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住了!它是热播剧《你是我的荣耀》的取景地,这家疗愈型酒店究竟有何魔力?

最近,由杨洋和迪丽热巴主演的《你是我的荣耀》正在热播。在追剧的同时,不少网友也发现,剧中的取景地之一正是位于上海虹桥的阿纳迪酒店。它的来头可不小,不仅是上海乃至全国的第一家位于城市核心商业区的“健康养生”酒店,也是美国立鼎世酒店集团(LHW)的7家中国成员之一,还曾被《新民晚报》评为“2020年度城市度假酒店”。今天,我们就在远洲旅业董事卢文揆(中欧HEMBA2020)的带领下,一起来感受这家别具一格的酒店是如何在繁忙的商务区疗愈人们的心灵的。

 

01
在繁忙商务区,疗愈自我

“其实在越是繁忙的地方,越需要寻求内心的宁静。”在上海阿纳迪酒店的行政酒廊,一身商务装扮的卢文揆与我们相对而坐,如数家珍地讲述着有关这家酒店的故事。

上海阿纳迪酒店取城市桃源之境,地理位置独特,位于上海西部中心的大虹桥商务区,毗邻蜿蜒的苏州河畔。在上海众多的酒店中,它有着最独特的气质——第一家位于城市核心商业区的“健康养生”酒店。

之所以将酒店设立在繁华都市的核心商业区,卢文揆有着深刻的洞察。在他看来,许多都市白领和精英都会遇到来自生活、工作等各种各样的困扰,因而有时会变得焦虑、敏感,甚至产生抑郁的情绪。如何让这一群体在周末就能得到调整,成为了他和团队考虑的重点。

1

经过7年打磨,阿纳迪酒店于2018年开业。它的与众不同体现在每个细节中:从办理入住到离开酒店,这里会有一套精心设计的康养体验,比如颂钵、瑜伽、冥想等。此外,酒店还提供了15款不同类型的枕头,以及一些疗愈工坊。

“我们引进了德国HHOW(禾零养生酒店集团)国际养生疗愈团队,希望能够通过这些特色项目,调节每个人的身体、情绪和心灵,真正使人获得内心的平静与愉悦,重塑健康生活方式。”

 

02
“你家的酒店很好睡”

从繁忙的虹桥商务区走进酒店大堂,你仿佛误入了《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酒店入口处摆放了巨大的喜马拉雅盐灯,空气中弥漫的柠檬香茅精油,古老的音乐若隐若现......置身其中,你可以抛开外界的喧嚣,瞬间沉静下来。

“很多客人告诉我:‘你家的酒店很好睡!’”卢文揆言语里透露着自豪,“他们来到这里以后,睡眠质量变得特别好。我觉得我们酒店还是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他进一步解释,类似于阿纳迪这样的产品首先有足够的差异性,它在上海甚至全国几乎是没有的;其次,它解决了一部分上海都市白领,以及商务差旅客人的需求。因为频繁出差或工作繁忙,他们可能无法得到很好的休息,而在这里至少可以拥有一个较好的睡眠。

2


阿纳迪酒店秉持的是阿育吠陀疗愈体系,这是一种十分古老的医学体系。“阿纳迪”取自梵语“ANANDI”,意为“身心平衡后的无限喜悦”。但身处都市中,我们大多数人其实很难做到身心上的“平衡”。

“尤其在大都市里,工作节奏很快,人的心一直是很焦虑的。如果心不能静下来,其实往往工作当中很多时候就是没有效率。”卢文揆正是看准了都市人群的这一刚需。

在对上海的一些酒店进行考察后,他发现大部分酒店还是以商务型为主,“相对来说,它们只是提供给客人住一晚的需求,或者这里有一个好吃的餐厅,但是没有办法真正让客人在睡觉的同时,给自己的心灵充电。”

卢文揆透露,许多商务人士在进行商务洽谈时,其实喜欢比较放松的氛围。因此,很多人选择在阿纳迪谈业务,“我们希望将更多的生活方式带入进去”。

 

03
好的酒店,就像故事一样

阿纳迪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仪式感”,它将“疗愈”的属性贯穿于酒店设计的每一个细节。但酒店的建成并非易事,卢文揆和他的团队仅在设计上就打磨了7年,之后又经历了2年的团队磨合,酒店直到2018年才正式开业。

“七年的时间真的很长,从我们前期的市场调研、功能定位开始,那时这里的周边还是田野,或者是民用土地,并没有现在这样大楼林立。”卢文揆感慨道。

仅在前期调研和整体设计上,卢文揆团队就花费了三年时间。他们聘请知名设计师,并前往瑞士、日本等多国考察,大到整体规划、小到一块石材,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我们想打造的,是让人可以一进来就获得沉浸式的放松”。

在酒店设计的过程中,卢文揆也遭遇到了不少挑战。为了达到理想的效果,团队当时制作了十六个样板间,这在酒店行业并不多见,“只要样板间稍微有一点问题,团队就必须拆了重新改,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满意为止”。

3

从阿纳迪的建造到开业,卢文揆感触颇深:“我觉得好的酒店,就像读故事一样,既有情节的递进关系,又跌宕起伏。我们说的MOT(Moment Of Truth,关键时刻),就是你需要设计,让客人在不同的地方感到惊喜或是印象深刻,这些我们会埋下一些伏笔。”

卢文揆以酒店中随处可见的喜马拉雅岩石为例。这些岩石贯穿在整个酒店的前台、房间、餐厅还有走廊,它们不仅能够释放出负氧离子、吸走污浊的空气,同时也像一条故事线,将整个酒店的设计风格串联在一起。

 

04
疫情之下,“网红打卡”胜地

作为传统行业,酒店业并非一个高利润的行业,它的收益回报相对较慢。因此,卢文揆希望自己能够和阿纳迪一起沉淀下来,慢慢地培育市场,让康养型酒店在国内稳步成长,“这要比赚快钱更有价值”。

但当脚踏实地的经营,遭遇无法预测的“黑天鹅”时,卢文揆团队必须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去年的新冠疫情对酒店业和餐饮业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谈起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卢文揆依然记忆犹新。

“因为当时正值春节期间,整个远洲集团旗下的酒店准备了很多年夜饭,库存压力非常大。为此,我们紧急成立了应急小组,以外卖的形式将影响控制到最小。”

对于标新立异的阿纳迪来说,反倒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出圈”。整个疫情期间,坐落在外滩等市中心的高级酒店业绩相对下滑,但阿纳迪却因为主打健康养生,而成为了都市人群的休闲首选——既然疫情期间无法旅游,那不如找个地方给身心来一次疗愈之旅。

“所以,我们在营收方面一直保持得不错,并没有出现下滑的趋势。”

作为一位年轻的掌门人,卢文揆也更乐于去拥抱Z世代。比如,他会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去推广自己的酒店,也会启用大量的KOL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传播。在互联网上,阿纳迪已经成为了“网红打卡”胜地,更是成为了一些影视剧的取景地。

“我觉得阿纳迪能够有现在的反响,主要原因可能是它更关注内容本身。”卢文揆感到,传统酒店业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现在的总监、部门负责人,更多的是担任产品经理的角色,他们从整体上将酒店打造成以不同IP为内核的主体。”

比如,阿纳迪主打疗愈,整个团队就需要把“疗愈”这个抽象的概念一步步拆解,即每个场景该如何设计和定位,客人如何能从中获得更好的体验;在进行餐厅、SPA等不同场景的消费时,客人的感知度能否融为一体,而非割裂式等等。

“酒店现在50%以上的精力,其实都放在这些事情上面。”

 

05
从中欧出发,打造民族品牌

在卢文揆看来,无论是运用互联网,还是通过其他新的形式,酒店依然需要稳扎稳打,“它和快消品不一样,能够把客人带进来、留得住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阿纳迪酒店还会出现“一房难求”的情况。据卢文揆透露,目前阿纳迪一共有325间客房及套房,“周一到周五住店人数会有些波动,但周末情况比较好,经常会满房。”

能够成功经营一家酒店,靠的不仅仅是差异化竞争,同时也和管理者的自我修养息息相关。身为远洲旅业董事,卢文揆不仅拥有海外求学的经历,同时还曾是一名军人,“我曾是解放军陆军步兵,属于训练最累的兵种,全靠两条腿”。

4

军旅生涯赋予了卢文揆吃苦耐劳的品质,以及永不言败的精神。在离开部队后,他并没有急于子承父业,而是先从最基层做起,“我当时几乎把酒店的基层全部做了一遍,从前台、工程、保安到财务,这也为我后来管理酒店奠定了基础”。

为了能更好地经营和管理酒店,卢文揆来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求学,他就读于卓越服务EMBA(HEMBA)课程。在这里,他被严谨和认真的学术氛围所感染,经常将工作中遇到的难题拿到课堂上来求解,他也会将课堂上的所学带回给团队,“这对我是很大的帮助和提升”。

成立于1987年的远洲集团,其创始人是卢文揆的父亲卢诚,他也是中欧校友(CEO2014)。从最初的一座加油站开始,远洲集团逐步发展为房产、石化、酒店三大产业。目前,整个集团以“一体两翼”来发展,即酒店为主导,地产和石化为两翼。

从目睹父辈的创业维艰,到接过父辈的旗帜,卢文揆自然感到责任重大:“从我父辈这一代到传承到我这里,我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打造酒店行业的民族品牌,这个也许不是最赚钱的,但是对我们来说是最有价值的。

底图

*笔试时间有可能依据疫情防控进展以及国家相关规定进行调整。请联系我们确认!

作者:
李琼
编辑:
M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