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小仙女”的佛系人生

我叫李佳颖, MBA2020级最“佛系”的学生。最近开始健身,但是跑步的速度还是赶不上食堂上菜的速度,开学6个月,我胖了八斤。今天由带大家了解我是如何“佛系”进入中欧并成功survive的。

面对我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妞儿,爸妈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被请到学校谈话。初中时期我唯一愿望就是成为全校最酷的崽:当其他同学都在埋头准备中考时,我幻想着组建自己的乐队,背着把吉他找教导主任要排练房,写了几首歌也成了北京中学各大活动的常驻嘉宾;高一文理分班的时候我又天天搞社团,想着把十一学校的电视台搞成北京第一,后来成功和中欧隔壁的上海平和一起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学生电视台峰会。高二为了给自己换台电脑,和几个朋友创业去卖校服熊,最后不仅赚够钱买了电脑还意外让贝克汉姆在参观北京二中的时候收到了我们的产品。回过头来想想,挺酷的。

因为这些“壮举”,我成功引起了校长的注意,也最终被请了家长。我依稀记得校长语重心长地对我妈妈说:佳颖其实更适合国外的学习生活。

听取了校长的建议,我考取了美国排名第七的私立中学The Hockaday School,并成为了这所贵族女子学校里唯一的平民。以前互联网告诉过我世界上2%的人掌握了全球80%的财富,但没人告诉我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和精神毅力可以好到每天学习到凌晨四点。这段特别的中学经历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心态,接受了大家“生而起点不同”的事实,也明白很多事情无法强求,唯一可以把握的是尽自己所能好好努力。这种“佛系”的心态伴随了我往后的人生。

大学时我一心想着早点毕业挣钱、攒钱读研,于是就一边做着五份实习一边两年半读完了心理学和大众传媒两个专业。毕业后我来到哈佛大学成为心理学教授的研究助理,顺便碰碰运气找找工作。碰巧在做研究时复星公司前来招聘。碰巧它刚在以色列投资了AHAVA。又碰巧我学习没有哈佛的同学好但比他们懂护肤品。所以就这样,我阴差阳错跟着复星最年轻的MD去了上海,半只脚踏进了投资行业,一干就是四年。虽然投过几个项目,做过500多个商业尽调,但也常因为没有系统学过财务,导致写报告不专业而被领导挑剔。后来又尝试学习CFA但难到头秃,思来想去,发现多读书来提高一下学历的同时夯实自己的财务背景才是最靠谱的。

选择中欧的逻辑非常简单。首先,因为我已经积累了四年的工作经验而且希望可以同时提高金融能力和管理能力,所以相比金融研究生选择MBA更适合我。再者,我未来会在中国工作,需要更多了解中国经济环境和商业发展,所以选择在中国读MBA。中国的MBA排名靠前的学校是中欧外加清北复交。在项目类型选择上,考虑到非全日制项目的战线太长而且就读期间很难有完整的周末来平衡,我选择只考虑全日制MBA。综合各学校的项目排名、教学理念、师资和校友资源、连续四年稳居全球前十的中欧MBA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关于申请,我个人的体会是面试非常重要。因为上学的时候采访过一些名人,包括像文艺圈的林俊杰老师、商界的左晖和李厚霖先生、体育圈的庄则栋和王治郅先生、资本圈的徐小平和熊晓鸽老师,所以我很习惯于在压力状态下进行问答。虽然自认为GMAT成绩没什么竞争力,但因为自己面试发挥不错所以也拿到了奖学金。

比起其他学校的MBA面试,我觉得中欧的面试氛围更加友爱。中欧的面试意在帮助学校找到申请人当中最有潜力成为未来领导者的候选人。中欧的面试官提前认真了解了我的教育和工作背景,面试时所提的问题紧紧围绕我的生活和经历,从而更具体全面地了解我是一个怎样的个体。关于面试的准备,我的建议就是有趣且真实地作答,让教授看到你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并且多举些生动的例子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正所谓“Showing, not telling”。我记得当时面试我的教授问我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我拿出手机上提前准备好的以前的绘画作品,分享了自己作为业余画手对于用画笔进行创作的热爱。听到对面传来的“Wow”的时候,我暗自开心,这波好印象应该稳了。

在中欧你能拥很多不同的生活学习方式:你可以参加各种社团组织的论坛和公司参访;可以加入学生会发挥能动性举办各种有趣的活动;可以和学姐学长以及导师校友谈天说地;可以在戈壁挑战自己的毅力……而我,抱着来中欧MBA好好学习财务管理知识的目的,除了想上遍所有经济和金融学的课、就只想读遍图书馆里免费提供的书。从开学到现在我从学校借了24本书,平均一周一本。学校经管类书籍真的很全,从古至今,应有尽有。而且哪怕是毕业了,作为校友也可以从学校图书馆借书,真的是超值的资源。

我参加的为数不多的社团活动就是红枫合唱团,在这里重拾自己声乐九级的状态,也结识了一群有爱又文艺的中欧人。最近的目标是跟着同学们好好跑步锻炼身体,为毕业后努力工作加班积蓄体能。毕竟我想再读个博。

最后想给大家稍微上一下价值,也是我最真实的体会。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找到内心的宁静,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努力就行了,不要因为别人的条件或选择而产生焦虑,这也是我一直所坚持的“佛系”心态。我没有想要改变世界的宏伟梦想,只想凭自己对所爱之事的坚持和敢作敢当的勇气坦坦然然又轰轰烈烈地活一次就够了。与君共勉,希望大家都可以过出自己想要的人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