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的他放弃高管职位,返乡创业,如今成为疫情一线的“逆行者”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无数企业、组织和个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或捐钱物,或尽己所能为医院提供服务便利。在这个特殊时期,与医疗相关的技术和服务尤为引人关注。

今天,我们与大家分享九峰医疗创始人吴文辉(EMBA 2005)的故事。2015年,45岁的他辞去西门子高管职务,返乡创业,希望帮助基层患者免受漏诊、误诊之苦。他创办的九峰医疗,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基层卫生院读取医学影像,快速准确地为百姓诊断病情。如今,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的当下,九峰的诊断服务为当地基层初步筛查病例、控制疫情提供技术支持,而这也让吴文辉深感欣慰。

在人类抗击疾病的进程中,吴文辉也许只是一位平凡的创业者。但正是因为有了许许多多像他一样怀着使命感的人,在疫情笼罩的阴霾之下,我们仍可以看到希望的光芒,充满前行的力量。

吴文辉
中欧EMBA2005
江西中科九峰智慧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2020年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在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一辆贴着“九峰医疗‘新冠肺炎’援助车”标识的大巴在街道中穿梭,为当地居民提供疫情病例的初步筛查。

春节来临之前,麻丘镇迎来了1400多名返乡人员,其中有人曾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工作过。大年初一,有人出现发热症状,不排除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然而,当地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已经不堪重负,加上城乡道路不通,给诊断和治疗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得知这一情况后,九峰医疗主动向南昌市高新区政府请缨,为发热患者提供上门义务检测服务。

这辆贴着“援助车”标识的大巴正是九峰医疗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体检车,车上配备了高端数字化X线检查设备,可以随时随地深入疫区,为发热隔离患者及时完成相关检测。接入5G网络后,可以实现医学影像在体检车与云端服务间的快速传播,同时配合影像专家实时生成筛查复核报告,为进一步的医学观察提供可靠依据。


九峰医疗移动体检车及随行团队,左三为吴文辉

随车进入疫区的团队中还有九峰医疗的创始人吴文辉。他表示,随着武汉返乡人员回到乡镇,九峰针对可疑人群,提供上门的拍片以及即刻读片服务,能够减少患者的流动性,降低疫情传播风险,同时将筛查下沉到基层,为控制疫情做出贡献。

而他在这一过程中最深的感触是,中国的基层缺少好的医疗资源,老百姓十分渴望得到公平的医疗服务。

截至2月4日下午4时,九峰医疗通过在乡镇医院部署的智能系统+远程互联互通专家复核闭环服务,已发现19例DR(直接数字平板X线成像系统)胸片征象疑似新冠肺炎病例。经当地上级医疗机构进一步检查,已有3例确诊为新冠肺炎。

目前,九峰也正在与国际上先进的多能探测器厂商合作新一代的DR探测器,这将为新冠肺炎的诊断带来突破性进展。吴文辉告诉我们,在接下来的抗“疫”工作中,九峰的重点还是在乡镇基层,因为那里的医疗资源更为薄弱。

1/ 中年创业,完成心中梦想

创办九峰医疗之前,吴文辉曾在西门子工作了20年,职位也做到了东北亚区(包括大中华区和韩国)医疗业务领域总裁。

2015年,45岁的他放弃高管职位,返乡创业。九峰医疗通过人工智能互联互通技术,赋能中国的基层医疗。乡镇卫生院只需低价购买他们的诊断服务,便能通过机器读取胸片等医学影像,诊断病情,既提高了准确性,又节约了成本,还免去了老百姓四处寻找名医的苦恼。

吴文辉将创业者分为两类:一类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为了一个简单的梦想而创业;另一类则是因为肩负使命。他说自己属于后者,因为“有件事情一定要做成”。

吴文辉的母亲曾是家乡卫生院的院长,因为基层缺医少药,她带领大家用鱼腥草蒸馏做试剂,帮助乡亲们省钱,想办法治病。这些事情,吴文辉从小便看在眼里。

1995年,母亲因患脑溢血需要进行开颅手术,但县城却没有CT设备,省城医院则相距100多公里,需要在石头路上开车三四个小时,家里人最终选择了放弃。当时在国外出差的吴文辉赶回家时,母亲已昏迷不醒,第二天就去世了。10年以后,县城有了CT设备,却没有及时诊断出吴文辉父亲的病情,等到做病理切片时,发现已是鼻咽癌晚期。

这两件事对吴文辉的影响特别大,此前一直在西门子非医疗部门工作的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挤到医疗部门去”。

吴文辉从售后起步,不断对西门子的服务进行创新,甚至为公司打造出了金牌业务。凭借出色的表现,他被多次提拔,岗位也从售后转到售前,再到市场,最终到综合管理,一路晋升为西门子东北亚区医疗业务领域总裁。

“虽然我在西门子一直做高端的工作,和三甲医院打交道,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情结。”吴文辉说,“基层医院的很多患者都和我父母一样,会面临很多漏诊、误诊的可能,我就想着怎么可以通过科技的力量去帮助这些人。”

“最后四年做到CEO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有梦想。那个时候不叫梦想,应该说是一种使命感。”他说。

2/ 意料之外的难关

2015年,吴文辉的创业之路正式开启。他将公司命名为九峰医疗,很多人猜测“九峰”是“专门找人起的”,因为“九”是个位数中最大的数字,“峰”是最高的意思。但事实是,吴文辉母亲年轻时曾在九峰林场工作,因为得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才被安排到公社卫生院做院长。

“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名字,代表着高科技赋能基层医疗,来帮助像我母亲那样的患者。”他说。

在吴文辉看来,人工智能赋能医疗的最大入口就是影像,因此他将公司的切入点放在诊断领域,希望利用科技帮助乡镇卫生院读取医学影像,快速准确地发现病情。

尽管有医疗方面的储备,也模拟验证过技术的可行性,但当吴文辉真正开始创业实践的时候,还是发现低估了其中的难度。

“人工智能听起来高大上,但是在医疗领域落地特别难。”吴文辉说,“很多人觉得,围棋比赛里计算机都已经战胜人脑了,人脸识别的技术也已经广泛应用了,读片子,医生怎么能比得上计算机的水平?但其实,这个领域非常难。到2019年底,人工智能在医学放射影像诊断方面的应用,全世界都没有发出一张三类证来。”

他进一步解释,这里面的难度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游戏规则。围棋的规则很简单,计算机可以用算法高效处理这些规则。人的脸部有清晰的特征,只要管理好十几对参数,就能达到高质量的识别效果。但是胸部影像没有固定的特征,有时一团棉絮、一个尖角、一个空洞,不一定就代表某种疾病。同样的症状可能是不同的疾病,同一种疾病也可能有不同的症状。

第二是金标准。一个特征是不是代表肺癌,谁说了算?机器学习要根据人输入的数据来得出结论,但是医学里又有一个问题,金标准的设定很难。

除了技术之外,基层推广也是一个难题。有段时间,吴文辉见了100多个投资机构,都被对方婉拒了。一来他们考虑到乡镇卫生院收入很低,负担不了人工智能的软件费用;二来与乡镇卫生院合作能否开发出领先的技术也是个未知数。

他坦承,刚开始创业时,自己只想着怎样解决基层医疗的问题,甚至没有想过公司能不能盈利,是个“很不职业的创业者”。 

3/ 国际赛事夺得全球第一

技术和推广的难题一直困扰着吴文辉。直到2018年,九峰团队在斯坦福大学MURA(骨骼X线数据集)大赛中夺得算法全球第一,他这才觉得“放心了”。

“这表明,即便我们用乡镇卫生院提供的数据,用基层拍出来的片子进行标注,通过严格训练的算法,同样可以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三甲医院用的都是西门子的设备,拍的片子也很清晰,如果用它们的数据,算出来的结果是会好一些,但是鲁棒性(容错率)差。基层用的不是进口设备,片子质量也不是很高,好的算法用在差的片子里,质量马上会下降,读不出来。相反,假如一个算法在差的片子里都能读得好,那么再去读质量高的片子,就轻而易举了。”吴文辉说。

2019年,在斯坦福大学发起的CheXpert国际竞赛中,九峰团队再次夺冠。这一次的参赛团队从几十家增加到一百多家,微软、IBM等国际知名企业也都参加了比赛,竞争更加激烈。九峰的胜出,进一步证实了其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科研实力。

在商业化的问题上,九峰也找到了突破口。既然卫生院无力承担人工智能的软件费用,那么九峰就向它们售卖诊断服务,一次服务只收取10元左右的费用。对九峰来说,人工智能软件只有研发成本,没有边际成本。中国基层卫生院每年诊断服务的市场规模约有44-45亿次,这能够保障九峰通过提供服务获得丰厚利润。

技术难题解决了,主流基金也引进来了,用吴文辉的话说,“九峰生存的第一道难关解决了。”

目前,九峰的团队中既有做人工智能的算法科学家,也有大量的全职医生。中国顶级的放射科教授全职带队,为疾病的诊断设定标准。现在,九峰处理的胸片有100多万张,标注的有30多万张,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影像胸片数据库。

4/ 创业就是“革自己的命”

谈及从高管转型为创业者的感受,吴文辉说,改变非常大。“如果我将来去做投资人,我可能不会去投那种以前是高管的创业者,因为太难了,你得‘革自己的命’。”

在他看来,高管都手握资源,习惯于制定战略和规划,但创业是反人性的,要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活下来,要将技术落地,要去解决问题,这些都是高管很难做到的。“如果过不了这一关,就很难。”

吴文辉这样形容自己创业前后的改变:以前坐头等舱,现在坐经济舱甚至高铁;以前住五星级酒店,现在只看酒店是否干净卫生;以前助理一大堆,现在卷起袖子自己干。但他补充说,如果高管能把自己改造完毕,他们的后发力其实是很强的。

作为一名60后创业者,吴文辉认为自己这一代人身上都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有一种想让中国更加国际化的使命感。

在中国,我比不上很多的企业家,甚至都做不了他们的学生,但是在帮助中国走向国际化方面,我觉得我有使命。让一个中国企业在民族品牌的长河中,长时间生存下去或者成为一颗发光的‘星星’,是九峰以及我个人的使命。”

吴文辉说,时代也赋予了创业者以难得的机遇。从大的层面看,国家鼓励创业创新,为创业者提供了政策支持。其次,分级诊疗的开展,给了九峰这类科技企业赋能基层的空间。另外一个政策就是精准扶贫。“扶贫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是真真切切、真刀实枪地在干。目前的贫困人口中,大概一半是因病返贫、致贫,解决看病问题是扶贫的一个攻坚战。”

2019年,九峰医疗入选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整个中国社会在往前走,在进步。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国际化。将来的中国一定更加国际化,九峰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企业。”吴文辉说。

5/ 服务到一亿人次,再给自己打个及格分

最近两年,九峰正在将“数字肺技术”进行落地,计划在呼吸道疾病领域发力。

吴文辉解释说,呼吸道疾病是发病率最高的几大系统疾病之一,肺癌是发病最多的癌症之一。呼吸道疾病的诊断比较依赖影像,像支气管炎、肺炎之类的疾病都会进行拍片,因此九峰的技术储备可以惠及到更多人群。

与此同时,基层医疗的问题不仅在于缺少医生,还有如何应对雾霾带来的健康隐患,而雾霾的影响至少还需要5-10年才能看到,因为呼吸道癌症有一个漫长的发病过程。

当被问及九峰发展到什么程度才算成功时,吴文辉说:“首先,它一定是大范围解决了普通老百姓的医疗问题,有非常扎实的临床附加值;如果必须要有一个数量,我觉得要服务到一亿人次左右。第二,从成为一个伟大公司的角度来说,它一定是一个不仅在中国,还要在全球都有影响力的公司。”

“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给自己打一个及格分吧。”他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