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位国家元首都来看过她的“植物工厂” | 我们的创业时代

魏灵玲:智慧农业之美

 

二十年前到各地出差,人家介绍“农科院来的专家”,二十多岁梳着马尾辫的魏灵玲一站出来,当地政府领导第一句话往往是:“就是你吗?”

二十年后,她所在的企业已能够代表中国农业的最高科技水平;她个人也有了许多标签,比如科学企业家、十九大代表、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

当然,她也是一位普通的妻子、女儿和母亲。少有人问男性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而女性若事业成功,人们便对故事更为好奇——她为什么可以?

她确实打破了我们对农业的传统认知,和对平台优势先入为主的想象。但即使拥有“国家队”背景,拿下博士、MBA、EMBA等学位的“学霸”头脑,一家企业的发展壮大,和一个人的成长完善,一样要日拱一卒地走过不为人知的漫长路程。

魏灵玲说,她最喜欢的爬藤植物,它们蜿蜒曲折向上生长,她觉得“像是看到了自己”。

 

文 | 边晓璇  

 

花园&菜园

农历大雪,零下十度,在北京北三环联想桥附近的国家农业科技创新园里,我们走进了“全北京最贵的菜园和花园”。

这可能是很多人梦想中花园的样子——绿植茂盛,果树丰裕,花卉缤纷,白色的阳光房,木质长桌上各种可爱的多肉探出了头……魏灵玲抬头看着茂盛的树叶轻念:“这么好的花园,我怎么不来呢,一天天的忙啥呢。”

这里是国家农业科技创新园1号温室,魏灵玲和她执掌的中环易达设施园艺科技有限公司就在2号温室里办公。十年前,农科院启动这个规划占地面积4.2万㎡的项目建设,魏灵玲是项目负责人。

 “我喜欢有太阳、很暖的地方,有各种果实、各种花,每天都有不同的香味,在这里边看书、聊天、喝茶、写字。”她亲手画了设计图,飞到广州去苗圃里一棵一棵挑树。“那人就说,姑娘,你家里边多大的花园,要买这么多树。我心想,是挺大的,哈哈!”

这两个园区里分别有果菜工厂、叶菜工厂、都市园艺馆、绿色创意馆、人工光和自然光植物工厂等。目之所及,果菜智能岩棉栽培工厂里藤蔓攀爬而上,小西红柿累累成串。叶菜工厂里的油麦菜、空心菜、生菜、苦菊多是水培或立式管道栽培,青绿色的叶子泛着自然的光泽。

    
国家农业科技创新园:果菜工厂,叶菜工厂,人工光植物工厂,都市园艺馆

人工光植物工厂是国内首例自主研发的智能型植物工厂,光谱、温度、湿度、营养液供应全部由电脑智能化控制,保证农作物始终处于最佳生长状态。在这里,叶菜类蔬菜一年可收获15~18茬,是露地栽培的30~40倍。这一技术也使“垂直农业”成为可能。“城市的摩天大楼就可以变成一个种满蔬菜和植物的垂直农场,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都加入到整个垂直农场的管理和应用。”魏灵玲说。

人工光植物工厂是设施农业的最高级发展阶段,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农业高科技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在这里,魏灵玲团队接待过来自英国、吉尔吉斯斯坦、索马里、朝鲜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元首及政要前来参观访问。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是带着农业智能化团队过来的,她没想到我们植物工厂和人工智能做到这个程度了,她就很惊讶。像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还有一些非洲国家元首来,也觉得特别棒,希望我们能够把技术放到他们国家去。”那一刻,魏灵玲清楚地知道:“他看到的不是你个人,而是中国农业的发展程度和水平。”

二十年前那个怀着“少女心”投身农业的女生,如今站在了世界舞台上。


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参访国家农业科技创新园

 

读书&创业

魏灵玲自评“年轻时有点文艺”,“第一次在冬天走进顺义的一座温室,开满了各色的蝴蝶兰,就觉得太美了。” 对充满生机的植物那份蓬勃的喜欢,像种子找到了土壤,自此生根发芽。

当时她在中国农科院环境工程读研究生,目睹农业从传统的农民土地种植向现代化栽培转变,到各地出差更感受到市场需求。农科院也在探索如何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商业价值,并在2002年与一位美籍华人合作创办企业,这就是中环易达。在导师的帮助下,魏灵玲以农科院代表、总经理助理的身份加入其中。然而非典时期美籍华人的不辞而别,“赶鸭子上架”的魏灵玲成为董事长。


中环易达是中国农科院下属创新型农业高科技公司

科研出身,初出茅庐,产品和市场并不清晰,魏灵玲首先想到的就是读书。她先去人大读MBA,一年后又考了农大的博士。交叉修两个学位,还要兼顾科研和企业,常常是周末上午在人大上课,下午在农大上课,晚上直接去机场,出差见完客户接着写作业、做课题,搞到两三点钟也是寻常。“有时晚上跟我老师一起写项目申报书,差不多过了12点回家,我们楼上电梯停了,老得半夜爬楼梯到16层。”

但人们仍不觉得她像企业董事长。到各地出差,人家介绍“农科院来的专家”,二十多岁梳着马尾辫的魏灵玲一站出来,当地政府领导第一句话往往是:“就是你吗?”

还有人对研究院开公司颇有质疑。“不像现在国家支持科学家创新创业,那时候很多人认为我不务正业,还吓唬我说,你这样子是犯法的。”这些声音给她带来不少心理压力。

  
魏灵玲2011年考入中欧EMBA,图为她与2011级北京2班同学参访企业和校园留影。

但她看得清楚,市场越来越好。四年下来,随着博士毕业,公司也做起来了,魏灵玲却越发感到真正要做好这件事,既需要技术体系的支撑,也需要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这也是我后来到2011年想上中欧读EMBA的一个原因。”

那时候魏灵玲不太懂资本市场,在中欧同学的帮助下完成了公司股权结构的调整。EMBA尚未毕业,她又在同班同学的推荐下入读中欧另外一门非学位课程——创业营。一边在EMBA学管理、谋战略,一边在创业营学打法、做产品。

读完EMBA,因为对人文课程感兴趣,魏灵玲又继续读后EMBA,时不时还回中欧北京校园参加学术讲座。“中欧的校友跟老师都爱推荐书,有几个同学还给我送过书,那感觉特别好。”

 “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从中欧毕业后,魏灵玲发现这句流行的话说得没错。“在中欧上课还有跟同学之间的互动中潜移默化的成长,我这两年变化特别大。”参加各种会议,她的发言开始区别于旁人。经过系统的管理学习,从前的“小姑娘”开始用商业语言和逻辑去交流,她因此赢得了更多的信任和机会。

科学专业与商业管理学习并行,也让魏灵玲更懂得如何连接技术与市场需求。她带领中环易达以一整套多学科整合的技术体系,切换到不同的场景应用中,逐渐形成了工厂化农业、休闲农业、城市农业三条完整的产品线;同时搭建起规划咨询、农业工程EPC建设、运营管理为一体的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先后承建100多个国内现代农业园区,项目案例遍布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

    
工厂农业:大规模智能化生产            都市农业:文创休闲综合体           城市农业:融入城市生活场景         贵州首个智慧型田园综合体

“作为一个规划设计师,带着团队把这些东西一点点落在纸上,不断让你的客户清晰地知道你能给他带来什么,到最后把它建出来,纸上的图变成现在的样子,每天都还挺持续兴奋的。”魏灵玲说,“要不然这么累,肯定坚持不了这么多年。”

 

中国&世界

 

在魏灵玲的办公室里,在人民大会堂参会的纪念照摆放在显眼的位置。

魏灵玲最近几年去了好多次人民大会堂,领过国家科技进步奖、五四奖章,开过中共十九大、妇女代表大会。再加上身处国家级的科研单位,与世界各国前来参访的元首、部长们交流,魏灵玲有一个朴素的感受——“觉得自己和国家很近”。

“我们国家的农业发展水平,跟荷兰、美国这些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以番茄种植为例,我们农民种植一平方米的产量是10-15公斤,但荷兰一平方米产量能达到70-80公斤。”魏灵玲说,“无论是提高产量还是品质,都需要大量的科技投入。科技进步一小步,农业就能进步很大一块。”

因此,以企业创新驱动带动产学研一体化,也成为中环易达的重要定位,魏灵玲本人也至少会拿出一半的时间做科研,负责和参与大量的科研课题。

“但我们的人工光植物工厂技术跟日本、荷兰比都不差,是并跑。未来,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会是领跑的。”对于中国科技、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魏灵玲深具信心。

现在,中环易达和不少有上百年历史的欧洲企业建立联合实验室,共同研发和生产或成立合资公司。他们在荷兰成立中环易达欧洲公司,在美国硅谷也建立了技术研发中心。“未来国际化是我们战略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采访当天,有地方客户前来与魏灵玲团队聊合作,地点就在2号温室中一个绿意盎然的阳光房里。“在这里做多激烈的商业谈判,你可能都不能生气,因为环境就会让你很舒缓。”

虽然自言年轻的时候“容易着急”,但魏灵玲如今看起来温柔平和,且少女心仍在。比如念想着每年去一次北京植物园、香山、奥森或者圆明园,看看自己喜欢的那些树,在不同的季节变成了什么样子。“就是太忙了,每年只能看一点。”

可是从喜欢植物生发出的梦想却越来越大。“未来各种各样的生存空间里,都可以用我们的技术生产粮食、蔬菜、花卉,让人类和整个生态环境得到可持续改善和发展。”她说话的时候,花园顶棚的冰随着阳光一点点融化,淅淅沥沥落在她一手打造的梦想花园里。

 

Q&A

  关于女性

Q: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管理者入读中欧,您对女性的职场发展和做企业管理有怎样的建议?

A:我去参加妇女十二大的时候,特别巧在人民大会堂碰到一个中欧上海班的女同学,她是做房地产的,也很不容易,我俩也聊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你也可以?反思下来,其实女性的抗压能力、韧性可能要更好。虽然时间除了给工作,剩下的就全部要给家庭了,但如果足够有韧性,平衡好自己的内心,就比男性有优势。

Q:这种韧性是天生,还是有后天环境的塑造?

A:可能跟家庭有关系,从小我爸对我要求特别严,我一岁就开始让我学英文,五岁让我上小学。他把我当成一个男孩来培养,总是说,你要做得更好一点。到现在,比如家里人在新闻联播上看到我了给他发微信,我爸还是告诉我:“你还可以更努力一点。”

Q:您也会这样要求自己的孩子吗?

A:我自己做好、给他做榜样就行。而且我儿子也非常自觉和努力。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孩子太累了,我从小就没怎么玩过,一到假期就关在房间里学习。现在我会想办法放松玩一玩,高雅一点的像看书,也有很俗的喜好,比如去日本出差也会拿出时间购物。有时候特累,就在家清理存货,翻出来试一试,然后第二天美美地上班,挺解压的:)

关于中欧课程

Q:您曾经分别入读中欧EMBA和创业营,这两种不同的中欧课程带给您怎样的感受?

A:EMBA让我能站在产业和行业的高度,有一个非常完善的体系去考虑企业未来的战略和管理。读完EMBA我就特别明确我这个企业是做平台,做全产业链的模式,清晰地提出了我们的战略。

到创业营更多的是想怎么做好一个产品经理,学一些打法和一些新的商业模式。这个产品是什么?不是硬件的产品,是站在行业高度去找市场的痛点,把研究成果结合市场需求做成产品,把自己变成一个特别好的产品经理来把战略落地。

关于创业

Q:对您来说,是带着怎样的心态来创业?

A:我去读中欧创业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这十几年自己干的事儿叫创业。起初没有特别多的想法,觉得这个事情你喜欢,你有个机会干了,你就得给他干成了。现在的心态就不一样。企业也做得不小了,赚钱和把企业做大可能没有那么重要了,到80多岁的时候,这后40年做的得是一个理想。希望我们能创造一个新的跨界学科,把农业和人文艺术、商业做结合,按照自己的理想,去为国家、也为自己喜欢的事业干点事。

Q:您如何看待很多人到中年转换轨道投入创业这种现象?

A:人到中年40岁左右的时候,有非常好的阅历、社会经验,也有面对困难的抗压能力,对很多事情看得很透彻,也有一定的人际关系,这个时候应该是一个特别好的创业年龄。

Q:这二十年来您自己身上有一些怎样的变化?

A:年轻的时候会着急,面对不好的人、不好的事儿,每天晚上心里面都是“窟窿”,想不开。但现在会觉得一切存在都是有道理的,抗压能力会特别强,对事情的态度也更加包容,而且人生变得特别丰富,干的事情越来越大,越来越有意思。

 

年轻的时候会着急

现在会变得更包容

人生也越来越丰富

从现在开始的40年做的是一个理想

为国家,也为自己喜欢的事业

——魏灵玲(中欧EMBA2011级)

中环易达设施园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文原载中欧北京公众号(CEIBSBeijing),视频版权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