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攀登:走向中欧,展望未来

首先做一个声明:在爬山方面,我既不具备天分,也不算是经验丰富。事实上,我有轻微眩晕且身手也不算灵活,所以在山区自如攀爬走动对我来说不论从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是一个挑战。但通过这一挑战,我意外收获了不曾有过的自我反思,我的人生转变也由此开始。

 

一登阿尔卑斯山

我人生的第一次登山是由我高中的拉丁语老师组织的。我跟几个最好的朋友决定加入他的登山小组来完成穿越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很美的一部分山脉的挑战,它有一个更美的名字:Schladminger Tauern施拉德明陶恩山脉。那时的我们16岁,在这个年纪我们吵吵闹闹,并不恪守规矩。

年少的男孩们踏行在伟岸的施拉德明陶恩山脉

 

还记得我们一些滑稽捣乱的行为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比如我们喜欢挑大块的石头扔到牛粪里,因为这会发出莫名预约的咯吱声。然而阿尔卑斯山脉的伟大气势会让最淘气的男孩子最终臣服。在令人震撼的自然魅力的影响下,我生平第一次进行了深入的自我反思。当我的双脚在岩石间穿梭时,我的思绪也飘进了未知领域。坦白来讲,我不太记得自己具体反思了些什么,但却感到畅快淋漓。

与我一同登山的小伙伴

 

二登富士山

 

12年之后,我在世界的另一端,登上了日本神圣之山富士山,这也是我人生第二次登山。伴随着一种精神,这次登山更像是跟在长长的一排举止虔诚规矩的朝圣者身后,沿着建好的碎石路而行的有组织的徒步。相比少年时代,收获了更加深刻的自我反思。

登山中的Simon

 

我们登了整整24个小时。除了很短暂的间休,登山者们统一行动,以稳健的步伐向着尖峰前进。我的思绪又一次漂移:反思到在北京生活了三年的我从未感受有家的感觉。我反思到自己的工作,虽然有趣但似乎并不是那么有成就感。我反思到自己的未来,在我个人的生活和职业发展上,如何进行下一步才是正确的呢?当我爬上山顶,跨过云端,我的思绪瞬间清晰,去商学院进行学习的想法在我心中显现。在我抵达营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购买了GMAT学习指南。

云端下的富士山影子

 

三登喀尔巴阡山

 

一年之后,我来到了位于罗马尼亚的喀尔巴阡山中部。当我环顾四周叹为观止的风景时,我回顾反思了登顶富士山之后这12个月生活发生的巨大转变。我决定申请位于上海的商学院,以实现在我父母故乡生活的愿望。我总是被这所城市的中外文化背景,繁荣的经济以及丰富的美食和多样的人群所吸引。自我小学时起,我的父母会定期带我来这里拜访亲戚朋友。上海是我精神意义上的第二故乡。

两位Simon到访罗马尼亚村庄Simon

 

坦白而言,起初我没有打算申请中欧MBA。我以为自己的德国文学学术背景以及非营利组织职场经验不足以能够在久负盛名的中欧赢得一席。但在了解下来之后,相比于其他体制内学校中欧的国际化视野和包容性深深吸引着我,且其申请接受的是世界认可的英文考试GMAT,中欧无疑是更加适合我的商学院。

备考GMAT无数小时,修改文书无数遍,MBA面试精心准备,我的努力最终换来了中欧MBA的录取,迎来我人生的下一篇章。距离MBA项目开学只有几周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名为Simon的罗马尼亚小村庄。当我想到即将到来的入学,内心是既激动又焦虑。激动是因为我即将能够踏入并探索一个未知世界,焦虑是因为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属于“商业”这个领域以及面对背景和经历完全不同的同学们我是否真的能够适应融入。

 

在沃特尔地区登山

 

时间又过了五个月,我再一次穿上登山靴,暴晒在加纳的阳光之下,抗衡着身体上的疲惫。我参加了中欧MBA海外模块当中的加纳模块,这是其中一次非官方的登山之旅。

途中对比自己的登山靴和导游的拖鞋

 

从中欧MBA项目学习开始,这是我第一次清楚意识到过去这最为紧张繁忙和激动的三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了原来投资银行家是如此平易近人,跟他们一起出去闲逛非常有趣,我也了解到很多我不曾知晓的商业相关话题。在中欧遇到的顶尖教授和优秀的同学们让学习经历变得极其有趣,我非常珍惜学院给我们带来的拓宽眼界的机会。通过中欧MBA海外模块的机会,我有幸了解了非洲多样有活力的经济体形态,感受当地的文化人情。

2019加纳模块开始

加纳项目进行的地方

 

我觉得登山和生活的意义都是关于寻找并战胜新的挑战以达到未知的领域去拓宽眼界。我即将又要计划登山,但下一站要去到哪里攀登呢?登山途中我又会反思些什么?这些尚未可知,但我知道人生攀登之路会带我到达不曾知道的地方,认识具有新颖和鼓舞人心想法的人们,积累那些成就我人生的经历。中欧MBA的学习便是这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