,他更理解创业者,“理解过后还得能帮到他们”。在他看来,一半以上的项目都是管出来的。“没有很好的投后管理,这些公司的成长速度和抗风险能力都会大打折扣。”

不少创业公司也会主动邀请苏仁宏进入董事会,在战略指导、市场开拓、产业资源等方面寻求帮助。他曾强烈反对一家创业公司自建产业链,因当时国内产业链尚不成熟,苏仁宏团队帮其寻找产业链伙伴,通过改造,让产业链成为该公司的合作伙伴。“在不成熟的时候,你自建产业链,第一资金效率很低下,第二,经验不够成熟,第三,销售规模跟不上,非常难平衡工厂规模与市场需求,很可能当时就死掉了。”

4/赚快钱的钱最好莫来

近年来在投资热潮的驱动下,许多半导体产业的入场者并非专业投资人。如同进入互联网一样,入场者跟风投资,错误判断了机会;也有一些入场者靠砸钱,推高了成本,“有时候钱多反而坏事”,不少人最终失败离场。

苏仁宏曾在朋友圈转发资深私募股权投资者阎焱的文章,后者坦言赛富曾投资8家本土芯片公司,“赔得稀里哗啦”。苏评论说:“赚快钱的钱不会来半导体,也最好莫来。”

他认为,半导体行业坑多,非专业人士无法判断,比如近年来的投资热点AI领域,就涌动着许多非专业的热钱;同时,这个行业不全靠资金支撑其发展,技术的积累和产品的周期也是不可逾越的,这些都需要投资人理解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不适合非专业投资人。如果大家抱着过于浮躁的心态,反而可能对产业是伤害。

目前,湖杉资本的投资人来自产业大公司和专业的母基金。在追逐风口热点成为普遍现象的环境里,苏仁宏作为一级市场投资人选择保持冷静,因为投下去就是至少5年。

为了把掩藏于泡沫下的投资机会找出来,苏仁宏常常做价值链分析,熟悉产业规律并推演创业公司在产业链上的位置,团结更多的产业资源和力量,在合适的时间节点进入,扶持那些“产业和客户需要”的好公司。

 

“总结起来就是早期看赛道,成长期看时机,核心是产业规律。”苏仁宏说。

下一步,苏仁宏还要继续攀爬他选定的这座山,打算做一些利于行业的并购整合,因为一些本该被市场淘汰的公司,从不够专业、缺乏理性的投资者和“敞开门”的地方政府手中得到了支持,它们的存在不符合行业规律,会搅乱市场,而市场很难自行出清。

“半导体有一部分是依赖于政府投资的,也有一部分必须市场化。”苏仁宏表示,符合市场规律的部分芯片要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而在一些市场失灵的领域,如高精尖产品,因壁垒高、周期长,市场化的手段难以给予足够的支持,就需要政府的扶持。

至于自己,“我不想给自己设一个终点,我在努力爬,直到爬不动。”

 

文/唐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