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07月26日

寂寞过,崩溃过,创业如何把温柔“考拉”逼成雷厉“老虎” | 进击的F人

PDP测试中,考拉型人格和老虎型人格,似乎永远处于两极对立中,很难想象一只生活中与世无争的考拉,会在创业的道路上,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一只老虎。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也许中欧FMBA2018级校友万晓文的创业经历可以给我们一个答案。

“”

PDP(Professional Dyna-Metric Programs),行为特质动态衡量系统,是一个进行人才管理的专业系统,能够帮助人们认识与管理自己,帮助组织做到“人尽其才”。根据人的天生特质,以将人群分为五种类型:支配型、外向型、耐心型、精确型、整合型,并分别以“老虎”、“孔雀”、“考拉”、“猫头鹰”、“变色龙”将特质形象化。

“”

万晓文

驭心咨询 总裁

中欧FMBA2018级校友

“创二代”不甘于做个普通的职场人

“本科毕业也找过工作,但总觉得工作强度太小,自由度太低,不足以让自己感到舒服,就误打误撞地创业了。”

万晓文会踏上创业的道路,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父亲。2000年前后,晓文的父亲离开原来的事务所,开始自己创业,做中国公司的资产评估和并购相关的咨询。2005年的暑假,还在读高二的晓文便开始和父亲一起去项目现场,接触到索尼、爱普森、东芝等国外企业的高管。学生时代的耳濡目染,给当时的晓文埋下了创业的种子。而作为播种者的父亲,在晓文创业之后,还是会定期和他探讨交流,虽然两代人的创业方式不尽相同,父亲却始终像导师一样,给他必要的指引。

“”

图:投资峰会上的晓文(右二)和父亲(左一)

在高中阶段加入Roots and Shoots(由著名灵长类生物学家珍·古道尔博士创立的培养青少年尊重和爱护所有生命的国际NGO组织)的经历,则像是给这粒小种子浇下的第一次水。它的理念深深触动了晓文:每个人都很重要,每个人都能发挥作用,每个人都能带来变化。当时晓文加入的项目,每月的例会都需要用英文汇报自己团队的进展,一次次的汇报交流,让原本有些内向的晓文开始变得外向,也积累起不少社交的经验。到了大学,晓文也积极投身于各种创业大赛和学生组织的管理工作,从学校的平台突围,参加市级乃至全国的比赛时,也和其他优秀的伙伴有了更多交流,这些经历都成为他之后踏上创业之路的踏板,而Roots and Shoots的理念,也成为晓文在自己的创业乃至实现人生目标过程中所坚持的座右铭。

“”

图:Roots and Shoots活动中的晓文(第三排中间)

从同济大学本科毕业后,晓文有过短暂的职场经历,很快便发现,工作强度太小,自由度太低,一眼看得见未来发展尽头的工作并不适合他。此时,刚从复旦大学心理系毕业的发小联系上他,合伙开启了第一次的创业经历:帮助高中生填志愿和做职业规划。晓文和伙伴做了大量调研,召集了身边的一众伙伴把大学专业的课程介绍和学习体验编写成书。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在还未养成知识付费的当时,晓文的团队“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收入负十五”,还遭到了来自亲爹的无情打击,说:“都跟你说了创业挺难的,不要去创业。”

这句话多少引起了晓文的“反骨”,你说我不行,我还就得“行”给你看!

创业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

“首先我必须得认可所作的这件事是值得的,我才会去创业。我觉得对个人来说,创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对社会做更多的贡献。”

晓文曾经给自己定下一个长远的目标:帮助10万人。创业对他而言,是实现目标的一个路径,只有自己创业,才有机会主理一套对社会有价值的体系。

2014年左右,结合自己之前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再加上看到了中国公司因为财务、管理制度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在被外国公司并购、收购时被一再压价,晓文油然而生了一种帮助中国企业的使命感,就此开启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围绕中国新兴企业和亟需转型的传统行业做管理和财务咨询。

和父亲的创业道路不同的是,晓文的收入与他客户的利润增长直接绑定,就像是生命共同体一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这样的情况下,晓文有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帮助自己的客户公司做战略转型、系统梳理,以及新业务拓展等工作。2016年晓文进入了跨境电商零售出口领域,这是一个起点很低但是蓬勃发展的行业,从业的企业中很多都是大而不强,这让晓文找到了价值发挥的舞台,也是从这里开始,晓文一点一点将自己的体系搭建起来,像一片又一片的拼图,最终形成现在的商业模式:

“”

拓海盈和优品环球都是和中国制造业的互动。拓海盈像是一个教练,扶持有研发能力的制造业企业或外贸公司,搭建属于自己的跨境电商团队,将一整套标准化的流程交付给他们,用自己的物流、金融、广告、营销等各种行业资源和经验,指导这些小微型企业如何去做跨境电商的生意,打造海外品牌,其跨境团队主要的动力来自于合作方而非拓海盈;优品环球则针对更大型的中国制造业企业或者国内知名的品牌商,通过合作共建团队的方式搭建跨境电商团队开展品牌出海业务,其主要的业务动力来自于优品环球而非合作方,因此优品环球将分享更高比例的收益。

Smart-R作为整个体系的核心,相当于承担了检验科的角色,通过一系列算法,对跨境电商企业的前后端运营和控制做出评估,指出企业的不足或需要改进的地方,驭心咨询就像一个治疗的医生,针对Smart-R的评估结果,来给出具体的治疗方案。

跨境电商企业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物流和资金,星河国际以及海融银通像是专科医生,星河国际负责物流方面的综合解决方案,通过物流的标准化工作,降低整个供应链的流程;海融银通则主要负责供应链的融资。不同于银行的是,海融银通不仅把钱借给需要的企业,还会告诉这些企业为什么它需要用钱,该如何更好地配合自己的业务来调度资金。

晓文整个商业模式的版图,其实都建立在帮助的基础上。他认为,真正好的商业模式,应该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帮助合作伙伴产生价值的增值,才是创业的目的所在,也是创业真正值得的地方。

晓文在创业之初曾经提出过这样的“创业三问”:创业到底值不值得?创业的终极目的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好的商业模式?这三个问题在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而现在,他也有了全新的课题:如何让更多Z时代的年轻人参与到海外品牌打造这项伟大的事业之中,也许在他之后的创业路上,他也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

创业需要“穿山甲”精神

“创业道路的确有很多的波折,但我觉得没有什么至暗时刻和关键时刻之说,因为创业的困难肯定是有的,每个环节都会遇到不同的困难。所以需要把创业的道路看成游戏通关一样,确定一个又一个的任务,逐步去实现就可以了。”

晓文认为,创业成功需要运气,但更多的还是事在人为,运气是开局选择了对的路,真正走下去还是要看综合的能力。七八成的能力都能通过学习获得,而剩下两三成的能力,往往才是最终决定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在晓文看来,这两三成的能力,除了专业技术方面的能力和对各个岗位之间底层逻辑的探索掌握,剩下的就是毅力了。

创业的道路是孤独而漫长的,有韧性的“穿山甲”精神,是晓文认为创业者必备的精神。在创业路上,很多人看到别人赚快钱赚得盆满钵满,而自己仍然在打基础时,会产生一定的情绪波动,也许会因此半途而废,无法从长期主义的“死亡鸿沟”爬起,放弃自己打到一半的地基,转而跟着别人的脚步去赚快钱,结果迷失在短期主义“美好瞬间”而坠入更深的谷底。因此晓文一直认为,如果选定了一条路,那便要耐得住寂寞,死磕到底,越过死亡鸿沟,或早或晚,总会迎来成功的一天。

“”

图:晓文(右一)和创业的伙伴们

没人可以保证自己的创业道路一帆风顺,总会有心态崩了的时候,尤其是早期打磨商业模式时,简直是身心俱疲,晓文自然不例外。只是他觉得,现如今他在跨境电商的行业里,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同时还背负着来自政府、供应商、合作伙伴的信任,晓文已经生出了身在这个行业的一些使命感,他会把创业的这条路看成游戏通关的过程,解决一个又一个任务,逐步去接近最终目标,任务的难度不同,所需要的装备和时间也不尽相同,调整好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创业可以从斜杠做起

“如果想要创业,可以从斜杠开始做起,然后找到自己擅长的。”

晓文认为,现在所作的事情并不只是一份事业,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他曾开玩笑地说,自己一天要打好几份工,比如在他的商业模式里,他要做初创企业的教练,要做企业咨询的医生,要做电商企业的诊断,要做供应链融资,还要做好整个生态体系的运营控制;除此之外,晓文也在录制自己的视频课,成立卖家俱乐部,有时还要为伙伴们兼职做厨师和司机。这样的生活听上去十分忙碌,晓文却也乐在其中。

儿时种下的公益火种,让万晓文在创业成功后,也依然不忘回馈社会。去年10月,嘉定团区委组织区青联委员、青企协会员赴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姚安县、南华县开展“百家村企”精准扶贫行动,在姚安县,上海驭心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前场镇王朝村签订了结对协议,从此,“百家村企”精准扶贫行动与晓文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的带领下,驭心咨询始终把王朝村的发展挂在心上,把与姚安县的结对联系形成常态,很好地发挥了帮扶带动的作用。

 "" ""

“”

图:晓文参与扶贫公益项目

晓文并不认为创业一定要抛弃所有,一切都从头开始,反而觉得,未来的趋势就是斜杠,每个人都可能花一段时间做一件事,其他时间做另一件事,创业也可以组队,可以兼职。晓文一直在鼓励自己的同事,去寻找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物,自己独立创业,他也乐得做一个参与者。

这也是他给金融创业者们的建议:从0-1的打磨,就是要控制成本,管理好进度,最后进行选择,而不要一上来就高投入。

给自己定下的五年计划

“22岁毕业时我就定下了几个30岁要完成的目标:读MBA,买房买车,生个娃,有自己的公司,这些目标我基本上都完成了。”

早在大学的时候,晓文就已经有了读MBA的计划,父亲的朋友恰好是中欧MBA的毕业生,晓文因此对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有所了解,将它列入自己的候选名单之中。因缘际会之下,他结识了中欧的陈威如教授,经常找时间向陈教授请教平台战略方面的问题,心中的天平已逐渐向中欧倾斜。公司运营逐渐走上正轨,工科出身的晓文也感觉到自己急需补充金融方面的知识,最终选择了中欧FMBA。

能够结合自己的生意来学习中欧的FMBA课程,对晓文来说是就读MBA过程中最好的体验。中欧课程中的实操部分给晓文带来诸多启发,他的商业版图中最核心的Smart-R部分的开发,也正是源于方跃教授的《决策分析(统计学)》课程,而诸如王雅瑾教授的《进化论视角下的用户洞察与产品设计》等实操课程,都给晓文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的小组作业,也直接运用自己公司的实际数据,真真切切地做了一次模拟演练。

“”

图:中欧FMBA小组课题报告合影

30岁之前的目标基本完成时,晓文也给自己重新制定了未来十年的计划,也许十年之后,可以请他再度回首,看看是否同样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 完成9个具有持续创新和产品升级能力的供应链集群的培育并维持出海通道的稳定;
  • 可以入学进修关于区域经济管理的博士;
  • 再要一个女儿。

结语

在得知晓文的PDP性格测试是老虎型时,笔者最初是不可置信的,因为在和晓文聊天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他其实非常耐心、平和,从他喜欢制定长远目标并且能够一一完成来看,也毫无疑问是更偏向于“考拉”。但当他向笔者讲述自己的商业模式和未来构想时,又像是看到了一个雷厉风行,敢于冒险的“老虎”,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本是一只与世无争的考拉,在创业的路上,为了自己的理想,硬是将自己逼成了一只能够拍板作决定的老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狠人一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