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人到合伙人:寻找行业的新势能,并顺势而为

PE/VC行业作为高级金融人才密集的领域,对从业者的职场“硬技能”和“软实力”都有着较高的要求。中欧FMBA学生以金融中高层管理者为主,在FMBA历年来的学生构成数据中,PE/VC行业占比一直稳居前五,这些F人都是业界优秀投资人的代表。

近日,三位F校友回到母校,做客【职场私享会】PE/VC专场活动,为近百位行业同仁推心置腹地分享了他们深耕投资领域多年的从业故事与心得、职业发展建议,以及他们眼中未来的行业趋势。

Q:如何理解投资人所需的“硬技能”和“软实力”?

 

廖定邦:从招聘的角度来讲,一方面我个人倾向于从四大或者券商里找人,他们对财务报表的理解、对金融法规等硬技能有着扎实的功底,你要做的是让他们能够兼容到现在的团队里;另一方面,你确实需要在特定的行业里历练过,拥有一定的经验,能够提供别人给不了的意见和见解。此外,这个行业的特质注定了你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所以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具备一个很重要的软实力——应对不确定性的心态和能力。

无论是硬技能还是软实力,都在于积累。除了通过长期在工作中的积累,我觉得在中欧读书的两年也很有收获,刚开始读的时候可能没什么感觉,但经过两年的学习,除了在课程中学习,同学之间也会相互学习,其实你全方位的能力都获得了提升。

 

Q: 为什么选择来中欧读书?

 

廖定邦:来中欧之前,其实我已经在其他学校拿到了很不错的奖学金,后来也了解到我们班其他同学也不乏同样的情况,但为什么最终我们还是放弃了高额奖学金,选择了中欧呢?我觉得与我们读书的初心有关。

我们做每一件事情都要不忘初心,而我当时的情况,是因为长期在国外工作,回到上海后,想与国内金融圈最主流、代表着中坚力量的一群人去交流,所以不能因为中途出现的其他原因而放弃自己的初衷。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选择就读FMBA之后,我觉得我的初心达到了。和我一起读书的人,大家处于相似的人生和事业的阶段,大家有着共同的特质,又有着不同的职业发展路径,不管你是否要在自己原先规划的职业道路上走下去,同学之间都可以相互借鉴,别人的经历也会对你有所启发。

Q: PE/VC从业者如何提升专业技能?

 

司阳:我觉得关键在于两个字,第一个字是“带”。这个行业是需要有引路人的,能找到真心实意带你的人,会成长得很快,比自己瞎摸索、啃书本强太多;当然你不能言听计从,而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建议大家如果想加入这个行业,一开始不要选择从特别大的机构入手,找一些适合自己的方向,再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去学习请教,因为对于新人来讲,他接受的知识点是爆炸状的,需要有一些快速梳理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读中欧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学校平时会有很多活动,在校友里也可能遇到这样的引路人。

第二个字是“”,钻研的钻对于你投资的企业和所属行业要深度钻研,不能把目光仅仅着眼于你要投资的企业,而是纵向横向的看产业链上下游和竞争对手及可能出现的潜在竞争者,所以有钻研精神就显得尤为重要。除了对于企业,行业、产品的基础知识都是需要钻研的范畴。优秀的投资人除了对行业/企业的预判能力之外,最基础的是对行业的了解,没有钻研精神,就没有成功的基础。

我们现在去招聘同事的时候,更希望他在企业里有一定的历练,了解所在的行业,能带来一些我们看不到的视角。产业投资人是未来的方向,就看你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我认为很多行业都有机会,投资并不是要投出一个个独角兽企业才算成功,能在已有的产业链里发掘别人无法察觉的机会也是优秀投资人能力的体现,更多地去看所在机构的资金属性,以及团队核心创始人、团队里拥有核心技能的人更适合哪些行业,归根结底还是要专业化。

 

Q: 有哪些值得分享的从业经验与教训?

 

司阳: 2006年至今,我总结几点与大家分享。第一,行业里有一个通病叫认知性偏差”,我们作为投资人,有时对于某些企业的整体印象往往与企业真正的样子差别很大,我们往往想的比企业想的还好,所以大家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认知性偏差这个问题。

道德是准绳,法治是底线。在准绳和底线之间这段空白区域,人性更多的表现是贴近底线。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共享货架、无人超市等这样靠道德准绳去考验人性的商业模式,试想如果没有有效的约束和法律的制裁,这些商业模式还可以持续吗?认可这一点的同仁们,可以往这个方向去思考,不做善意的推断,而要做人性恶意的推断,就不难判断出一些行业的前景。

当你真正进入到这个行业里,踩坑是一定的,而成功的投资人和失败的投资人最大的区别在于:记住你踩的坑,下次不要再犯类似的错;不但要记住自己的错,还要记别人的错。从战略的角度、管理的角度,你看过的失败案例越多,到你真正着手做的时候,起点就会越高,成功的概率也会越高。

Q: 扎根投资领域十多年,对于职业生涯规划有何建议?

 

刘明豫: 职业规划方面,首先要对自己有一个内在的认知,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有一个短中长期的综合规划。所谓“一三五十”的概念,第一年你可以去尝试,三年定个小目标,五年在公司、在行业里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十年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点,职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台阶,需要去做升级,去做未来新的战略规划。

过去十年,我一直在做一级市场的科技投资,从入行第一天起我的目标就很明确——用十年的时间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项目投资人。当你有了这样的目标,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比如怎样去发现好的团队,怎样去发现行业机会,怎样投出一个独角兽公司,你都是朝着一个明确的目标在努力,稳扎稳打,进入升职通道。

下一个十年,我的职业定位是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产业投资人。过去十年,科技和经济飞速发展,诞生了很多所谓的“独角兽”公司;但未来十年,巨头林立,我们需要找到新的产业机会,去深耕细作,科技创新、智能商业是未来的行业发展趋势,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广泛应用将重塑传统产业。投资一定是跟产业发展紧密结合的,你顺着这个势,职业也会得到发展。所以我们在选择行业的时候,要看到这个行业正在发生的结构性变化,要在行业里找到新的势能,去判断自己能否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并顺势而为。

成长到今天,我觉得有两点很重要。第一,作为投资人,始终要以创业者的心态去经营你的职业生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甲方,也没有绝对的乙方,当你用创业者的心态去做投资人的时候,你会站在被投企业的角度去换位思考;我们做的很多事叫“主动投资”,投了以后会参与到企业的成长中去,而不是被动投资,静候收益。第二,做投资运气很重要,但运气的背后,一定是你真正踏实的、长期的努力,不断升级自己的方法论,不断提高你成功的几率,这是我自己特别坚信的事。

 

Q: FMBA对于你来说,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刘明豫: 我在工作了六七年的时候,选择来中欧读FMBA,当时其实也在考虑EMBA,于是我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结合自己的职业规划,当时最需要的、最适合的是什么?答案是亟需一个系统化的课程来帮我梳理金融知识,同时提高管理和战略性思考的能力,因为我相信未来的世界一定是属于专业的人。如果自己不具备一定的专业水平和能力,所谓的高端人脉也会浪费掉,因为你hold不住,所以要正确认知自己所处的阶段,厚积而薄发。

人最大的成本是时间成本,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去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学校能给你最好的老师和课程,能给你筛选出最好的同学。迄今为止,我深刻意识到当时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我在跟同龄人共同学习,共同成长。最有价值的是不仅掌握了新的知识,也拥有了人脉;FMBA汇聚了一群专业人士,如果未来你想做一个创业公司,能从同学之中找到各类人才,组合成一个互补的团队,这是非常有意思、非常有价值的事。

经济学家欧文·费雪在他的《利息理论》里说:投资是时间维度上的平衡消费。你去中欧读书,花了五十多万的学费,到底是投资还是消费?短期来讲是消费,长期来讲是投资。我觉得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我们应该有终身成长、终身学习的思维模型,因为学习不是在某一个点帮你解决问题,学习的思维应该是持续的,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花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去充电,这对你未来的成长和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