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数世界排名79,中国人为什么“不那么幸福”

2017年联合国发布的世界幸福报告显示,中国在155个国家中排名第79位。

该报告还分析称:中国人在过去40多年里,物质水平、生活质量和人均寿命都显著提高,但就主观的幸福感而言,如今的中国人还不如25年前那么幸福。

彭凯平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访问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心理学系主任

在彭凯平看来,“不那么幸福的中国人”对幸福是有许多误解的:“幸福不是抽象的概念,不是简单的满足,也不来自于比较,幸福是一种澎湃的福流(flow)。”

那么什么是福流?幸福究竟是偶得,还是一种能力?小欧从彭凯平在中欧“博闻课堂”的4万字演讲录音中整理出4500字精华版,希望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你也可以获得幸福的阅读体验。

中国人为什么不幸福?

今年3月20日,联合国再一次在国际幸福日这一天公布世界幸福指数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排名第79位。这和我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科学地位完全不般配。从报告来看,拖我们的后腿的都是心理要素:一是学心理学的人很少,二是社会公益心不强,三是社会信任度普遍不高。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社会对幸福有许多误解:

  • 误解一:幸福是一种抽象的概念。

从科学角度来看,幸福有神经定位、神经递质,生理反应,行为表现,它有生活、生命、财富的价值,看得见、摸得着、做得出来。

  • 误解二:幸福是一种满足。

“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只要有吃有喝有玩有乐就是幸福——其实那是动物的本能,人的幸福要有超越满足的其他意义。

  • 误解三:幸福是我比你活得好一点。

幸福不是比出来的,而是体验出来的,是一种身心灵愉悦的体验。

  • 误解四:幸福是为人民利益牺牲自己。

为人民服务不是一种牺牲,为人民服务就是一种幸福,做人做事有善意的人往往能得到快乐兴奋的体验,牺牲只是偶然和意外,并不是一个幸福的条件。

今天我们希望消除大家对幸福的误解,回归幸福的本来面目。

幸福到底是什么?

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心理学家米哈里奇克森特米哈伊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福流(flow)。他以长达15年时间追踪了一批成功的人,包括企业家、科学家、发明家、音乐家、运动家等,他发现这些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经常进入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酣畅淋漓的状态,获得非常愉悦积极的体验,他把这叫做flow,我把它翻译成“福流”,因为这和中国传统文化提倡的知行合一、行云流水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庄子《南华经》中“庖丁解牛”的故事:“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每个动作都有声音,每个声音都像音乐一样动人,每个动作都像跳舞一样优美。

什么是福流?

福流具有五个特征:

1.  全神贯注,注意力高度集中;
2.  物我两忘,自我、空间和时间意识暂时消失,此时不知是何时,此身不知在何处;
3.  驾轻就熟,对活动有完全的掌握和控制,不关心别人的评价,也不关心最后能不能做成,有行云流水的快感;
4.  点滴入心,体验过程,感受到活动的精确回馈;
5.  酣畅淋漓,发自内心地主动积极参与活动。

什么样的事会产生福流?首先太简单的事情产生不了福流,但也不能太难,太难产生焦虑和恐惧,所以一定是挑战和技能的完美配合,这个配合叫做福流通道。艺术活动、体育运动、爱情、社交、在工作中完成重大事件或高难度事件,这些都可以产生福流。总之就是这件事让你产生浓厚兴趣,专注而沉浸其中,你始终被一种愉悦的力量推动,虽然这件事对你有挑战,但你不断探索,觉得能控制它,完成后你无比喜悦,体会到创造性的乐趣。
福流体验就是幸福的一个极致状态,幸福就是一种澎湃的福流。


《吾心可鉴:澎湃的福流》
彭凯平,积极心理学倡导者。在中欧讲授EMBA选修课《管理中的心理学》,以及后EMBA《积极心理学》。

如何体验到“福流”呢?

福流体验是如何产生的?这有其生理机制和生物进化基础,以下讲三个特别重要的身心指标:

第一,不能有负面情绪的活动。在进入福流状态时,所有恐惧、抑郁、焦虑、愤怒、嫉妒等情绪不会出现,凡是出现某种负面情绪活动,也就中断了福流体验。

第二,要有正面情绪。要有快乐的神经活动,从而获得正面情绪,也就是大脑要产生一些特别积极、快乐的神经递质,其中四种特别重要:多巴胺、催产素、内啡肽和血清素。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负面情绪还是正面情绪都是天生的,负面情绪也有其进化意义和作用,使我们能躲避危险,获得保护和关注。提倡福流不是不该有负面情绪,而是让负面情绪暂时消失。运动,文化体验,行善,禅修……这些都能让大脑产生催产素,抑制大脑负面信息的加工区域,使人获得更多的正面情绪,让人思路开拓,容易建立社会关系。人类的创造性工作都是在特愉悦的状态下做出来的。

第三,要有意义感、人性感和升华感。简单的药物刺激也可以产生快乐,但幸福和快乐不一样,幸福一定要有意义感、人性感、升华感。幸福的人大脑前额叶有一些区域特别活跃和发达,能对自己的活动有清醒的认识,对人性有积极的判断,能感受到别人的快乐和痛苦,中国人称为慈悲心肠,这是产生福流特别重要的条件。升华感的客观指标是有副交感神经和迷走神经的活动,同时产生催产素和内啡肽。升华感最强烈的体验就是感动,当我们看到别人做了特别美好、积极事情时,就产生特别温暖的感觉,愿意去学习、模仿、追随他们。
 

《生而向善》 作者:[美] 达契尔·克特纳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2009-11

这种意义感、人性感、升华感是根植于人类特有的人性,这就涉及福流产生的生物进化基础。大概十万年前,人类经历了一次伟大的人性革命,具有了能够知道别人的心的能力,一下超越了其他物种成为地球上的万物之首。在心理学上,关心别人、了解别人的能力叫做同理心,有了同理心,人类就可以心心相印、互相协助。七万多年前,人类又产生了一次伟大的文化革命,可以去创造抽象的理论和概念,比如美、魅力、神圣等等。人一定要有一些动物没有的共性才能称之为人,人类不是靠动物的本能活得比别的动物好,靠的是人的特性。

比如有人说赚了很多钱我开心,开心不是因为那些钱,是因为你在想象这些钱给你带来什么,想象是人性,而贪婪只是动物的本能。人为什么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因为这是人性,动物是低头的,人是抬头的。你可以试一试双手交叉低下头,试图喊一声“好”,很沉闷、不舒服,所以为什么大佛都修得高高的?就是让我们抬头挺胸,高山仰止,心旷神怡,幸福之气油然而生。


“人类从爬行变成直立动物,就有了一些了不起的人类特性——喜欢直立,抬头挺胸,向前、向远处看。这时候迷走神经容易张开,当迷走神经张开的时候,我们特别愿意去做好事情,有快乐和积极的体验。”

怎样经常体验到福流的感受?中国古代思想家王阳明提出,只要能知行合一、致良知,人人皆可为圣贤。要做到知行合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几千万年人类演化选择出来的人的特性弘扬到极致,就会产生愉悦积极的幸福感受。

养心六法

美国学者大卫·斯诺登曾对美国明尼苏达州郊外一家修道院的678位修女进行了长达30年的追踪研究,她们平均年龄102岁。大卫·斯诺登找出这些修女长寿的秘诀不是养生、饮食、补药,而是养心。

第一,养成爱动脑筋、爱学习的习惯。追求学习的快乐,比如大家来中欧听课也是延年益寿。

第二,爱运动。人类演化历史选择的是行动的人、跳跃的人、奔跑的人、飞跃的人,躺在那、藏在那、歇在那的早就被动物吃掉了,我们身上流的是行动的基因。

第三,帮助别人。幸福来自于与人为善,成人之美、助人为乐是很有意义的。

第四,做一些手眼心三位一体协调动作的家务事。老婆在炒菜,丈夫躺在那看电视,这就不会开心,有智商、有情商特别是有幸福感的男人,一定要过来跟太太聊几句。也不是所有家务都会产生积极的体验,卖苦力肯定不行,不是劳动本身产生快乐,是做自己感到有意义的劳动产生快乐。

第五,要有亲密的人际关系。有闺蜜、有兄弟、有爱人特别重要。研究发现不结婚的男人平均比结了婚的男人少活七年,结了婚的女人平均比不结婚的女人多活两年,可见婚姻给男人的快乐、幸福和帮助超过女性,所以男人更应该尊重婚姻。

第六,要有信仰。人一定要有正能量,这不是忽悠,不是宣传,它是幸福重要的心理保障。为什么《人民的名义》如此受欢迎?其实也反映了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人间自有正道。信仰不一定是宗教,可以相信人间有正义,相信生活有希望,这些对我们是有意义的。

生理的衰老是不可抗拒的,但心理的衰老是可以预防的。抑制消极痛苦的情绪,有一些快乐积极的情绪,让自己充满积极的人性观,当这三个条件都具备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些澎湃的福流。用心去创造澎湃的福流,是我们健康长寿的不二法门。

教授现场解答
那些与幸福有关的问题

Q 幸福是先天的能力,还是后天可以养成的?

彭凯平:这个问题曾有前后两种研究数据,一个是人类的幸福感40%是遗传,10%是环境决定,有近50%是后天可改造的;还有一个是遗传对幸福的影响仅仅只有14%。但无论如何,幸福可以后天来学习和获得,是一种历练、修行,甚至是技能和技巧。比如前面说的获得福流体验的方法,去抑制负面情绪,运动、听音乐、观大自然、抬头挺胸、助人为乐等,这都是产生幸福的方法。

Q  您一直参与国内一些幸福城市建设,对此有什么体会?

彭凯平:其实让老百姓感到幸福不那么容易,让老百姓感到不痛苦倒容易一些,这是一个经济心理学现象:价值方程不对称。而且幸福感的指标测量很难,幸福城市建设不容易,但做比不做要好,是否有效是技术和方法问题,做不做则是姿态问题。我们提倡幸福建设,但不要关注结果,要关注过程。现在我们逐渐把幸福城市建设衍变为幸福社区建设,从身边做起,从自己做起,可能有更大的感染作用和积极效果。

Q 幸福感有没有边际递减的趋势,人获得幸福感会不会越来越难?

彭凯平:有意义的幸福感没有边际递减,人类在想象一些价值的事、追求一些伟大目标时没有边际递减。但简单的愉悦和满足有边际递减,特别是多巴胺的分泌有递减感。但催产素是越多越快乐,比如我们对孩子、对爱人的依恋越多,幸福感越强烈。

您刚才讲要有理想才能幸福,但我感觉很多有追求的人看起来不太幸福,反而满足现状的人容易happy,这怎么解释?

彭凯平:你的意思是发现有目标的人没有得到幸福,其实目标和志向不一样。但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把志向简单理解为目标,比如说“小目标一个亿”,但这叫目标,不叫志向。志向是远大的、抽象的、积极的正能量追求,而目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是自私的设计。另外欲求和需要也不一样,需要是人的自然反应,但欲求是自己塑造出来的,所以有时你欲求的并不是你需要的。比如一个亿真的是你需要的吗?不,是你的欲望。很多人有无限的欲望,但不知道自己到底需求什么。需要和欲望的神经通道在人类大脑里完全不同,欲望往往是自己理智的考量和计算,有时产生不了愉悦的情绪。

转载自中欧北京微信号(CEIBSBeijing)