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探索世界中找寻人生新方向

“”

横跨三大洲的学生时代

我来自新加坡,一个天气湿热以鱼尾狮为象征的岛国。17岁那年,我非常荣幸获得了加拿大Pearson College的全额奖学金,青春年少的我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毅然踏上了温哥华岛。

作为全球教育运动世界联合学院 United World Colleges的一员,Pearson College于1974年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加拿大前总理莱斯特·皮尔逊(Lester B. Pearson)建立。这位前总理有句名言:如果人们不相互理解,怎么会带来和平?而如果人们不相互了解,又怎么能相互理解?虽然我从小就生长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里,但却是在Pearson College才对全球多样性有了真正的接触和了解。在这里的两年时间,我与来自80多个国家的180名学生共同学习共同生活,这段特别的经历也激发了我探索全世界的兴趣。

在Pearson College高中毕业后,我圆梦英国牛津,就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PPE)专业,在那里与有着悠久历史沉淀的建筑为伴,度过了充实且幸福的三年。从象牙塔出来之后,我那颗探索世界的心又在蠢蠢欲动,因此当大多数同学们都进入世界顶级的法律、金融和咨询行业机构,或继续研究生学习深造时,我却选择加入一家能够被派驻到不同国家和地区参与执行实地项目的小型专业出版社。

 

初入职场=环游世界

这家名为“Focus Reports”的出版社负责出版关于大健康和能源这两个行业的国家战略报告。在编辑方面,需要采访相关行业的C级高管。在商业方面,需要向企业推销品牌广告以资助出版社的运营。拟出版的每一份国家行业报告都是一个独立的项目,每个项目分别由一个小团队管理,一般需要在相关国家和地区国驻扎两到六个月直到项目完成。我在这里度过了丰富且精彩的六年。

在这期间,我辗转工作和生活于十个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阿联酋、爱尔兰、埃及、加拿大、巴西、南非、中国和墨西哥。我总共采访了1000多名C级高管和行业利益相关人士:从小型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到家族企业负责人,从全球首席执行官到《财富》世界500强的地区管理人,从政要官员到著名的学者和教授等等。每天一场专访和广告销售会议,以及25%的当场广告销售成交率是我们的硬性绩效指标。要持续达成这两个目标虽然很累,但它有助于营造一个快速迭代的学习环境,让我飞速地成长,我也非常庆幸能够在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遇到这样的机会。

“”

工作期间接触过的国家领导之一:加拿大总理贾斯汀·杜鲁多

同时,由于每天12小时连轴工作成为常态,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来享受生活变得至关重要!团队午餐时喝上几瓶气泡酒、周末的邻国自由行等就是我和同事们称之为 "Focus生活 "的必修课。

 

中欧,人生新可能

2018年10月,我被派驻上海管理关于中国大健康行业报告的出版项目,该项目最终成为了该出版社史上销售额第三高的项目。历经10个月165次采访之后,我被中国医疗市场的潜力和活力深深地吸引了,也希望继续留在上海发展。

虽然在上千个采访中我获得了对不同医疗市场、治疗领域、技术平台和行业板块的宝贵见解,但是这些始终还是第二手资料,而且来自一个非常宏观的视角。我想更好地理解医疗行业的运作机制以及更深入地了解中国令人振奋的生物制药创新发展故事—我意识到是时候要考虑做一些改变了。

我开始在领英网站上浏览职业机会,但很快就注意到,大多数我感兴趣的职位都至少需要拥有MBA学位。在我的中国大健康行业报告出版项目实施期间,我做了很多公司分析,注意到了这些行业里的公司高管们有很多人都毕业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MBA或EMBA,对中欧也开始有最初的了解。就读MBA不仅有不小的财务投入,还要付出较高的机会成本,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为打消心中的顾虑,我报名参加了中欧专门为感兴趣的潜在申请人所举办的Pre-MBA训练营,希望能够有更深入的了解。

通过这个训练营,我有机会与中欧的教授、校友以及在校学生互动,在深入参观校园的同时还实际体验了中欧的学生生活,我很喜欢中欧的学习氛围。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中欧使用的案例教学法,通过生动有趣的案例了解不同行业的垂直领域和职能。

为期一周的训练营结束后,我确信中欧MBA将是我必须走的下一步,然后果断地递交了我的申请,而这也成为了我迄今唯一的一份MBA申请。

 

MBA之旅前的中转站

在我收到中欧MBA录取通知书的一个月后,新冠疫情的爆发打乱了我的计划。2020年2月,我被派往墨西哥开展原定为期六周的新项目,这里的一切新奇有趣,让我瞬间爱上。到了3月,中国突然宣布因疫情即将对外关闭边界的消息,综合考虑之后我决定推迟一年入学MBA,继续留在墨西哥。

这一决定让我周围的人不解,但这却成为了我一生里最好的决定之一。我在墨西哥的生活充满了色彩、温暖和活力。即使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因疫情环境下管理欠佳而变得非常艰苦,我所遇到的人大多数都保持着对生活的非凡热情和令人耳目一新的积极态度。我也终于能够给自己按下“暂停”键,感受久违的工作和生活平衡。

这段经历也赋予了我难以置信的力量和自信。我在墨西哥尝试了很多新鲜事物,包括学会驾车、独居生活、学习西班牙语还有在高海拔地区荒山野岭的小道上慢慢徒步旅行。在这期间,我还与一位住在智利的新加坡人一起建立了一个拉丁美洲和亚洲之间的跨境商业发展平台。相比中国和新加坡的文化,墨西哥的开放一直鼓励着我战胜对失败的恐惧,让我有勇气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

在墨西哥的"胖山"Sierra Gorda徒步65公里,历时2天

为期一年半如梦如幻的墨西哥生活结束之后,我终于来到了上海!虽然因为需要在新加坡和中国两地隔离而无法在前三周实现线下上课,但通过中欧MBA课程部贴心的帮助,我没有错过任何的精彩—我通过Zoom线上接入课堂,与第一学期的小组同学在线交流,在开学第二星期通过线上竞选演讲成功选为学生大使主席。

“”

我第一学期被分配到的小组 – 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棒!

“”

与其他学生大使一起,参与Beyond Borders Camp分享

结束隔离来到中欧校园,在课堂、小组项目、课外活动、社交活动和自己的创业项目之间,第一学期在忙碌中飞驰而过。我最大的收获来自与同学们的日常互动,每天都被同学们的有趣灵魂和种种成就所震撼。在中欧MBA,我总是能够感受到一种温暖,无论是做作业,复习考试还是找实习和准备面试,大家时刻都在相互支持,相互鼓励。而与中国同学们一起社交和工作,让我更好地了解本土群体,会有助于我适应上海的工作环境。

在国内外多年的工作生活经历让我意识到,中国还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充分的理解,很多时候甚至被误解,中国的崛起和实力不应该让世界感到害怕。选择中欧,来到中国,我希望能够对这个蓬勃发展的国家有更深入的了解,未来能够助力中国与世界的连结,加深之间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