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百万年薪投身创业大潮,他说没有比这更好玩的“游戏”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是逐梦者的乐园。在这里,从不缺乏勇于创新、敢于实践的企业家——他们拥抱时代,时代也回馈他们。中欧校友作为一个极具开拓精神的群体,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活跃在深圳,为推动区域经济社会进步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自2002年起,中欧华南校区就扎根深圳这片土地,传播前沿管理知识,助力区域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至今已培养了3000余位商界领袖和高层管理者。今年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之际,我们采访了方兴校友(中欧EMBA2007),让我们来一起看看他披荆斩棘的创业故事,以及他和深圳这座城市的不解之缘。

2007年,30出头的方兴已经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高级职业经理人,但他放弃了百万年薪,离开奋斗了十几年的城市,孤注一掷来到深圳,成为创业大军中的一员。

创业千军万马,九死一生,方兴创立的盛弘电气却在千千万万的创业企业中脱颖而出。十几年间,他们几乎抓住了电气行业发展的每一波机会,年销售额从300万元跨越性增长到6亿元,并于2017年成功登陆中国资本市场。

回看自己的创业经历,方兴忍不住用“胆儿肥”来自嘲一番。他说自己的创业条件十分平庸,没有过硬的专业知识,也没有特别优质的行业资源。那究竟是什么让这匹“黑马”突出重围?

1/顺势南下,然后一路求变

1994年,方兴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顺着当时南下的潮流只身来到广州,入职宝洁公司成为管理培训生。90年代的外企,在中国是神一样的存在,进入外企工作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方兴有幸在国际领先的大企业学习管理基本功,这成为他职场发展的第一步。随后六年,方兴逐渐积累起管理经验,并开始寻找新的方向。

2000年左右,恰逢中国MBA教育试点阶段结束,各大高校开始全面发展MBA课程,方兴也报读了广州一所高校的MBA,并拿到了捷普电子的offer。加入捷普电子之后,方兴如愿进入核心的业务运营部门,工作范畴开始改变。作为业务部门负责人,他运用积累下来的管理优势,开始了新领域的探索。

经过又一个六年的锤炼,方兴变得更加成熟。他管理着2000多名员工,产品线年销售额突破10亿。此时他萌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自己创业做一家产品型的公司,从研发到制造、从制造到销售,全盘掌控。

方兴透露,选择电气行业是受当时的客户——全球电气行业“鼻祖”艾默生的影响。透过艾默生,方兴看到了电气行业的发展前景。为了寻求更多的可能性,同时让自己的创业之路更加平稳,2007年春季,方兴考取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

中欧一直是方兴梦寐以求的学校,进中欧读书是他人生to do list里的一项。在宝洁就职期间,他就参加过中欧MBA的入学考试,但由于没有充分的时间准备,他与中欧“失之交臂”。

方兴的中欧求学之旅终于在2007年4月开启。每次上课,方兴都要从广州奔赴深圳。当时中欧在深圳还没有自己独立的教学地点,学员们都在博林诺富特酒店上课。但他表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在中欧的学习经历,为方兴创业提供了最后一把助推力。方兴说,当时在中欧读书,看到班上很多优秀的同学都是自己办企业,他们的状态非常好,这给了他创业的动力。

同年10月,35岁的方兴终于下定决心,放弃了广州年薪百万的工作,来到深圳创立盛弘电气。

2/抓住风口,毅然下海创业

方兴大学的专业是机械自动化,在电气方面并没有过硬的专业知识,行业资源也处在初步积累阶段,单凭着满腔热血,他就毅然决定从零开始“下海”创业。当时,投资人对这位“电气专业小白”都持保守观望的态度。

创业条件先天不足,后天来补。方兴的策略很简单,就是把产品做好。基于配电网结构日趋复杂,工业生产的优化及电网升级的需求,盛弘一开始便锁定了电能质量这一细分领域。


盛弘电气惠州工厂奠基

当时,电气市场主要被国外品牌占领,唯独电能质量这个领域看起来还是一片蓝海。电能质量行业有较高的技术门槛,但启动资金需求却不高,属于特别好的细分领域。大公司看不上,小公司做起来有一定难度,所以方兴便抓住这一市场空隙,开发出颠覆式产品模块化APF(Active Power Filter,有源电力滤波器),致力于应用型电力电子技术,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纯净电力解决方案。

创业初期,盛弘将重心投入产品研发,销售方面基本“颗粒无收”,只有微薄的固定业务收入。方兴回忆,最艰难的时候,给员工发工资都需要进行排序。公司的核心研发人员排在首位,再分配给负责日常运营的基层人员,以保持公司正常运作,然后是拿订单的销售人员,老板则排在最后,基本没有工资。

回忆创业过程,方兴说,当时有多痛苦,现在就有多美好。经历过发不出工资的“捉襟见肘”,才叫做创业。虽然路途坎坷,但在方兴看来,创业就是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中,他可以对自己的公司做一些调整和布局,也可以从实践中迅速得到反馈。他感慨道:“我从不玩游戏,因为没有比创业更好玩的游戏了,不仅可以体验游戏的快感,同时还可能挣钱”。

3/提前布局 迎来上市高光时刻

度过了艰难的初创时期,公司逐渐步入稳定,但方兴也意识到新的问题:单纯依靠电能质量的细分市场,很难将公司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于是,他开始为公司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希望围绕相关产业及领域,做一些产品应用上的延伸,让业务更加多元化。

盛弘创业的2007年,电动汽车的热潮正在中国悄然兴起。9月8日,东风电动车公司向武汉市公交集团交付首批30辆混合动力公交车,10月,深圳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又在深圳发布了中国国内汽车厂商首款混合动力轿车——F6DM。到2011年左右,电动汽车已广泛地进入了大众视野。

方兴敏锐地预判,清洁能源、智慧交通将会成为人类出行方式发展的必然方向。充电作为电动汽车能量补给的关键来源,很快将成为刚需。深圳是全世界电动汽车普及率最高的城市之一,盛弘可以顺势朝电动汽车充电方向发展。凭借将电动汽车充电模块和系统做到行业领先,并持续推出新产品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盛弘成为了国内第一批研发以及生产充电桩的厂家,得到跨越性的增长。

2017年,创业10年之期,盛弘带着他们的使命“创造价值、分享价值”在创业板上市。关于上市策略,方兴分享说:“上市是我们从创业第一天起的理想,虽然我们只有50万的注册资本,但我当时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一定要做一家上市公司。”对于盛弘来说,资本市场的加持,可以让他们进一步发挥技术优势,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同时也要求他们进一步规范公司管理,在更高层面上提升公司品牌,推动企业更好地发展。

然而,盛弘刚刚上市,国内外经济环境却急转直下。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对全国各行各业造成猛烈的冲击。当时业界甚至认为2018年是“史上最严峻的一年”。但就在这一年,盛弘的营收依然平稳上扬,四大产品线业绩各放异彩。电能质量产品线中标多项科研示范性项目,成为电能质量行业多种产品的标准起草单位;充电桩产品线助力国家重点项目,并与滴滴旗下的小桔充电合作,共同服务运营商客户等等。

工业产品都需要一个积累期,一个产品从开始研发投入到市场批量销售通常需要三年的时间。所以在风口来临之前进行判断,提前投入和布局非常必要。如果等到“风口”来了再布局,很容易“摔死”。这对企业管理者的决心和战略耐心都是很大的考验。方兴说:“盛弘是时代的企业,时代给了我们机会,顺势而为,围绕大势去提前布局,才能有今天的一点成就。”

4/深圳,向着梦想奔跑的地方

2007年是方兴人生的分水岭,不仅是他创业的起点,也是他将生活重心转移到深圳的时点。方兴回忆起当初决定搬来深圳时的情景:广州是省城,有很多大型外资企业,重工、汽车企业也很多。那时候深圳民营企业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包括华为、腾讯那时也远没有今天的规模。方兴坦言,选择在深圳创业是因为电气行业很多技术人才都在深圳,同时,他还看重深圳创业之都的氛围,年轻有活力的人才结构以及优秀的供应链基础。


2017年盛弘股份上市

盛弘公司诞生于深圳南山区科技园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十三年来,他们经历了五次搬迁,却一直没有离开南山。方兴对这片热土情有独钟,他说南山区这个以创新创业为名的地方,可以实现研发、制造和市场一体化,能及时响应客户的需求。

上市的理想已经达成,但方兴还有更宏大的目标,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他希望盛弘不只是做一家优秀的公司,还要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企业。在这家“乌托邦”公司里,不会有官僚作风,每个人都可以最大限度地发展自己的能力,可以在工作中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公司也能给予员工良好的业绩回馈。

方兴说他最大的本事或许是从来没搞懂过自家企业的技术,却把公司带上市了。直到现在,他每次见客户都必须带上一名工程师,因为技术上的问题他做不到对答如流。正是基于对员工的信任,同时激发员工对公司的热爱,盛弘才能砥砺前行,朝着“乌托邦”的梦想进发。

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在自传《鞋狗》里曾写道:Let everyone else call your idea crazy... just keep going. Don’t stop. Don’t even think about stopping until you get there, and don’t give much thought to where “there” is. (别管别人说你的想法很疯狂,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来。在你达到目标前,不要动“停下来”的念头,不要过多地关注目标到底在哪里。)

正是这句话深深地激励着方兴,永不停歇,一直奔跑。

 

来源 | 中欧华南
采写 | 黎晓彤
编辑 | 贺方泓、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