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出境旅行「买买买」中的中美货物贸易逆差 | 短知识

中欧EMBA「短知识」栏目,每期以简短篇幅谈论一个关键话题,为零散的时间利用匹配有浓度的知识。以下是「短知识」第10期,中欧盛松成教授带来的话题:隐藏在出境旅行「买买买」中的中美货物贸易逆差。


盛松成
中欧经济学与金融学兼职教授、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参事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3月22日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涉及金额约达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市场高度关注。有观点认为,中美贸易失衡严重,是贸易战无可避免的根本原因。这一分析不够全面和准确。实际上,国际贸易不仅包括货物贸易,也包括服务贸易。多年来,中国对美国积累了大量贸易顺差,但主要是在货物贸易领域;而在服务贸易领域,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呈逐年扩大之势,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服务贸易进口国[1],而美国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

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我国居民出境旅行的商品购买也计入了服务贸易的旅行项中。这意味着一部分货物贸易隐藏在服务贸易中,中美货物贸易顺差事实上被高估了。而旅行项下的逆差恰恰是对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贡献最大的。2017年,我国2612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中,旅行项为2209亿美元,占服务贸易逆差总额84.6%

旅行服务贸易不只是旅游,而是包含了更加广义的活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旅行服务贸易支出包括「我国居民境外旅行、留学或就医期间购买的非居民货物和服务」。根据外汇管理局对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数据诠释,自编制2016年全年国际收支平衡表正式数起,国家外汇管理局全面采用旅行收付渠道数据来编制旅行收入和支出数据。旅行收付渠道涵盖银行卡(含信用卡和借记卡)、汇款和现钞花费,其中,银行卡和汇款数据均为全数统计;现钞花费数据通过年度个人调查获得的银行卡与现钞花费比例进行估算[2]。这一估算方法意味着,居民出境旅行的各项花费均被计入旅行服务贸易项下,包括购买商品。


我国居民出境旅行在高端消费品购买等方面的支出较大

众所周知,我国居民出境旅行在高端消费品购买等方面的支出较大。这部分高端商品的购买,实际上应包括在我国对外货物贸易逆差的来源中,因为,如果没有这些高端商品的携入,就需要通过我国货物进口来弥补。

2016年四季度,我国旅行项下服务贸易借方金额同比增长21.6%,而出境游客人次同比仅增长4.7%。我国出境旅行支出的增速远高于出境人次的增速,我国居民人均境外消费在不断增加;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人次同比增速为6.6%,较出境游人次总数的增速高1.9个百分点。2016年全年,我国旅行社组织出境游客人次达5587.9万,旅行服务贸易借方金额2611.3亿美元,按此计算得到人均花费为4673美元。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达到30.3万人次。假设我国居民出境旅行中30%的支出用于购物,那么2016年旅行服务贸易项下的对美货物贸易逆差可达145,163万美元。而这很可能是一个低估的数据。比数据本身更重要的是,数据背后反映出中国国内市场高端消费品领域有效供给不足。

美国长期保持对我国保持服务贸易顺差,这不仅增加了美国的收入,也促进了美国的就业。事实上,这些数据反映出的更多是中美贸易的互利共赢,而不是相互剥夺。

[1]商务部《中国服务贸易统计2015》
[2]对于通过旅行收付渠道进行的其他项目交易,如境外购房和购买境外投资性保险产品等交易,在可获得的数据范围内进行了还原处理。

 

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盛松成 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