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仰望星空的姐姐,拥有乘风破浪的人生,“北斗女神”王莉的航天强国梦

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1周年,也恰逢中秋佳节。当我们欢度“双节”之时,千万不要忘记有这么一群为祖国强盛而默默奉献的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研发,只为打破国外对于卫星导航技术的垄断,早日实现中国的航天强国梦。随着今年6月北斗导航系统的全球组网成功,北斗人26年的心血终于开花结果——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时空基准”,中国在卫星导航技术上再也不受制于人。

作为最早参与北斗系统总体论证和设计的成员之一,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国际合作中心(简称“国合中心”)主任王莉(中欧EMBA2009)深知其中的艰辛与不易,她为此倾注了30多年的心血。在这国庆中秋喜相逢的日子里,让我们走进这位北斗人的世界,来一起听听她的故事吧。

王莉
中欧EMBA2009
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国际合作中心主任

1/“我一直在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10、9、8……3、2、1,点火!起飞!”6月23日上午9点43分,随着一声巨响,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成功发射升空;大约30分钟后,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至此,30颗北斗三号卫星环绕地球,标志着我国提前半年完成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

“当我看到卫星太阳能帆板成功展开的画面,看到北斗收官发射圆满成功的‘大红屏’,内心的激动无法抑制。”和所有北斗人一样,王莉在看到火箭升空的那一刻无比自豪。

在收官发射当日,王莉做客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担任北斗卫星发射直播和特别报道节目的讲解嘉宾,“如果不是为了执行收官发射直播任务,我原计划会赶赴西昌,与我的同事们共同庆祝。”

“虽未能在现场见证这一历史时刻,但我仍为北斗人不负祖国和人民重托,终于完成了时代赋予的重任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为了实现中国的航天强国梦,北斗人的确不辱使命。自北斗系统立项以来,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实现了“三步走”的发展目标:2000年建成北斗一号试验系统,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2012年建成北斗二号区域系统,为亚太地区提供服务;2020年建成北斗三号全球系统,实现了北斗人孜孜以求的“全球梦”。

作为第一代北斗人,王莉从80年代初走上工作岗位,就投入到我国的航天事业中,也是最早参与北斗系统总体论证和设计的成员之一。1985年,她便参与了当时名叫“双星快速定位通信系统” 的总体论证和演示验证,这也正是北斗一号系统的前身。

在此后近20年里,王莉一直投身于北斗系统的设计论证和工程总体工作中, “从我们着手建设中国人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那一刻起,我就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王莉期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今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宣布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这意味着,从1994年北斗系统启动建设起,历时26年,中国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

2/ 唯有自主创新才能掌控命运

虽然顺利完成了发射任务,但王莉坦言准备的过程一点也不轻松。今年北斗收官发射正值疫情期间,多支试验队伍、数百名科技人员需要进入发射场,组织实施过程因此一波三折,“大家既要打赢组网收官战、又要打好防疫攻坚仗,两条线都不能出问题”。

在王莉看来,疫情防控只是北斗组网发射过程中的“小插曲”,真正的难题其实是技术和人才,“北斗系统建设刚起步时,既缺技术又缺经验、既缺经费又缺人才。但北斗人深知,核心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引进仿制的路子也走不远,只有坚定不移地走自主创新之路,才能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为了掌握自主技术,北斗系统在发展过程中历经曲折。王莉介绍,在北斗工程起步之时,美、俄两国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国际电联分配的传统黄金频率资源,为了争取空间频率资源这种“不可再生”资源,中国经过艰苦谈判,终于在2000年推动国际电联在L频段辟出两小段资源作为中国的卫星导航合法使用频段。

问题还远没有结束。按照国际电联规定,申请新资源使用权的国家必须在7年有效期内发射导航卫星,并成功接收传回信号。为此,北斗工程团队赶在2007年2月底前完成卫星研制,但在临发射前卫星上的应答机突现异常。为确保万无一失,北斗人果断将已矗立于塔架的星箭组合体拆开,取出卫星应答机,72小时不眠不休最终排除故障,卫星也顺利发射升空,“等收到这颗卫星的信号时,距离频率失效时限仅剩4个小时……”

国产化星载原子钟的研发同样不易。星载原子钟是导航卫星的“心脏”,其性能对系统定位和授时精度具有决定性作用。北斗工程建设之初,全世界只有少数国家有能力研制高性能星载原子钟,但都有严格的出口管控,因此进口存在诸多困难和不确定性。

为尽早“让中国的北斗用上最好的钟”,北斗工程总体成立三支研发队伍同步进行攻坚。不到两年时间,他们就自主研发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原子钟,彻底解决了星载原子钟的供给问题,很快北斗卫星上便批量搭载了完全国产化的星载原子钟。

3/“北斗是我一生的事业和追求”

在一代代北斗人的努力下,如今北斗三号的所有部件和核心器件,都已达到100%国产化。

不仅如此,组网成功后的北斗系统,可以向用户提供全天时、全天候、高精度全球定位导航授时服务,以及星/地基增强、短报文通信、国际搜救、精密单点定位等特色服务。在今年疫情期间,北斗系统就直接为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的建设提供了高精度测量。

“北斗30余年的发展,有过艰难困苦,但终究圆满成功。每一次成功发射的欢腾,每一次完成论证的欣慰,每一次不言放弃的坚守,每一次受到肯定的激动,都铭刻了北斗人不忘初心的奋进画卷。”一路陪伴北斗从0到1,王莉几乎倾注了全部心血。

在长期从事工程总体技术工作后,王莉于2003年转到了企业的管理岗位,担任中国东方红卫星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一职,主要从事北斗创新应用与市场推广业务;2009年,她又调任中国航天工业科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致力于中国航天的国际化发展;两年之后,她受聘兼任国合中心主任,走上了推动北斗国际合作化发展的舞台。

“可以看出,从北斗的工程建设、应用推广到国际合作,我的职业生涯与北斗缘分不浅,北斗的确成为了我一生的事业,我也将北斗视作一生的追求。

就像大多数仰望星空的航天人一样,王莉也是个喜欢接受挑战的人,但同时也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她的职业生涯历经多次角色转化,可以说每次挑战都不小,但她总能调整好自己的角色定位,不断学习和改善自己的知识结构。

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王莉选择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课程进行深造。她认为,在中欧不仅能学习到经营企业所必需的知识技能,还可以拓展自己的国际视野,参加高水平的论坛和讲座,进行激烈的“头脑风暴”,以及拥有难能可贵的同学友情……

“我相信,只要认真付出,就会有收获,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4/“北斗女神”,拥有不被定义的人生

生活中的王莉是一个谦逊而内敛的人,出生在江苏溧阳的她在父亲的指引下走向了航天之路。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王莉在父母的鼓励下参加高考,并选择了人造地球卫星大地测量专业。1982年大学毕业,她被分配到北京跟踪与通信技术研究所,从事航天测控总体工作。从此之后,王莉与中国的航天事业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她很不要命的,为了她的航天梦,她希望在她的整个航天生涯中能尽她全部的力量把这块做出一些成绩来。”中国航天工业科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杨晓露曾在接受“常州新闻”采访时直言,王莉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强人”。

一心扑在工作上,身为母亲的王莉并不能全身心地照顾家庭,“对于职业女性而言,家庭和职场是两难的选择,于我而言,应该算不上是一位好太太和好母亲,只能做到尽可能兼顾,不过家里人也非常理解和支持。”

在北斗系统任务顺利完成后,王莉终于有了些许休息时间。趁着难得的空闲,她补看了一期此前的热播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一期恰好是杨澜作为嘉宾一起共同主持,对于有关“女性应该由自己来定义自己”的话题,王莉深表认同。

 “如今,女性愈加自立、自信、自强,自己的人生不被也不需要由他人来定义。以我熟悉的航天事业为例,女性科研人员担当关键岗位的数量不少,并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北斗人中,有若干优秀女性被称为“北斗女神”,王莉也常被人如此称呼。但她却谦虚地认为,像刘洋、王亚平这两位进入太空的女英雄航天员,以及许多幕后的航天姐妹,她们才是真正的“女神”。

 “我们见证着中国由航天大国迈向航天强国的速度和高度,也共同经历和见证着中国航天事业中女性智慧的贡献、女性力量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