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四大人看四大,打破自己在所谓的专业领域方面的舒适区

中欧FMBA【职场私享会】系列活动,汇聚圈内人,深入探讨大家最关注的金融职场话题。

“四大”作为很多优秀毕业生职业生涯的起点,既是给予他们专业历练的“黄埔军校”,也是他们职业发展的“黄金跳板”。“四大人”究竟如何寻求更好的发展?如何凸显自身的竞争优势?四位中欧FMBA校友——曾经的“四大人”,针对这些问题,他们怎么看?

 

Q:在四大工作与在企业工作有何不同?
施震强:四大是一个专业机构,更多的是提出专业意见,不做决定;但在任何一个公司,你要做的是解决问题。公司希望你是“全才”,从整个公司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仅仅是从财务的角度去考虑;这当然不是要求你在所有领域都很专业,而是你有能力找到专业人士,推动他们去解决问题,这个思维是我们首先要转变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四大相对简单;而在公司解决实际案例,就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有人的因素、政府因素等等,会复杂很多。在四大,更多是和事实、数字,和一些客观的东西打交道;但在公司,更多是在跟人打交道。很多情况下,一件事情需要很多部门一起推动,但不同部门有各自的立场,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所有人合力把这件事情完成,往往你的思考方式,和人打交道的方式就完全不一样。
 
这个变化对“四大人”来讲是一个挑战,毕竟在改变自己的思考和沟通方式,所以“四大人”需要打破自己在所谓的专业领域方面的舒适区,我去到蚂蚁金服其实也是打破自己的舒适区;这半年多的历程,遇到很多困难,但我想说,我们的初心就是去挑战自己,挑战自己一定会不舒服,但也许当你不舒服的时候,你就是在成长;自己的选择,坚持下去,我相信会成功。

 

Q:“四大人”在行业转型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
施震强:转型要趁早,最大的资本是年轻,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转换、去试错。时间越长,四大会给你带来越多专业上的能力和经验,但是反过来说,在相对稳定的环境里,你一方面会被惰性化,另一方面你作为一个财务专家,而不是一个全才,要从零到一去转型, 还要一样的工资待遇,其实很难。
 
在审计行业,你可以被数字掩埋,你也可以跳出自己的思维,多想想未来可以干什么,把思维拓宽,为下一步做好准备,所以除了趁早,还要做好规划。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也有人出去了,再回来,升到高级经理、合伙人,一样有机会再出去,工作给你带来不仅仅是物质财富,更多带来的是在平台上不断的自我成长。

 

Q:就读中欧FMBA,对你的帮助?
施震强:首先中欧这个平台我觉得真的很好,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这个平台吸引了很多资源。中欧始终贯彻“认真”这一点,包括上课、搞活动,包括所有资源的整合,只要你愿意积极参与,会收获很多东西。
 
第二在中欧,学习的是一种思维方式。同样的知识,教授讲的和我们本科学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教授更多是进行案例的分析,讲一些实战的东西,你会有深刻的体会,会产生共鸣;上课很多时候是教授讲故事,大家去分享故事,教学相长。
 
另外你会发现,中欧筛选出来的同学真的就是所谓的“中欧人”,大家有着共同的话题,对于人生、对于价值的思考,作为“中欧人”我们也很自豪。很多人会问你收获了什么,我觉得是很多无形的东西,更多的是观念的提升,这个平台会持续让你终身受益。

 

Q:选择职业发展方向,重点考虑哪些问题?
方侃:这个问题要从两个层面上讲,首先是宏观层面,二十几岁的时候找工作,想要找最体面的工作,五百强、四大、金融业;三十岁之后,我觉得找工作前应该先问问自己,你到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是,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你的最终目标是过上想过的生活,而工作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
 
微观上,选择职业发展方向,有时候岗位并不是最重要的,我的建议是你要去看这个行业的前途;比如这个行业在国外已经很发达了,在中国明显落后一点,那么未来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

 

Q:如何提升个人的核心竞争力?
方侃: 在一群已经很优秀的人里面,如何让自己和别人区别开来,创新能力很重要。工作当中会遇到很多问题,你可以看教科书,也可以问同行;但如果你只会这两招,就没有核心竞争力,一定要有自己创新的内容。
 
那么如何去创新,这又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一方面基础知识要打好,这是创新的前提;另一方面,不能把财务孤立开来看,要把财务理解为是企业整个经营活动、管理活动的一个环节,思考财务在企业里面的位置是什么,它跟其他活动怎么协同。此外,财务人员需要仰望星空。古希腊哲人仰望星空是在思考日月星辰、世间万物运行的规律是什么,背后的终极因是什么;财务人员则要思考财务在企业内的最大价值是什么,必须追问这个终极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每家企业是不同的,从自己的答案出发,采用适当的技术去实现,这引发了我们团队的很多创新。所以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于你懂得固定的几个知识点,而在于怎么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形成自己的创新能力。

 

Q:中欧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
方侃:中欧带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是感动和感悟。我工作有时候很忙很累,会遇到各种困难,需要自己做心理上的调整;而我们中欧这帮同学,处于同样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岗位但相似的层次,大家会交流;有的同学会在朋友圈发一些自己的感想,我看了非常感动。
 
我的同学们都很优秀,他们哪怕不来中欧读书,在事业上都已经很不错了,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来?我觉得无非就是因为他们在这三十岁出头的时候,还有很多想法,未来还有很多的可能性,来读书就是为未来做充分的准备。你如果仅仅盯着眼前的工作,可能觉得日常工作处理得还不错,但从长远来讲,你需要放下具体的日常事务,跳出已有的认知边界,到中国最好的商学院,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你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的人生,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同学之间的资源也很宝贵,我们读中欧的时间是2013年到2015年,那是中国资本市场高速发展的阶段,大量创新产品出来;同学们来自于金融各个领域,能把行业里最一手的信息带过来,大家会从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和分析同一个问题。
 
2015年6月份发生股灾,8月份正好是我们毕业旅行。当时在沙漠里徒步,面对着一望无际的黄沙,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我突然领悟到虽然我们自诩为金融界精英,取得了优异的工作成绩,但在大自然面前是无比渺小的,我们必须时刻敬畏自然,敬畏市场。这种感悟,需要有那种环境才能获得;相信对我后面的职业生涯将有很大帮助,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Q:对于想转型投行的同仁,有什么建议?
汪洋晹:很多“四大人”在转型的时候对投行感兴趣,会问我投行生涯跟四大生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首先是沟通,四大最主要是财务上的沟通,以及内部沟通;但投行是总揽全局的,包括法律、业务等整个一条线的沟通,整合了所有资源以后,跟监管机构的沟通也很重要。第二是业务承揽,就我个人了解,在四大一直到合伙人之前,不太需要担心你的业务承揽,而投行就要发挥这样的职能。对“四大人”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优势,因为你有很多同事转型为财务总监,跟他们多沟通,会有很多的业务机会,对你个人的职业发展也会很有帮助。第三是尺度,四大的人很专业,但有时候必须要有一些变通,而不是照本宣科读一个法条,要学会帮助企业真正去解决问题。

我个人理解金融行业包含两大类,股权类和债券类,相对来说比较适合“四大人”转型的是股权类条线,它会要求你对财务的理解更深入一点;包括我们做投行业务,需要对公司的财务报表进行非常细致的分析,这就需要你在四大的功底,所以这条线的衔接也会比较顺利。

 

Q:如何提升自己,为客户、雇主创造更多的价值? 
汪洋晹:首先去挖掘你自己的喜好,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你的业务关注点在哪里。第二,持续学习;很多学习可能不会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但终究会在你的一生中反映出来。第三,当你在关注如何为客户和雇主创造价值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在为他们创造价值了,因为你有这样的心,有这样持续服务的动力,这样的意愿加上你自身的能力,客户会感受到。

我们投行的竞争力,其中一块就是来自于客户关系的长期维护,你需要持续为客户提供各种各样的增值服务,哪怕是客户遇到的很小的问题,你都要尽可能地帮他去解决,尽可能去提供你的专业服务,他其实能感受到你的用心,这样才能有效地去维护这样一个关系。

Q:如何更好地选择职业发展方向?
蔡玉敏:结合我个人从四大到公司的职业经历,发现很多人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到底应该专注某一个专业领域的发展,还是向全面管理的方向去发展?从未来大趋势看,我个人认为全面管理会是一个更好的一个方向。如果你长期专注一个非常高精尖的方向,未来行业的发展、AI技术的发展,都可能对你所在的专业领域的前景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转行的成本也会比较高。

现在很多公司会鼓励让业务条线的人来做HR,让HR去管业务,提倡跨界,所以我们不要把自己限定的太死。从知识的角度,需要去关注“T型”的知识体系,你可以在某一个领域很专业,但还要有宽度上的扩展;从职业发展的角度,大家更需要去关注一个整体的方向。

 

Q:从HR的角度,如何看待个人竞争力的提升?
蔡玉敏:终身学习,依靠自身持续的积累是最重要的,这是任何一家公司都在鼓励和推广的,大家都称自己是学习型组织。我从HR的角度看到普遍现象是,大家基本上本科毕业进入四大,后来可能因为工作很忙,没有机会再花几年时间去读书;但未来如果你要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在我看来,还是要选择一个优秀的商学院,去读一个MBA或者FMBA的课程,这是应该提到日程上面的事,在简历上增加浓墨重彩的一笔。
 
对于我来讲,需要学习的不是HR或者财务等方面的专业技能,最重要的是与人相关的事情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比如在并购的过程中,你要知道怎样去找到对的人,怎样制定一个准确的战略,以及怎样带领一个好的团队去推进目标的实现。这个过程是非常难的,不仅仅是书本上学到的知识能够解决的,这也是我在中欧通过案例研究和教授以及同学的讨论学习,结合实际工作,获得非常多收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