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油工人”到“投资人”,他在世界多变之时实现华丽变身

“”

从以获得全额奖学金资助赴美国攻读研究生,到硕士毕业后加入世界500强的霍尼韦尔公司开启职业生涯。对何杨平而言,从学校到社会的这段路走得顺风顺水。

2015年,全球石油石化行业开始面临挑战,石油价格从100多美元/桶跌至最低时30美元/桶,行业里人人自危。从那个时间点,何杨平开始思考自己未来职业的方向。“当时我在霍尼韦尔的美国总部,发现全球的业务几乎都受到了影响,只有中国的项目还在推进。这让我看到了中国发展的潜力,也坚定了我回到中国发展的信念。”

同年,何杨平从霍尼韦尔美国总部回到北京办公室工作。在此之前的四年里,他在三个城市—休斯敦,新德里,芝加哥—生活,学习,和工作。中国作为他的故土却成为了最陌生的地方。回到国内工作之后,何杨平发现自己对中国的商业环境并不了解,而国际企业在中国的业务正在飞速增长,已成为业务增长的重要驱动力。而在职业探索方面,何杨平从研发做到技术支持,再做到直接面对客户的技术咨询顾问,他也逐渐发现自己更适合从事将技术创新和与人交流相结合的岗位。

基于对自己职业发展现状的思考以及想要改变过去五年差旅不停无从喘息的生活状态,何杨平开始考虑申请全日制MBA,停下脚步,在沉淀自己的同时寻找人生的新方向。

在选择MBA课程时,何杨平充分考虑了自己当下对中国市场不熟悉的短板以及多年海外生活和工作的经历优势,得到了“中欧MBA”这唯一也是最佳的答案:兼具“中国深度,全球广度”,在扎根本土商业的同时注入全球化理念的商学院。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回顾自己在中欧MBA近两年的生活,何杨平引用了作家徐浩峰先生在电影《一代宗师》里写的一句台词——“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在进入中欧之后,不论是优秀的同班同学,繁重的课后作业,还是寻找未知的实习与工作机会,都会持续带来不同的压力,也非常容易让人迷失自己。对于何杨平而言,这些压力给了他一个机会好好审视自己,审视什么对他才是真正重要的。“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在中欧,我学会了过一种‘值得过’的人生。”

中欧同时给了何杨平一个机会跳出自己的小圈子,看见这天地间各样的高手。中欧有着世界一流的教授团队,杰出的校友,还有优秀且背景多样的MBA同学— 这当中有来自世界名校的博士,有成功的投资人,有在非洲和狮子“赛跑”的跑者……“当我适应了生活在这么一群优秀的人当中,会发现这些人都是我的宝藏,可以随时向这些人请教学习。”拎着一瓶二锅头,加两碟小菜,和这些一流的智慧交谈是何杨平最喜欢做的事情。

“”

跟中欧小伙伴一起

中欧也让何杨平看到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他曾经有机会面对面聆听前法国总理拉法兰教授讲戴高乐将军的领导力,也有机会听以色列特拉维夫一个基布兹社区(Kibbutz)的村民描述生活里的家长里短。中欧的经历让他意识到生活的多种可能性,也让他从商业看到整个社会。

“”

参加亚沙挑战赛

 

从“石油工人”到“投资人”

就读中欧MBA之前,何杨平在石化行业从事炼油生产工作,对于MBA毕业之后的职业发展方向他在刚入读的时候并不清楚,所以“探索”就变得非常重要。

中欧职业发展中心的老师教授过的职业转型分析框架让何杨平受益匪浅—最适合的职业应当是个人能力,人生动力,和市场需求三者的重叠部分。他从MBA就读之前到MBA期间总共完成了三段实习,分别是二级市场的证券研究工作,科技公司的销售战略工作,以及在校友企业进行行业分析。结合这三段实习经历,他对自己有了以下几个发现:

1.我的竞争优势:过往的技术背景与MBA学习到的财务、管理和行业分析知识的结合

2.我的职业追求:和优秀的人一起工作,不断地学习新的知识,创造出对社会有益的价值。

3.当前市场需求:在国内GDP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很多企业正在转型,寻求新的商业机会。对于兼具技术与商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有更高的需求。

基于这些发现,何杨平将自己的职业目标锁定在基于行业和商业分析的极具挑战的投资行业。而从确定自己的转型意向到真正实现最终的职业转型,绝不是一个“难”字可以表达出的。

充分的相关能力与经验的积累是必不可少的。在何杨平看来,中欧MBA的学习经历从三个方面给到他足够的历练,帮助他为实现转型投资人做好准备,他总结为三个“K”—Framework(知识框架),Network(行业资源),Setback(抗挫折力)。

在加入中欧之前,何杨平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商业知识。中欧MBA包含的财务分析,市场营销,商业竞争,产品战略等课程,帮助他全面搭建了商业分析的理论框架,为转型投资工作夯实了基础。

“”

在中欧MBA课堂上

“困扰投资人的一大难题就是优质的项目资源。”作为一个半路出家,想要转行做投资的从业人员,何杨平经常面临的问题是面对自己不熟悉但是有前景的行业,如何快速学习了解,并在海量的创业者中甄别出优秀的投资标的。中欧有超过26000名来自各行各业优秀的校友,何杨平的行业资源就来自这里,向不同行业的中欧前辈求教。

在中欧MBA的这十几个月,除了高强的学业压力,还要面临社交活动的选择,找实习和工作的压力等等,何杨平平均每天的睡眠不超过6个小时。“看着日益消瘦的钱包,中年失业男青年每天都在和挫折与压力抗争。经过MBA生活的洗礼,在后来投资工作中,面临压力都能灵活应对。”

在谈及职业转型最困难的部分时,何杨平说道:“我觉得职业发展转型最难的是坚持自己的信念,并付诸行动。”在何杨平MBA毕业的2020年,疫情肆虐,很多公司中止招聘计划。当时中欧职业发展中心组织了一次校友分享活动,邀请到两位2008届的校友分享了自己在当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发展,这给到何杨平很大的信心和鼓励。除了中欧平台的帮助之外,何杨平自己也在积极发掘各种可能,在朋友圈,同学圈,同事圈广撒网,寻找工作推荐的机会。中欧的平台资源加上如此的信念和不懈的努力最终换来了理想的就业机会—入职华控,开启投资职涯。

 

新的起点,新的感悟

进入投资行业后,何杨平逐渐感受到新岗位的特点与他过去的工作经验有很大的不同。投资工作需要从业人员面对不断变化的情景快速学习,分析,判断,和行动。比如,从业人员需要快速学习一个行业,并能做出专业的分析,寻找投资机会,完成尽职调查,并最终将结论呈现给公司决策层。而之前作为一名技术人员,需要对技术细节不断完善,在一个专业领域长年深耕。这种工作需要的不同给他职业转型的早期带来了很大挑战—“我需要不断地提醒自己,进入了一个新岗位,要用新的视角去看待问题”

“”

在华控基金年会上表演

何杨平认为投资工作的魅力在于能够给人不断学习新事物,和不同的优秀企业家们交流的机会,从而在工作中不断获得新鲜感和收获。而一名合格的投资人一定要承担起受托人的义务,保护有限合伙人们的财富。能够从工作中获得学习的机会,在责任中成长,并帮助更多的企业家一起改善这个世界,才是一名成功的投资人最好的回报。

回顾自己通过中欧MBA一路从技术走向投资,何杨平总结了几点经验:

1. 在就读MBA 期间,确保自己对2个行业建立深刻的理解。推荐大家尝试中欧迪帕克•杰恩教授的2-2-2 方法:首先,选择2个你感兴趣或者熟悉的行业;其次,分别在这两个行业里找到2家头部的公司(总共4家);最后,选两个主流的商业媒体,每天坚持追踪这四家公司的新闻。通过十几个月的不断训练,你一定能对这2个行业有全面且较为深入的理解,可以把他们作为转型投资的优势行业。

2. 在不同经历中确认自己的优势:不论是硬核的专业技能与知识,还是综合性的软实力,要对自己的优点有清晰的认知。

3. 如果你同样来自非金融行业但期望能够转型到投资领域,MBA学习期间的所有案例一定要认真仔细地研读。中欧课堂中的案例非常丰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立足于企业在中国本土的发展,对于你了解中国大的经济环境会有很好的帮助。

4. 不要把自己限制在过去的经验,他人的意见,和社会的思维定式里。把每一次失败的尝试当作是审视自己的机会,追求“值得过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