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得了挖掘机 做得了CEO 技术创业更要深耕产业

创业营11期Banner

▌最近《财富》中国发布的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中,三位中欧创业营的校友上榜,他们分别是拓疆者创始人兼CEO隋少龙,ONES创始人兼CEO王颖奇,栈略数据创始人兼CEO刘戈杰

巧合的是,三位校友有着三大共同标签:连续创业者、名校毕业、技术出身

  • 拓疆者隋少龙,斯坦福高材生,特斯拉工程师,一头扎根无人挖掘机行业,以工地为家,以泥地为榻,以挖掘师傅为伴,迅速摸清行业再智能化改造。
  • ONES王颖奇,五年级就自学编程,大学编程专业,第一份工作,第一份创业,还有接下来转型投资,再重新创业的经历都是扎根软件行业。
  • 栈略数据刘戈杰,带着硅谷创业的经历回国,用人工智能创新技术为保险行业数字化改造服务,如今又将成熟产品全球出海。

如创业营十一期的招生主题,他们三人用自己的创业经历将“专精特新”、“产业深耕,产业再造”演绎到极致。

 

01

 

隋少龙身份卡
 
 
隋少龙的微信头像很有趣,照片中那个带着蓝色工地头盔,背靠挖掘机,盘腿坐在烂泥中的年轻人就是他,当时正值午休期间,他一边捧着盒饭快速进食,一边恭敬地向老师傅讨教开挖掘机的技术。
 

隋少龙

仅从这张照片很难想象,这个以工地为家,以泥地为榻的年轻人,是斯坦福的高材生,是拓疆者的CEO,是28岁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33岁再度入选《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的创业者。

1. 创业营同窗校友引路

隋少龙是连续创业者,2018年从中欧创业营毕业,“刷新了一遍操作系统”的他,决定运用所学知识,重新创业。

在创业营同学铁甲创始人樊建设的力荐下,少龙将目光投向挖掘机赛道,结合斯坦福机器人专业教育背景和在苹果、特斯拉、英伟达做研发的工作经验,一举创办了致力于将工程机械设备远程智能化改造的 “拓疆者”。

把挖掘机、推土机、装载机这些傻大笨粗的机器,变成可以远程操控的智能化机器人,司机可以坐在办公室里,远程操控着在施工现场的机器,告别了噪音爆表、尘土飞扬、酷暑严寒的糟糕施工环境,更避免了潜在的安全隐患,这就是少龙和拓疆者现在做的事情。

2. 从2000名遇难者说起

“别人问我去干啥了,我说我去开挖掘机挖矿了。对方往往第一反应是,哦,去做区块链了。我说,不,是真的在挖矿。”一个高精尖技术人员出身的创业者去开挖掘机了,很多人是不理解的,但是少龙却有着自己的初心,他分享了两个初识这个行业时的小故事。

为了迅速了解行业,少龙在保定找到一个号称最懂电路的老师傅,拆解挖掘机了解内部构造。拆开后,少龙很困惑:“我没看到什么电路啊。”师傅也很困惑:“这些喇叭啊,灯啊,不就是电路嘛。”少龙立马意识到这个行业是那么的传统,亟待被改造、被提升、值得重新做一遍。

还有一次跟已退休的矿业总经理深入聊天,少龙问到:“您从业20年来,矿上一共遇难过多少人?”对方伸出了两根手指:“不是20人,也不是200人,是2000人。”接着他幽幽地补充了一句:“这是我知道的。”那一刻少龙感受到这个行业的痛点是那种人命关天的痛,是必须要解决的痛。

3. 从矿山到港口

等少龙真正进入这一行,研发推出产品后,各种之前想象不到的运用场景和需求扑面而来。

除了常见的露天矿山,近些年的疫情也促生了很多港口搬运的需求,比如国外来的货物通过远程操控卸下来,避免了司机师傅被感染的风险和被隔离的麻烦。

自从今年三月份完成在北京操控日本大阪的挖掘机的实验后,日本那边的垃圾处理站、核能站等的需求也都找上来。

少龙认为,这个行业的痛点很多,需求很大:“从秦始皇建长城,到流量地球挖矿,人类不灭,施工不止。”通过对行业的数字化的改造,原本“老带新”的师徒制可以通过数据沉淀大大提升效率。远程智控把350万有经验的操作手的每个动作、技巧和经验都变成代码和数据沉淀下来,训练开发后再次发布,形成了“飞轮效应”。

这些都是拓疆者对行业的贡献和改造,是少龙的初心,也是他的骄傲。

4. 撕掉标签 扎根泥土 深耕产业

正如创业营十一期的招生主题“专精特新:产业深耕,产业再造”,深耕产业,才能再造产业。对于技术创业者来说,“知识分子”的标签是一个优势,有时候也是一个劣势,想要真正躬身摸清产业的底层逻辑,往往得撕掉标签,放下身段。

之前少龙去请教挖掘机老师傅时,会自我介绍说:“我是斯坦福回来的,搞机器人的,现在做挖掘机无人驾驶。”殊不知,这一通介绍天然就跟这些师傅拉开了距离。

现在少龙再去矿上状态完全不同,他会在兜里揣两条香烟,再拎点水果,靠着挖掘机“老汉蹲”,先给老师傅递上一根香烟再请教:“你刚才这活咋整的,教教我呗。”

不仅是在行为上,在沟通方式上,少龙也很快摸索出与对方打交道的门道来。以前少龙请教老师傅时经常用的话术是:“您觉得开挖掘机难吗?哪里最难?”这时老师傅往往会说:“不难啊,就这么开就行。”

不善表达的他们面对如此宽泛的提问,确实回答不上来,于是少龙学着换了一种方式提问:“带徒弟时,您骂他最多的几个地方是啥?”这个提问一下就打开了老师傅的话匣子,通过老师傅滔滔不绝的抱怨,少龙很快摸清了行业里面的门道和技巧。

“这个行业纵深非常深的,产业链也非常的复杂,我一开始只懂技术,没干过活,没包过工程,就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我必须尝试着去理解他们。”长年累月泡在工地里,少龙皮肤黝黑发红,裤脚常年带泥,早已跟工人们打成一片。有一次他去矿上的办公楼里上厕所,被打扫卫生的大爷赶出来了,大爷说工人只能用工地里的旱厕。那一刻少龙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是倍感欣慰,他知道自己真正做到了扎根行业。

5. 创业的本心

少龙是佛学爱好者,他认为佛学的本质是哲学,哲学的本质需要时常追问自己的本心到底是什么?

“我在矿山见过50来岁开挖掘机的老师傅,也见过20出头开挖掘机的小伙子,他们俩同时坐在你面前时,你会很真诚地希望那个20岁的小伙子不必像这个50岁的老师傅一样,小半辈子处在风沙天气中,承受着噪音和振动,你会希望这个20岁充满阳光的小伙子,到50岁可以坐在舒服的办公室里,泡着茶就能把这活干了的。”

这就是拓疆者的初心,也是少龙创业的本心。

 

02

 

王颖奇身份卡

 

王颖奇作为ONES创始人上榜《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发榜后不久,颖奇刚过完自己40岁的生日。

程序员出身的颖奇一直在与软件打交道,正是由于擅长软件,在第二次创业时,颖奇决定利用自己的所学所长和积累的资源帮助更多的企业,于是在2015年创办了 ONES,专注在研发管理领域,直到现在。

1. “我的人生就是在做软件”

颖奇将“产业深耕”演绎到了极致:小学五年级就尝试用爸爸的电脑自己编程,大学报考计算机专业,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金山软件编程,第一次创业也是开发软件,转战投资公司后主攻软件赛道,第二次创业依旧从事软件。

颖奇这样评价自己:“我的人生就是在做软件。”

2015年底从晨兴资本(现五源资本)出来后,颖奇创办了ONES,为企业研发提供高效的研发管理工具,ONES服务的企业包括浪潮软件、贵州茅台、招商基金、屈臣氏等各类企业。“正如生产汽车需要有流水线,生产软件也需要有流水线,才能高效地完成,而ONES就是提供这套流水线系统的。”颖奇这样解释道。

2. “懂技术的程序员”到“用技术为他人赋能的创业者”

技术创业的优势显而易见,颖奇很自信自己的产品足够好:“你做一个60分的产品别人是不会付钱的,你至少要做到80分,而我有信心ONES远超80分。”

但技术创业的劣势也很多:“我是程序员出身,做过产品也做过技术,唯独不会做销售,一直抹不开面子去卖东西的,总觉得在管人要钱。”颖奇始终记得刚起步时,一次去客户那里的经历。

客户公司很小,派了三、五个人参加会议,颖奇向项目经理仔细介绍了一遍产品,刚讲完,一个测试部员工进来了,他说:“你能不能再讲一遍。”颖奇就又讲一遍。讲完后,另一个测试部的员工进来了,他也说:“前面没听到,你能再讲一遍吗?”颖奇忍着性子又讲了一遍。

事后,颖奇彻底想通了这样一个逻辑:去法国米其林餐厅,你会发现是主厨在教你怎么吃,第一道先吃这个,第二道再吃这个,要配这个酱,要喝这个酒,那到底是主厨在卖你东西,还是你在跟他学习呢?不知道,很难讲。也就是说,当对方对食物的理解非常深入时,你是非常尊敬他,并且愿意按照他的逻辑去做的。

“到今天,我知道自己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软件研发,但我的思维变了,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的菜应该怎么吃的,是来帮你做软件开发的管理改进的。”这个心态的转变给了颖奇强大的自信和收放自如的状态,从此他不再是一个单单有技术的程序员,而是一个可以将技术赋能他人、创造价值的创业者。

3. 用非共识找方向 用常识做公司

程序员出身的颖奇非常喜欢用数字1和0说明问题,他认为,对企业来说,产品技术是打头的1,管理能力、资本能力、商业化能力、品牌能力,都是后面可以加的0,技术一定是内核,创业者要有耐心跟眼光去找到那个1,再慢慢扩展0。

但颖奇也很清楚地看到,今天绝大部分的商业公司都没有所谓的“科研机密”“技术壁垒”,技术只有“领先身位”。“壁垒”的形成往往是创业者在很早期,别人还不看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机会,果断投入大量的资源,长期累积下来,才比别人跑得远。

颖奇坚信创业要用非共识找方向。当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可能反而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如果大家普遍看好时你再去做,这就有很大的风险了,别人也有资源,甚至更身强力壮,你跟人家一起跑就很难赢了。ONES的发展也是这个逻辑,近些年来疫情促生的居家办公、远程办公让ONES迎来爆发式增长,而前提是颖奇在2016年就聚焦这一赛道并深耕多年打磨出已经成熟的产品。

“如果说找方向要用非共识,那做公司就要用常识。”创业的间隙,颖奇在晨兴资本工作过,见多了企业生生死死后,他更加感慨,决定企业生死的就是现金流,管理起来也很简单,加减乘除。收入一加,支出一减,除以月份,加减乘除全用一遍,就能够把企业维持下去。

4. 初创企业与巨头不得不打的巷战

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不可避免要跟巨头正面一战的,而在颖奇看来,初创企业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大厂只是大而已,真正在大厂里做你这个事的人不一定‘大’,不一定强过你。还有一点,专门做这个行业的巨头公司,往往组织效能已经很弱了,他们缺乏的是创新力。”颖奇分析道。

实际上,他有过多次与巨头打仗的经验。在金山软件是跟微软的Office抗衡,第一份创业做的手机APP也跟腾讯、阿里的同类产品竞争过,而ONES也在跟全球最大的项目管理工具Jira竞争。

别人看到的可能是Jira在这一行业20年的积淀,占了先机,但颖奇却觉得需要反过来看,说明它的产品已经是上一代的了,成熟、稳定,更意味着衰老。“我们是在一个相对好的契机切进去,用更新一代的技术、产品和管理理念把这个行业重新做一遍。国内这场仗我们花了5年已经基本上打赢了,我们今年的新签应该比Jira在国内新签多了。”

5. “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结果说起来是打赢了,但回过头来看,每一仗都打得很艰难,要一单一单地磕,一个功能一个功能地做,一个人一个人去招聘。

即使这一场打赢了,颖奇还是常存危机感:“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去做每件事。如果你一直不考虑生死,自认为安全和满意,可能突然间企业就死亡了。当你一直在思考企业的生死,预设无数种死法,并且提前去布局时,反而企业不容易死。”

也许就是这份危机意识让颖奇赢得更多,让ONES走得更远。

 

03

 
刘戈杰身份卡

“拿到《财富》40位40岁以下商业精英的称号,对我来说非常幸运吧。同时压力也很大,感觉需要在40岁之前取得更优异的成绩,来匹配这份殊荣。作为创业者,需要具备一路向前的信念和动力,我认为这不算里程碑,更不是终点。这只是一个可回首、可前瞻的新起点。”栈略数据创始人兼CEO刘戈杰如是说。

 
刘戈杰毕业于美国名校塔夫茨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专业。根据求学履历来看,从他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到从塔夫茨大学毕业期间一直是一等奖学金的常客。在硅谷期间,初出茅庐的刘戈杰,已经作为创始成员助力Tenxor公司获得时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博士的投资,还曾作为核心成员助力Nodeprime公司成功被瑞典爱立信公司全资收购。回国前就职Telenav(NASDAQ:TNAV)公司并担任高级软件工程师。

1. 真正的勇士敢于卸掉盔甲,直面荆棘!

很显然,刘戈杰在美期间积累了非常丰富的项目实操经验,也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也许对于一个技术股来说,在硅谷拥有一份安稳且待遇优厚的体面工作,已经是大多数年轻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在中国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超级版了。但对于刘戈杰来说,似乎进入了迷茫与索然无味的平稳状态。

于是,他就问了自己一个人类的终极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大家都应该知道,近些年关于国内名校毕业生人才流失、大量留学生“学成不归”的现象。这让刘戈杰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有了自己的答案。体面、高薪、已经习惯的生活,都不是可以原地踏步的理由。作为一个中国人,从哪来就该回哪去。没错,这就是刘戈杰在回国前的一次深刻自省。

2. 即成大器,就该全力以赴。

作为一枚“85后”的射手座大男孩,刘戈杰显然不甘于为他人做嫁衣,独立创业对于他来说才是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虽然回国前已经有了与他人一起连续创业的体验。在创业这件事上,刘戈杰同学是自带背景光环的。多年的硅谷技术研发和创业经验,让他对人工智能、大数据、计算机等先进技术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和前瞻性设想。

2016年,保险科技浪潮席卷而来。人工智能、大数据、计算机等前沿技术逐渐深入赋能传统保险产业的智能化升级。也正是这一年,远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刘戈杰毅然回国,正式创办栈略数据,定位于医疗健康产业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服务商。他认为,保险业的数据运用程度还处于较初级的阶段。随着健康险市场的成长及政策驱动,健康险领域的大数据应用需求也逐渐凸显出来,从产品设计、风险管理到精细化运营都离不开数据支持。

栈略数据利用RPA+AI技术结合,以自主研发大数据风控引擎、医疗知识图谱核心技术,为解决商保及医保理赔效率低下、控费难的痛点而打造了健康险智能风控闭环。成立至今6年多,凭借领先的针对医疗健康保险的大数据分析与服务能力,已在健康险智能风控领域逐渐建立起自己的技术壁垒。

同时,栈略数据作为“专精特新”概念的提倡者和践行者,一直助力于保险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其专精特新具体表现在:以专业的AI+RPA技术不断打磨大数据风控引擎,结合自主研发的医疗知识图谱,打造健康险智能风控闭环;充分运用大数据深度分析,赋能多个保险业务场景,精细化运作保险风控管理;从客户需求出发,自主研发“栈舰™健康险智能理赔平台”、“栈卫™医保智能风控平台”、“栈佑™长护智能管理平台”三大保险服务产品,全面服务保险健康行业;以技术创新为动力,不断积累大数据应用经验,涉及数百家大中型保险公司、N个风控场景应用,体量稳居行业前列。

3. 保险的本质是大公益,我希望自己的事业有点温度。

技术出身的刘戈杰,在保险行业历尽千帆后,对保险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比如,医保基金反欺诈,在业务场景中经常会遇到冒名就医、带病投保等医保诈骗行为,这让本该用于改善居民医疗健康的钱,都入了不怀好意之徒的口袋。刘戈杰表示:“保险的本质是大公益,栈略数据要做的就是用科技之力,打造公平可及、系统连续的健康保障生态。”

不仅如此,刘戈杰早在18年就设立了《共生共栈》野生动物及自然环境保护计划专项。到目前为止,该项目进行了白犀牛、穿山甲、勺嘴鹬等野生动物的生从环境保护公益宣传;2021年在新疆慕士塔格峰基地建设户外垃圾管理站;2022年参与认养救助月熊并委托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管理等。问及设立这项公益项目的初衷,刘戈杰讲到:“进入保险科技圈后,我们的企业理念是打造公平可及、系统连续的健康保障生态。既然是公平可及,我更希望把保险大公益的意义延伸到整个自然生态中,这也是“共生共栈”主题的由来。还有就是我个人也是环保主义者,所以希望自己的事业有点温度”。

4. 保险科技,未来可期

未来5年,“保险科技”将更加广义,更可能体现为“科技引领保险”。即科技不再依托保险而存在,而是渗透在各行各业发展过程中,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然衍生出新的风险管理诉求,诞生更广义的“保险科技”概念。近几年,栈略数据在深耕国内主要市场的同时,也加速了大湾区及海外的业务版图扩展,目前已将其风控模型和RPA+AI体系与中国香港地区和新加坡、越南、泰国等国家的本地商业保险公司及医保监管机构进行成功落地。其良好的市场表现及前瞻性布局,也让栈略数据更具国际影响力。

※ 本文根据三位中欧创业营校友采访整理而成
 
采访&整理 | Jessica
编辑 | Ma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