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斌:中国人把泰式SPA开回泰国,是种什么体验?

郭斌今年52岁,但与他交流,丝毫不会将他与“年过半百”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他思维活跃,新想法层出不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爱折腾”。但实际上,他的每一份工作经历都在10年左右,算得上“长情”。只不过,他恰好在30岁、40岁、50岁左右的时间点,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当我们问他,五十岁是不是知天命的年纪,他立刻回答:不存在!因为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今天,我们就跟随泰合玺健康科技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HEMBA2021级郭斌同学的脚步,去回顾他的“折腾人生”。

郭斌海报


三十而立
公司上市 我选择了跳槽

郭斌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大学专业是服装设计,当时梦想是创立自己的一个服装品牌。毕业后,他进入了南京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下称“南纺股份”),从普通销售员做起,一路做到海外分公司的营销总监。

2001年,南纺股份在上交所成功上市,也就是这一年,郭斌决定离开公司,自己创业。“三十而立,当时就觉得,不能再按照这样一种单一的生活节奏消耗自己的生命”,郭斌回忆说,在公司近10年时间,他主要负责外贸,每日奔走于国际市场,忙于在国内寻找更多供应链,为接到更多订单去接触客户,让他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重复人生。

是时候开始一份自己的事业了,郭斌决定。2001年,在此前工作经验的基础上,郭斌创立了南京联织纺织品有限公司,虽然主营业务同样是将纺织品出口到日本、韩国等东南亚国家及欧洲市场,但郭斌想做点不一样的。

契机来源于一次日本之行。郭斌了解到,日本人身着的和服,又被称为吴服,这一称谓源于三国时期,因东吴与日本的商贸活动频繁,将纺织品及衣服缝制方法传入日本,故而得名。“听到这个典故的当下,我有一种亲切感。但了解下来,日本和服的大部分供应商来自日本本土、韩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来自中国的并不多”。

和服

瞄准这一点,郭斌获悉日本本土和服供应商的排名,最终选择和第五名合作,“已经做到第一名了,自然不会在意和我们的合作,我记得第五名是一家叫脇坂和装的公司,在与他们沟通的过程中,我感觉他们有一份想当第一的梦想和冲劲,这也让我下决心和他们合作”,郭斌如是分析。

接下来要考虑的是,靠什么占领更多的市场?除了彼时中国制造拥有的价格优势之外,郭斌认为自己的优势还在于品质和服务。“一开始我们的品质是不如韩国和日本的,但依托于中国强大的制造业环境,我们从面料、做工,甚至是一个包装袋、一双拖鞋,我们都能够精心提供,这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优选择”。

短短两年时间,郭斌帮助合作伙伴——脇坂和装做到了日本和服市场的第一名,占领日本和服浴衣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至今想来,郭斌都觉得那是段神奇的经历。“当然,那段时间,日本的工匠精神、顾客思维也让我感触颇深,获益良多”,郭斌回忆说。


四十不惑
转换赛道 把泰式SPA开回泰国

第一的喜悦,固然给郭斌带来了极大的成就感。但随着和服制作的赛道越来越拥挤,再加上和服市场的体量不增反降,郭斌的事业再次来到了“十字路口”。

彼时的郭斌,更多是在思考另一个问题:现在的这份事业,真的能有可持续性的发展吗?服装产业,或多或少会涉及到印花和染色,长此以往,企业环保成本上升不说,给地球造成的破坏更是不可逆的;而之前数十年的工作,让郭斌感觉身体被透支,特别是当年过四十,他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长远的考量:当下是我应该做的事吗?我的下半生应该做什么?

在这样的思考中,郭斌开启了一次泰国之行,偶然进到了一家泰式SPA店,瞬间被折服。“体验之后,洗去了我旅行的疲惫,也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郭斌说道,“进一步了解才知道,泰式按摩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手法来源于印度,同时还吸收了中国传统的推拿理疗和中医保健的相关原理”。

郭斌2

把它带回中国来,让更多人能够享受到这一更健康、更有品质的休闲方式。抱着这样的初心,2013年,郭斌在老家南京开了第一家泰合玺门店。但新事业并非一帆风顺。彼时,国内的身体美容、健康行业虽然体量较大,但良莠不齐且缺乏头部品牌,认知度、信任度不高。国内消费者是否能接受,这种商业模式是否成功,都是未知数。“一开始在南京我们也是在做市场验证,行业发展滞后的背后,从另一面来看也是机会,意味着你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头部品牌”。郭斌认定,只要自己做的事有价值,总会得到市场认可。

但什么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何打造差异化的价值?在郭斌看来,既不是店里新引进的科技化设备,也不是新学会的技术手法,真正核心的还是企业的人和组织。“我们坚持先人后事,人对了,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所以在选人上我们进行了标准化的筛选,在经过系统化的专业培训后,他们才能更好地服务顾客个性化的需求,这对于提升顾客的忠诚度至关重要”。

当然,人对了之后,无论是来自原产地的饰品和家具,还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泰式香薰,郭斌和团队都力争从五感给予消费者最放松的环境和最贴心的服务。8年时间,门店从1家增长到60余家,为数百万人提供了原汁原味的泰式按摩服务。

2017年,郭斌决定在泰国开一家门店,他笑言,这是一个“调皮的想法”,“当初我把泰式按摩从泰国带回到中国之后,经过多年发展,泰合玺实际上已经成为中泰结合的产物。我想验证一下,我们的经营模式到泰国是否也能存活,这也是我们在国际化经营发展道路上的一次试水”。

奖状

令人惊喜的是,2019年,泰合玺在第一届泰国清迈文化节中,就获得了清迈SPA文化大奖的殊荣,在全球1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百个SPA品牌的角逐中脱颖而出。“大赛会对门店环境、服务项目、店员手法、企业文化等多方面考察,这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是一个鼓励,也是对我们推动泰式SPA文化多元化传播、促进中泰文化交流工作的肯定”。


五十,不知天命
回归本质 与生活下一步“本手”

郭斌是一位围棋爱好者,他喜欢的棋手——被称为“石佛”的李昌镐,热衷于下“本手”,这一招的特点在于:这步棋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如果不走,需要时又无法补救。郭斌将之理解为,防患于未然,放眼长远利益。

对于服务行业来说,常常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平衡服务的标准化构建和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标准化包括产品的标准化、服务的标准化和管理的标准化,因为只有做到标准化,才能够进行快速地复制;但对于C端客户来说,存在不同的个性化需求,这二者之间如何平衡,对我们来说是一大考验”,郭斌解释道。

什么才是服务业的“本手”?在郭斌看来,一切还是需要回归本质,那就是你所做的事,是否能够给顾客带来价值?一切的创新、工具、形式是否可取,这应该是评判的底层逻辑。“早期我们的服务体验项目被顾客认可,但客户端的需求是不断提升的,我们就需要不断去提升自己,去想顾客需要什么”,郭斌认为,消费者选择走进泰合玺,最直观的感受是累了、乏了抑或身体不舒服了,特别是年轻人亚健康的状态不在少数,市场需求只会越来越旺盛。但服务不能浮于表面,很多时候需要一对一沟通后,才能了解,顾客是肩颈不舒服还是睡眠不好,亦或是有肠胃、胆经等调理的需求。这就需要有更多产品的延伸和服务项目的开发。

精油

精油产品的开发,是泰合玺的策略之一。为了针对顾客不同的需求,提供不同的优质产品,泰合玺在上海和佛山分别建立了两个精油实验室,在优质的种植基地和产区,研制出不同功效的单方植物精油;数字化转型是另一步棋,通过线下门店引流,再以社群的形式与用户进行更快捷、更低成本的触达和沟通,从而根据他们的诉求快速反应做出调整;线上下单同样能够看出泰合玺的用心,无论是项目、时间、偏好,用户都能一一勾选,这些数据经过采集、分析,再反馈到用户需求上。

就在大家认为,50岁之后的郭斌会“安分”地经营他如今的事业时,2021年5月,郭斌选择就读中欧HEMBA课程。从服装外贸到大健康,拥有数十年服务业从业经验,为什么还想要回到学校读书?这是我们好奇的。

“过去创业,更多基于自己的经验和勤奋,也走了太多弯路,掉过太多坑,自己并没有一整套能够支撑自己事业的体系”,郭斌感慨道,看到HEMBA的招生信息后,他就被深深吸引,课程中无论是数字化转型、组织赋能还是领导力提升,正是他当下所需要的。

未来

未来10年,郭斌定下了Flag——开出1000家门店,在全球有20家优质植物产区的生产基地,支撑精油和草药样本的供应链。“创造健康美好的生活方式是我毕生追求,这件事本身是有价值的,学习HEMBA以来,我对未来更有信心了,相信有了知识的赋能,我会做得更好”,郭斌信心满满。

那么,作为一个爱折腾的人,会因为年龄就停下脚步吗?“折腾不止,精彩继续”,郭斌如是回答。

底图

作者:
May
编辑:
M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