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华录》编剧张巍:一个女孩要走过千山万水才能成为一个女人

张巍(中欧EMBA2012)是《梦华录》的独立编剧和联合出品人,也是业内的知名编剧,曾创作《陆贞传奇》《女医·明妃传》《杜拉拉升职记》等电视剧。在这篇自述里,张巍谈创作的过程,谈对友谊和爱情的看法,谈刘亦菲、陈晓以及每一个主创人员的角色设定。也希望告诉她的学生:一个女人,就靠一支笔,也能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这本身就是女性力量所在,也是她愿意为之奋斗的方向。

创作《梦华录》之前,编剧张巍正在经历人生的一段至暗时刻。她困在自我和他人认可中间,有过很长时间的内耗。

跟她笔下的角色一样,戏里戏外的每个人都背负着个人的成长议题,都怀揣着自己的梦,经历着自己的痛。

在她看来,成长和独立这些人生命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一个男孩要走多少里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一个女孩也要走过千山万水才能成为一个女人。

它是一个不断打碎自己而后重建的过程,这中间有很长的路。这样的人生轨迹,赵盼儿如是,张巍自己亦如是。

抛开编剧身份,张巍还是一名大学老师,她希望自己的学生可以看到:一个女人,就靠一支笔,也能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这本身就是女性力量所在,也是她很愿意为之奋斗的方向。

以下是张巍的讲述整理。

01

2017年,我刚好四十岁,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故。生活和职业的两次打击,都在那以后出现了。

在这之前我的生活比较平静,比较顺利,从未遇到过所谓的戏剧性时刻,所以第一个变故对我打击很大,我一直处在一个迷茫的状态,也比较慌张。在那以后,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就是那一年,我开始尝试做制作人。

之前虽然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是在自己的舒适区也没迈出这一步,在那件事的刺激下,我就做了选择。

戏拍得还挺顺利,但是紧接着我遇到了第二个变故。

那个时候自己身体不太好,外婆还在弥留之际,妈妈不在身边。那段时间的生活,就像半遮面茶坊被水淹了一样,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人比较抑郁。

好在当时受到很多女性朋友的帮助,这些人有我多年的闺蜜,我的事业伙伴,我的学生,包括我家阿姨,她们在我人生的至暗时刻,给了我很多力量。

比如我的学生,一会儿说有东西要聊下,一会儿说有论文要找我辅导,反正就是编出各种理由要来我家,陪我东拉西扯,看着我情绪稳定了才离开。

我家阿姨突然有一天把我叫住,跟我说:“今天是五一劳动节,你能不能抱抱我?”说完她就抱了我一下,我当时眼泪刷一下就出来了。

所有人都没跟我聊我经历的变故,但是她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抚慰我。

可能因为个人的变化,我对帝王将相王孙公主这些事忽然就失去了全部的兴趣。

我特想写一个有点劲儿的戏,写市井故事,写平凡女子那些生活中的友谊,侠骨义气。这里有很多精气神在里面,也许能治愈一些人。

所以就有了乡野村妇赵盼儿。我之前就在想,赵盼儿她们会去向哪里,会干什么,有没有更美好的明天等着她们呢。

我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她们从钱塘出发,要到京城开创一片她们的新事业,开茶坊开酒楼,然后在开酒楼茶坊的路上各自收获自己的成长。

爱情只是她们收获的一部分,不是她们的全部。

02

创作《梦华录》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我查阅了很多资料,请教了很多专家,也看了不少书。

构思写作期间我还上了一个北大历史系的高研班,也听过赵冬梅老师和其他很多著名教授的课。教授们会列很多书单,有一些阅读的延展。

我希望在这次剧本创作里做一个尝试,就是如何在真实的历史细节和市民生活中间,以一种历史上不存在的人物方式,呈现出一种现代化的表达,在戏说和严肃历史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分寸。

同时,又能在剧作中随着故事展开自然地呈现出“茶”“香”“画”“花”四种宋代的雅事。

我还尝试把《清明上河图》里那种醇熟的市井风貌进行一定程度的还原。

不过,只要是创新,对安全的东西就一定有挑战,甚至是冒犯,但是这个边界在哪里,需要我们一次次拿作品去试探。

我不敢说最终做得好不好,只要我还有机会写,我就会思考,下一次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

这也是我第一次和杨阳导演合作,非常顺利,我非常喜欢她,随时随地在各种场合夸导演yyds。

2020年3月《梦华录》处于筹备阶段,我和杨阳导演通过一次电话,那时候刚写20集,我亮剧本,她亮导演构思。

我们都是职业人士,都工作二三十年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导演一出手,我就知道她有。

当时聊完两个人都很兴奋,都非常认可对方,可以说一见如故吧。

在电视剧的审美呈现上,我也提供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大家在工作群里对道具的细节,小到在剧里出现不到一秒的“天禧通宝”铜钱都有过不少的讨论,这些虽然都是很琐碎的事,但大家都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共同呈现一个精品。

我们编导演整个团队也很团结,相互非常认可,是文艺创作者之间的惺惺相惜。我们也会聊,接下来我会写什么,咱们能不能再合作。

我特别想跟她们再合作,大家很早就开始问彼此后面的档期,但大家互相要凑,看有没有合适的题材,我个人感觉彼此都是很想二搭的。

03

刘亦菲和陈晓这两个演员我都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为了这个项目,我也跟他们电话微信沟通过不少次。

我看亦菲的电视剧还是在十几年前,她的少女时代,那个时候的她还有点婴儿肥,很少女的样子。

这次俩人明显都成熟了,眼里有光芒,也有沧桑,层次特别丰富,都是有故事的人。

赵盼儿她有风情万种的一面,也有欲语还休的一面;有脉脉不得语的时刻,也有着泼辣爽利,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时刻。这样的人物,我写的时候过瘾,看她演的时候就更过瘾了。

剧中的这几个角色性格鲜明,各有不同。盼儿特别有生命力,她特别人间清醒,有侠肝义胆,聪明、人情练达这些部分她都具备,是一个成熟的女性。

宋引章是一个文艺女孩,每天的注意力都在琵琶上。她被保护得很好,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少女。

孙三娘是典型的市井娘子,力气特别大,很会做饭,热情侠义。这个女性形象承载了我对劳动人民最美好的想象。她身上有很多我妈的影子,我把很多美好的东西,都放在了孙三娘身上。

顾千帆这个人物我当初起名的时候,他的姓氏就是因为盼儿才有的,我在创作的时候想的就是“凌厉中原,顾盼生姿”。

顾千帆是一个破碎感比较强的人物。

他在父母的亲密关系里受过伤害,有着巨大的童年创伤,长大后又在皇城司干了那么多年,心里的阴暗面比较多,但他向往光明和正义,内心始终有温暖和善良的部分。

他一面在感情上难以跟父亲完全断裂血脉,一面又不认同清流的某些做派,是个很拧巴的人。

04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关于个人的成长议题。

赵盼儿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她原本出身官宦,却因父罪没入乐籍,即便后来脱籍了,这个也依然是她心中巨大的隐痛。在遭遇命运的恶意之后,她该如何跟命运和解,如何带伤生存呢?

她需要用她的顽强、坚韧、智慧和勤劳甩掉命运强加给她的不公,她要与命运抗争。

可能一开始她的方法是甩掉它,不承认它,想着我嫁一个探花就能提升一个阶级。

但是慢慢地她意识到因为她的出身,无论怎么努力都会被歧视,这个现状很难改变。所以故事走到最后,她会为了跟她一样遭受过命运不公的千千万万人去抗争。

顾千帆的人生经历决定了他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喜欢别人的人,所以当他自己的亲密关系出现问题时,他就不知道怎么面对,所以他的反应就是逃跑。

但是赵盼儿以女性的水的力量,帮他从黑暗的地方走到有光的地方。如果顾千帆碰到的不是赵盼儿,这次他可能就分手了,因为没人教他怎么谈恋爱。

观众都磕他们的颜值,我倒觉得他们两个人有一种成年人的恋爱感觉,他们的感情里有欲望,有拉扯,有克制,有隐忍,而不仅仅是两个帅哥美女。

宋引章要处理的人生议题是从少女到成年女性这中间的经历,她才艺高,心气也高,她急于证明自己,但屡屡犯错。

孙三娘也是一个成熟女性。她祖上当过大官,但是到她这辈没落了,她想依靠儿子傅子方读书振兴家族,让她凤冠霞帔,所以她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逼儿子读书,让孩子挣个前程,但是傅子方可能不是读书的料,所以三娘遭遇了糟糕的亲子关系,被孩子抛弃。

我笔下的这些人,虽然是古代的人,但他们经历的事儿,养孩子的痛点、被渣男劈腿的痛点、对自己的出身阶层或过往某些伤痛无法愈合的痛点等,依然是今天的人们会面对的问题。

这几个女性也都经历了一段把梦想寄托在别人身上,然后破灭的过程,最后才意识到梦想必须要靠自己去实现。其实把它放到今天,也会有很多的共鸣。

05

剧播出后,我每天在家等更新,心情跌宕起伏。

亦菲偶尔会问我,你喜欢哪一场戏,我非常真诚地说哪一场我都喜欢,我都说不清楚我喜欢哪场了,都很喜欢。

看到不少观众反馈说《梦华录》的人物特别鲜活,我就很高兴,这说明我花的功夫没有白费,感谢观众们看到了我的诚意。

我表妹每天给我发微信说,我看到一个情节是什么什么样,什么赵盼儿是皇后的女儿,宋引章被毁容了,我都惊呆了,网友们实在太有才太能编了。

没想到一部电视剧,大伙想得比我都深。我真没想那么多,真的超出了我的预期。

身边有太多朋友要求我剧透了,但是都被我无情地拒绝了。我只负责打假,后来被问急了,我只能说,你们可以放心追,我们结局是HE(happy ending),不是BE(bad ending)。

大家可能对我过去的作品不太熟,我几乎不写两女争一男,我不喜欢这种桥段,天下男的多了,这个不行咱不跟他好了,他不喜欢我咱就换一个,干嘛非要跟自己好朋友争一个男的,这太讨厌了。

我希望我笔下的这些女性,第一,她们不要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对一段关系的期待上;第二,她们有工作,有爱好,有自己的追求,这就是我想呈现的女性面貌。

我身边就有很多大女主形象来源,我妈妈就很坚韧,也很独立。她原本是一个老师,但是在我家特别困难的时候,她转行下海经商,从外行一点点摸索,整本《公司法》都被她翻烂了。

我姥姥也是一个这样的女性,她们那一代经历了1942年河南大水,逃荒到陕西,撑起了一个家,她是我们一家人的精神寄托。当她去世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散架了,就感觉家没有了,故乡也瞬间没有了。

她们给了我很多影响,到了我这一代,十八岁来北京读书工作安家,那个时候我就想在经济上要独立一点。

我曾经也困在自我和他人认可中间,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内耗。

有句歌词这样唱,“一个男孩要走多少里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其实一个女孩也要走过千山万水才能成为一个女人。

作为一个老师,我希望我的学生能找到人生最喜欢的东西,并为之奋斗。

我也希望他们可以看到:一个女人就靠一支笔,也能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这本身就是女性力量所在,也是我很愿意为之奋斗的方向。

文中《梦华录》剧照已获腾讯视频授权。

来源 | 网易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