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同摄影,都是一场关于减法的艺术

想要拍到最美的风光,
就要做好付出努力和耐心的准备

真正爱上摄影大概是在2013年。那时候我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中,人一门心思只想一件事的时候很容易会“疯掉”,当时就想找个事儿让自己从单一轨道里抽离出来。

摄影是一种光和影的艺术。要想拍到最美的风光,就要做好付出努力和耐心的准备。往往当别人休息的时候你已经在路上了,当别人进入梦乡的时候你可能还在外面摸爬。

去年我和朋友去了加拿大的黄刀镇拍极光。大家都非常兴奋,顾不上吃饭,一下飞机就直奔山头美景去了。当时天气特别冷,因为隔着手套调设备很不灵活,大家纷纷摘了手套光着手去调。摄像器材上那些金属旋钮在寒冷的天气里,手摸上去真有些刀割的感觉。当时每个人都冻得直蹦高,但是谁都不愿意回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手上长了冻疮。

有句老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当你遇到一件很想做的事儿,你愿意抛下无关的念想,投入时间精力和金钱,这种感觉是非常棒的。

品质和个性
是消费者关注的两个关键点

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美好的事物。在过去,我们追求富足的物质生活,当我们物质足够丰富的时候,人们开始追求品质和个性。但品质不等于奢侈,东西要足够好。就像我手中的这只莱卡的老镜头——光之子。

这是一只历史上曾经得获得过满分评分的镜头,虽然年代久远,解析度也不是那么高,但它成像的色彩、氛围,就如同一幅油画一样,非常迷人。

随着人们生活理念的改变,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健康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进入体育休闲、智慧医疗等产业。

人生与摄影,
都是关于减法的艺术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北有个传统,希望小孩大学毕业后要去当官,衙门口越大越好。1987年,我从人大毕业后去了国家人事部工作。工作几年后,正好联合国基金会有个海外留学的机会,我用四个星期封闭的时间准备GRE考试,申请了七所美国的学校,后来去了耶鲁大学读博。

在来中欧前,我曾在芝加哥做了三年咨询,为可乐、卡夫、宝洁这样的大公司做营销模型开发,后来又到可口可乐美汁源负责营销战略规划工作。

年轻时候顺风顺水,觉得自己好像无所不能,非常好胜。就连开会时领导第一个表扬的不是你都很难接受。也许年龄真的是个很好的药方,随着年纪渐长,30多岁的某一天,我忽然就意识到人应该要有勇气坦然接受自己的不足。所以,现在如果别人走在我前面,我是真心为他鼓掌,一点儿也不纠结。

当你真正松弛下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该做的事情一样可以做得更好。

常常有人问我,怎样才算一份好的工作?我觉得既可以满足自己的兴趣,又可以给你和家人一份体面的生活,这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选择。从回国到现在,做教授15年了,我到现在还是很享受这份工作。

这些都是摄影教给我的,人生和摄影都是一场关于减法的艺术,有时候换个角度看世界,你会得到别样的精彩。

作者 | 王高
编辑 | 梁赛楠
转载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官方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