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EMBA新生观察:唯一有吸引力的世界,是我们尚未踏入的世界

今年5月,中欧EMBA春季班开学时,我们写过一篇新生综述,透过6点观察来讲述他们的「坚实」。现在,2019级秋季班开学,我们变换了姿势,希望以人性的视角,呈现他们的「柔软」。我们借鉴了知名的「普鲁斯特问卷」,加之中欧元素,发放给19位新生代表,接着,就收获了他们关于生活、思想、价值观、人生经验以及高于商业的思考。

简单讲两句「普鲁斯特问卷」,这份问卷因为意识流小说大师普鲁斯特在13岁和20岁时截然不同的回答而闻名。美国《名利场》杂志从1993年开始每期邀请一位名人回答问卷,参与回答的有施瓦辛格、小野洋子、特朗普等人。他们的坦率、戏谑、追求、过往、自我认知等,都通过答卷展现出来。如果同一个人回答数次,不同的人生阶段也能有不同的答案。

让EMBA新生回答问卷,是我们知道,「哪怕再简单的问题,有故事的人来讲述,都有一番动人的力量」。另一方面,此刻的答卷,也许对两年后的毕业回顾,有特别的意义。

2019级秋季班新生的平均年龄是40岁,他们的平均管理经验是12年。其中30%拥有硕士以上学历,78%来自民营或民营控股企业,28%来自上市公司。女生比例是27%。

浏览答卷,在问题「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中,有3位新生回答了「过目不忘」或者「超强的记忆力」。在问题「如果有可能,你最想回到几岁的那一年?」中,大约四成的新生回答了「18岁」,理由不尽相同。

在问题「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中,大部分新生的答案是「家人」或者「健康」,也有新生指出问题的漏洞:「最珍惜的是家人,但家人不是财产。」在问题「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中,有3位新生的回答是「宇航员」或「天文学家」。

在问题「介绍自己人生中的一个时刻,你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强大?」中,有2位女性新生不约而同地回答:「为母则刚。」在问题「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中,大约三成新生的回答是「任正非」,也有3位新生认为最钦佩的是至亲,分别是「父亲」「母亲」和「我的爱人」。

我们在答卷里看到了纯粹、温暖、沉思以及并不抵触的多元化和普遍性,如果用一句话来归纳中欧新生的普遍性特质,正如他们在40岁左右有勇气回到校园,也是普鲁斯特在其洋洋巨著《追忆似水年华》中提及的一句:「唯一有吸引力的世界,是我们尚未踏入的世界。」

以下是更详尽的答卷(有删选)。

  • 1.你用过最多的词语或短句是什么?

陈   旭:工作中我经常使用:我们先试一下。
金   鹤:好吃、我要减肥。
刘   溪:妥妥的。
李   旭:不错、加油、这个很重要!
陈   意:先做了再讲。
魏   颖:谢谢你。
吴严明:有点忙。
李   晖:可能。
尚   笠:我们。

  •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杜国辉:一点就通的学习能力,洞察人性的处世能力,自律自强。
陈   旭:知人善用。
刘   溪:过目不忘。
李   旭:像李白一样的文学才华。
翁道逵:领导力。
陈   意:希望自己会一种乐器。
林开辉:超强的记忆力。
李   晖:过目不忘。
肖世玲:先知先觉。

  • 3.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杜国辉:自以为是、理想主义。
陈   旭:不善于拒绝。
刘   溪:拖延症。
李   旭:散漫。
罗伟新:有时凭感情优先作出决策。
翁道逵:心软。
陈   意:把对自己的要求强加给别人。
魏   颖:工作的时候有时过于强势,会使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感受到压力。
吴严明:安于现状。
袁宏亮:自律性不够强。
李   晖:有时会逃避困难。
林翔华:急躁。
张建斌:同理心太重。

  • 4.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杜国辉:死亡、做不符合道德的事情。
陈   旭:失去亲人。
金   鹤:阿尔兹海默症。
刘   溪:失控。
许静芳:最恐惧因为没有选择权,为了某些目标而苟延残喘。
罗伟新:时间。
翁道逵:生活找不到方向。
陈   意:别人对我期望值太高,超出我的学识和能力范围。
林开辉:无所事事,闲得发慌。
吴严明:被时代抛弃。
李   晖:身体不好,不能照顾自己。

  • 5.如果有可能,你最想回到几岁的那一年,为什么?

杜国辉:10岁,童年的快乐。书很少,但是如饥似渴;有很多伙伴;奶奶还在,亲人也多,并且大家都没有那么多欲望。
陈   旭:18岁那年,填大学志愿的时候我可以选自己喜欢的专业,而不是听从妈妈的安排。
刘   溪:18岁,青春无畏。
王   宁:14岁(初二)那年,突然间醍醐灌顶,对我以后的学习和人生起了很大作用。
李   旭:不想回去,只想好好地往前走。
罗伟新:18岁,因为可以重新选择。
翁道逵:33岁,在考虑自己独立创业的过程中犹豫不决,决定后没有坚决执行。
林开辉:18岁,打篮球可以在空中飞!
魏   颖:我最想回到我刚来到上海的那一年(2007年29岁)。新的工作,新的生活对我来说都充满挑战,同时也充满希望。感受到压力的同时也充满了干劲,每天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在生活这场游戏中不停地消灭小怪兽。
李   晖:1995年。因为那年开始学电脑打字,我选了五笔字型,当时这个输入法比拼音输入法要快,但到了手机时代,我对拼音输入不熟练,在手机输入太慢了,浪费了更多的时间。这是一个趋势选择的错误。
肖世玲:28岁,新婚且事业上到一个台阶。
张建斌:18岁,无尽的想象力,勇敢地跟着感觉走。

  • 6.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杜国辉:经济基础、身心自由、身体健康。
金   鹤:友情和好奇心。
王   宁:自己的工作精神。
许静芳:个人能力、价值观、家庭。
李   旭:我最珍惜的是家人,但家人不是财产。
罗伟新:健康和知识的积累。
翁道逵:实务经验。
陈   意:自身的安全健康和家人。
尚   笠:别人对我的信任。

  • 7.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最快乐?

金   鹤:很多事情让我快乐;丰盈的人生有五颜六色的情绪体验,快乐只是其中的一抹红。
刘   溪:家庭聚餐。
王   宁:帮助别人获得成功。
翁道逵:和她一起世界各地旅行。
陈   意:每次出国回家,看到家人的时候最快乐。
林开辉:事业带来的成就感。
袁宏亮:赢得客户和竞争对手的尊重。
李   晖:跟女儿和猫在一起的时候。
张建斌:北京的大学时光。

  • 8.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杜国辉:开书店、篮球分析员。
陈   旭:我希望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导师,帮助那些优秀的有梦想的年轻人。
金   鹤:20年后才知道。
刘   溪:宇航员。
翁道逵:天文学家。
林开辉:企业家。
袁宏亮:老师、演员(maybe,没试过,感觉应该很有意思)。
李   晖:没有。
林翔华:公司CEO,带领团队一起挑战无限可能。
尚   笠:创业。
张建斌:宇航员。

  • 9.你从业路上最大的坑是什么?

杜国辉:我觉得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造成的,不存在所谓的坑。
陈   旭:2017年,公司股价暴跌超过80%,合伙人离开,留下一个烂摊子。
金   鹤:大坑都绕着走。
刘   溪:遇上猪队友。
王   宁:自己骗自己。
李   旭:很多,但跨过去的都不能称之为最大,永远有新的挑战。
罗伟新:过分相信别人。
林开辉:碰见不对的人。
林翔华:2016年刚接手安踏儿童时,团队中最高级别就2名高级经理,70名初级员工。
肖世玲:合伙人道不同、不相谋。

  • 10.你的至暗时刻是怎么度过的?

陈   旭:熬过来的,以前不理解做特斯拉的马斯克,现在特别理解他。
刘   溪:一个人待着。
许静芳:回到原点,找到初心,再次复盘这件事是否有意义是否值得坚持,找到力量。
李   旭:独自默默承受,一天又一天用时间把它熬过去。
陈   意:一般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我都会暂时放一放,去运动一下,打场网球或者踢场足球,出一身汗会排解很多压力,很多时候在运动过程中已经有了解决的思路了,然后洗个澡重新开始。
尚   笠:现在进行时。
肖世玲:独自哭泣后,擦干眼泪,调动一切资源去解决。
张建斌:独自一人去旅行。

  • 11.介绍自己人生中的一个时刻,你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强大?

陈   旭:没这么个时刻,我觉得我从来没有强大过,只是从不轻言放弃。
金   鹤:我一直知道自己很强大。
刘   溪:为母则刚。
李   旭:每一次把所谓的「至暗时刻」熬过去后,我都会意识到自已比想象中强大,并不是哪一个特别的时刻。
罗伟新:主导集团一个事业部的业绩,当时是最低谷的时候,坚持变革,使业绩发生根本性改变,我比想象中更强大!
翁道逵:律所快速成长到日本第六。
陈   意:2008年的某一天晚上,在加纳,自己家院子里,被四个非洲劫匪拿刀拿枪顶着,我很淡定地把身上的手机、现金全部给他们,过程中没说一句话,只有眼神交流,我感觉他们比我惊慌,然后他们拿了我的钱物仓皇而逃。我关上大门关上房门,跟住一起的同事商量下一步对策,然后睡觉,第二天找了房子搬走了。很多年以后跟家人说起这事,他们都吓死了。
林开辉:公司融资出问题,资金链快断裂的时候,坚持下来了。
魏   颖:在从技术总经理转型为商务总经理时,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和家庭压力,管理的员工从背景相对简单一致的技术人员变成了背景不一致、经验丰富的各个地区商务负责人,工作内容也与之前的技术岗位完全不一样,面对各种压力我仍然可以将工作和家庭平衡得非常好,照顾家庭的同时快速适应新的工作内容。
袁宏亮:TEDxSuzhou的演讲,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更强大,可以去影响和改变未来的能源变革,为更多的用户创造价值。
李   晖:为母则刚。
张建斌:一次遭遇电梯紧急故障,急速下坠掉入半地下,一直沉着冷静处理,最后撬开电梯出来。

  • 12.你事业的艰难一跃是怎样的?

陈   旭:没体会到过,我们做To B生意的,大部分是渐进式发展。
金   鹤:一步一个脚印,还没「跃」过。
李   旭:没有所谓的艰难一跃,只有咬着牙长期的坚持。
罗伟新:放弃在国有企业拥有的一切,跳槽到当时规模较小的民企。
陈   意: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时候不是艰难的,问题层出不穷,矛盾冲突叠加,但是我也没觉得因为艰难,就给自己找到了做不下去的理由。在海外,如果要讲为什么不行,365天每天的故事或者理由都可以不重样,但是只有一个是不变的,那就是必须要「行」。
袁宏亮:2015年被某知名机构耽误半年,有心栽花花不开。2015年11月几乎现金流断裂,产品问题极大,公司亏损近千万。12月遇上对的人对的企业,引入至公司成为产业投资人股东。一路走来,回忆七年的如履薄冰,2015年年底应该是最艰难的一跃。
李   晖:在传统媒体开始下滑的时候,45岁高龄离开了从业23年的国企和铁饭碗,从广州到上海加入了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现在回头看,这一跃让我重启了职业和人生,还是收获满满的。

  • 13.哪一刻,你从商人转变成为了企业家?

杜国辉:我现在还更多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思维,刚发愿要以一个企业家的标准要求自己。
陈   旭:从小受的教育是「商人重利轻离别」,所以自己没当过成功的商人。
王   宁:从没有想过自己是商人。
许静芳:我从来都不是商人。所谓企业家,我想是更多把企业的社会责任、团队成员的发展与利益、客户利益放在心中,他就在成为企业家的路上前行。
陈   意:我不是商人,也不是企业家,我是一个工程师。在海外工作中,我们经常用Engineering(工程师)的办法解决很多Politic(政治)问题。
尚   笠:我从未做过商人,我是从学者转变为企业家。
张建斌:没有清晰的时点,一直在转变中。

  • 14.重回校园,你目前的心境是怎样的?

杜国辉:期待、心潮澎湃、急切地渴望获得成长。提高专业,突破自己的边界,甚至能够设定人生新的目标和使命。
陈   旭:渴望通过和老师、同学的碰撞,找到很多管理问题的答案。
刘   溪:心悦神怡。
许静芳:期待。更加开放的环境、更加单纯的关系、有效率的知识获取都令人期待。
李   旭:兴奋,感觉到内心对学习以及对未来仍然像年少一样充满憧憬。
罗伟新:系统学习,从零开始。
翁道逵:平静中充满期待。
吴严明:渴求多补充知识短板。
袁宏亮:社会也是一座校园,学的方式、内容、目标不同而已,一直感觉活在不同的校园。在中欧校园,有一些期待,希望2年后能到达内心的彼岸。
尚   笠:轻松,亲切。

  • 1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杜国辉:爱人、曹德旺、皈依师父。
金   鹤:东野圭吾。
刘   溪:父亲。
王   宁:郎平。
李   旭:任正非。
罗伟新:母亲。
翁道逵:比尔·盖茨。
陈   意:罗杰·费德勒,谦虚、低调、勤奋、自律、爱家、永不言败、永不放弃……
袁宏亮:任正非,这个可能大家都佩服;刘金成,相互比较熟悉。
李   晖:想了很久竟然想不出来。
尚   笠:杰夫·贝佐斯。
张建斌:埃隆・马斯克。

 

● ● ●

感谢以下中欧EMBA2019级秋季班新生帮助我们完成问卷(排名不分先后)

李晖  上海一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
袁宏亮  沃太能源南通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建斌  海昌海洋公园控股有限公司CEO
林开辉  深圳法大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
陈意  上海外经(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魏颖  劳氏船级社(中国)有限公司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
吴严明  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林翔华  安踏集团安踏儿童总裁
陈旭  北京蓝海讯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溪  浙江凯恩特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宁  宁夏百新热力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杜国辉  北京迪信通商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金鹤  文思海辉技术有限公司首席人力资源官
许静芳  搜狗副总裁
尚笠  协合新能源集团执行董事
罗伟新  步步高集团高级副总裁/百货事业部总经理
李旭  广州佳都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肖世玲  广东惠州市纬世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
翁道逵  日本VERYBEST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