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需要新的投融资渠道,资产证券化大有可为

 

在当前经济环境下,一方面,银行债务风险高、企业融资难、互金机构消费贷利率高等都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另一方面,居民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又面临资本市场不发达、投资产品不丰富的困境。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就是金融创新,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作为金融创新的一种形式,资产证券化可以帮助银行和企业把存量资产快速变现,拓宽融资渠道,提高融资效率,降低融资成本。同时,它也可以为财富管理提供非常好的投资渠道。

在2017年11月26日举行的“2017中欧校友金融投资年会暨红枫论坛”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黄生为大家深入解读了资产证券化的发展历程,及其在国内市场的实践应用。他认为,资产证券化未来在国内市场将大有可为。一起走进黄教授的分享。

资产证券化,是以特定资产组合或特定现金流为支持,发行可交易证券的一种融资形式。在美国它被认为是过去四十年最重要的金融创新之一,而它的产生则可以追溯到更早。

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背景下,美国政府建立了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房利美),它属于“政府支持企业”(Government Sponsored Enterprises,GSE)。房利美从银行购买住房抵押贷款,打包之后发行证券,把证券卖给投资人。同时为吸引投资人,房利美会为投资人做投资担保,但投资人需要交一些担保费。

在这过程中,证券化满足了参与各方的需求,某种程度上提升了社会福利。从资产原始权益人(银行)的角度来讲,证券化为住房抵押贷款这种流动性很差的资产创造了二级市场,使银行能快速地将资产变现,从而盘活了原有的存量资产,增强了流动性。从房利美这样的GSE的角度来讲,通过为投资人担保促进了投资兴趣,推动了证券化市场的发展,而抵押贷款资产流动性的提升激发了贷款部门的积极性,使更多家庭置业能获得融资支持,间接帮助了美国政府希望实现家庭住房拥有率提升的目的。而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证券化增加了各种基础资产的投资渠道,而且证券的流动性通常比原有的基础资产本身更好。

过去的四十年中,资产证券化在美国获得了快速的发展。除GSEs外,更多金融机构参与其中,供证券化的基础资产也扩展到汽车贷款、信用卡应收账款、学生贷款、设备融资等。而作为证券化中最受欢迎的基础资产,住房抵押贷款在2013年已有60%被证券化。当然,资产证券化也经历了过度结构化及其带来的道德风险等一系列问题,其本身也成为业界和监管者对2007-2009金融危机反思的热门话题。但瑕不掩瑜,在加强监管和提高透明度的情况下,证券化对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的积极意义更加突出。

资产证券化的中国实践:金融创新的需求

十多年前,资产证券化在中国落地,但发展得不是特别快。自2014年起,在国家备案制、注册制、试点规模扩容等利好政策的推动下,我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发展迅猛。而这与国内经济和资本市场发展形势息息相关。

十九大报告指出,金融要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目前,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已经基本建立,过去以银行为中心的间接融资模式已有改变。但是,要实现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这个目标,除了依靠发展和健全股票和债券市场外,还需要鼓励其他的金融创新。从具体的行业或经济部门来说,资产证券化也意义重大。下面分别举例来讨论。

房地产行业毫无疑问,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压舱石。十九大报告中,“房住不炒”这个主题被明确。房地产企业的融资压力显现,融资渠道变窄,融资成本变高。房地产企业因此要改变融资方式和经营模式,可以考虑资产证券化,变成服务型的房地产公司。同时,在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趋势下,金融对住房租赁的支持必将带来另一个金融投资蓝海。作为积极的尝试,准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在国内已发行交易。例如,租赁住房类REITs“新派公寓权益型房托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于2017年11月3日成功发行,为住房租赁专业化、规模化发展提供了有效金融支持。 据估计,未来REITs的市场会达到数万亿规模,甚至更大。除了租赁住房,可作为证券化基础资产的其他不动产还包括写字楼、酒店、零售物业,以及港口、管道等基础设施。

消费信贷

随着国家经济结构向服务和消费转型,消费信贷的规模从2010年以来增加了22万亿。按这样的增长速度,金融体系如何保持对消费增长的支持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目前来看,在消费信贷结构中,房贷和车贷仍占主要地位。但房贷的规模占比已经在下降,从原来的75%下降到现在的60%。相反,信用卡和互联网金融机构平台贷款的份额在扩大,为居民消费升级提供了很大支持。在这样的趋势下,如何提高信用卡发放机构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自身融资能力(从而使它们更好地为消费升级提供金融服务),值得注意。过去两年,相关机构(如京东金融、蚂蚁金服等)已经将它们平台上产生的消费信贷证券化,市场反响良好。

绿色金融

我国在发展绿色金融方面走在了前沿,对绿色产业或者传统产业绿色改造的金融支持,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为此,政府采取了很多推动措施。资本市场上,资产证券化可以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绿色项目建设,提高绿色项目的社会关注度和融资效率。

中小企业融资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常态,大量的金融需求被抑制,急需创新的融资方式来满足。企业资产(如应收账款)证券化,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其还有融资规模灵活、不受企业资产净额限制的特点。相比于债券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评级关注基础资产质量及交易结构安排,而非发行人的主体信用,更加有利于中小企业融资。

银行和资产管理

最近几年来,股份制银行面临着降杠杆的压力,但是让股份制银行通过补充资本金来降杠杆率并不容易。那就需要盘活银行的资产存量,拓宽融资渠道,而资产证券化是选择之一。同时,证券化后,银行也剥离了原资产带来的利率风险、信贷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更重要的是,证券化使银行盈利从原来传统的存贷利差,转变为依托证券化带来的中间业务(如担任资产服务机构、托管行、监管行、财务顾问等)服务性收益。这也促成银行经营模式的转变,变成交易型或者轻资产银行。另一方面,资产证券化又可以为银行不良资产提供阳光化、市场化的处置渠道。所以,资产证券化对银行业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从资产管理行业来说,随着监管的加强,业务转型需求迫切。例如,信托业因通道业务受监管冲击,寻求业务新方向,而资产证券化为其提供了新的银信合作机会。另一个类似的情况是,基金子公司也开始更多地从事资产证券化管理业务。资产证券化成为了当下银行和资管行业寻求经营转型的热门途径。

资产证券化的国内现状

2004年,资产证券化开始在国内试点,但由于金融危机等原因很快夭折。直到最近在政策支持下,从2014年开始迎来了快速增长期,尤其在过去两年增长迅速。从总额来看,截至2017年10月,资产证券化在国内达到了3万亿的规模。

资产证券化主要有三个类型:第一是信贷资产的证券化。主要由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发起,受央行和银监会监管,以注册加事后备案为监管方式;第二是企业资产的证券化。由企业为发起人,受证监会监管,以事后备案为监管方式;第三是资产支持票据。前两类占主要地位,信贷资产证券化总体规模稍占优,但企业资产证券化发行产品更多、发展速度更快。

已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和权益涵盖广泛,包含企业贷款、住房抵押贷款、汽车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企业应收账款、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绿色金融、信托受益权、收费收益权、融资租赁、不良贷款重组、股票质押回购、住房租赁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国内资产证券化正变得越来越多元,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参与度越来越高。银行原先倾向于把风险最大的资产如企业贷款证券化。例如,2015年,企业贷款占信贷资产证券化总规模的77%。这个比重到2017年10月降到了25%,取而代之的有汽车贷款、住房抵押贷款和个人消费贷款。企业资产证券化方面,2015年最受青睐的收费收益权和融资租赁证券化已在2017年10月让位于个人消费贷款和信托受益权等资产和权益的证券化。

资产证券化未来可期

尽管国内资产证券化规模在迅速增大,但其发行量占GDP的比重还很低,远远落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所以我国资产证券化未来的发展空间还很大。

资产证券化产品也是财富管理的一个重要投资渠道。以美国居民的资产配置为例,1929年,美国居民超过一半的钱在商业银行,由资产管理机构管理的只有2.4%;到2013年,美国居民有三分之一的钱在商业银行,而在资产管理机构的是21.4%,较1929年增长了近10倍。可以预见,在中国,未来大量的居民财富会交给专业的投资人做管理,而专业的投资人需要寻找专业的投资渠道,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买方资金供给乐观可期。

总结一下,经济结构的转型需要金融支持,同时也带来了结构性的金融机会。消费升级需要金融支持,企业和金融机构也要盘活资产,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从居民的财富管理需求来看,也需要有一些金融创新产品,而不仅仅是去投资房地产或者股票市场。资产证券化,将是未来中国市场很有潜力的金融创新。

 

转载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